冬天回歸

【侯思傑。漫筆】
庚子年入冬之後,天氣凍得好交關,而且凍得好離奇,是近30年來不曾遇上的冷天,因而發生了凍死人的現象,香港有好幾位年紀大的受不了而去世。台灣在急凍下,同樣發生了至少22人猝死,最年輕的竟是16歲少年。西方國家也有這樣的情況,西班牙就有7人因嚴寒而去世。

Black Records Matter

【侯思傑。漫筆】
公曆2020年已經過去。但,家鼠仍未離開,守護著庚子年。然而,2020年是大家最不堪回首的一年。難以想像,琴姐和關淑怡這兩位不同年代的藝人,共同演繹出女性對愛情和生命的執著,是那樣的淒然美麗。書友呂小竹問:「太悲啦!仲聼成晚?有冇搞錯?」

「音樂的啟示」

【侯思傑。漫筆】
文章的標題有引號,是我借用《西貢解放日報》的「青少年園地」一篇文章,那是「啟秀華文中心」的學生傅俊傑寫的「音樂的啟示」。讀他的這篇文章時,我感很驚訝,小小年紀竟給莫札特的“Adagio”感染的說「琴聲迷人,入耳動聽」。他從此常聽古典樂曲。

紅酒 ── 感性飲

【侯思傑。漫筆】
我沒能力飲過千美元一瓶的法國紅酒,也不甚了解怎樣品評紅酒。事實上,法國也有便宜的紅酒,美國和澳洲的紅酒也很大眾化,我卻偏偏愛飲阿根廷和智利兩國出產的紅酒,不是因為這兩國的紅酒特別好或啱我口味,也不因為她倆有甚麼風情而讓我嚮往,只是一份尊敬。

迷上徐柳仙

【週末。文林】
音樂達人王偉雄寫徐柳仙,見到那三個字我心頭一暖,細細碎碎的童年回憶一發不可收拾。靡靡之音來源應該是麗的呼聲,但印象中外婆家沒有那件方形物體,午睡醒來空氣中剪不斷的呢喃,比較接近市音,和街上的叫賣聲混為一體,永遠沉在背景裏,想忘記也不可能。(邁克)

11 月 11 日 11 時

【侯思傑。漫筆】
在英國3年,每一年的Poppy Day,我都沒有缺席。吃過早餐,提著我的攝影機去到鎮中心,在那裡與參加者一道,並拍下他們每一張都充滿愛心的照片。而三年來,每一年我的感受都不同,特別是我們都曾在一個戰亂的國度生活過,所以對和平很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