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能如煙?

【週末。文林】
為了不使傅雷夫婦灰飛煙滅,江小燕冒充傅雷的養女,去火葬場把夫婦倆的骨灰領了出來,存放到上海「永安公墓」。之後她給周恩來寫了一封信替傅雷申訴,這封信沒出上海就被公安局扣住,由此又給江小燕帶來了一連串的惡運。

可憐女 ── 余慕蓮 ── 飄零燕

【週末。文林】
現年83歲的余慕蓮(魚毛),去年11月6日晚因肺纖維化而入伊利沙伯醫院ICU接受治療。由於細菌入肺,魚毛要進行換血手術,情況一度危殆,幸經醫生搶救後情況已有好轉,仍要插喉管輸入流質食物和營養素。由於要臥床和苦悶感到極不開心,一度揚言要死。

十年一大運 ── 閱讀的轉變

【侯思傑。漫筆】
中國不同門派的「術數」都有一個共通點,每個人在每到十年便會出現一個「大運」。所謂「大運」其實是指「轉變」。無論運程怎樣好,大運的出現必然會將一個人過去的「性格」或「習慣」,甚至身體的「病痛」或「運氣」都會改變過來。

Sarah Hicks ── 我的新女神

【侯思傑。漫筆】
Ennio Morricone的電影配樂,最新的也是他十多年前的作品,《萬里狂沙萬里愁》更是50年前的作品。但在Sarah的指揮和再創作下,每一首都是她的新作品,吸引來買票入場欣賞的竟然都是年青人。而我這個老伯伯雖未親臨觀賞,在螢幕上看了,也已經入迷難捨了!

情色女人高踭鞋

【侯思傑。漫筆】
穿高踭鞋的女人,凝聚着女人的優雅,走到街上,婀娜多姿,盡顯女人的美態。每走一步就是一段曲韻,演奏著都市的新迷人旋律,是一首時尚的交響曲。可是,30年來,這一首美麗的交響樂曲已灰飛煙滅,由球場的狂想曲奏響號角肆意霸陵呵夜。

佩洛茜的恨:因愛不遂?

【侯思傑。漫筆】
一切盡在眼神的交流 ── 當佩洛茜遇上Trump後 ── 佩洛茜的每個眼神都充滿了愛慕,展示的情感是那樣的溫婉而細膩。而Trump是知道的,卻對她不瞅不睬,還當眾把她奚落,對一位高貴而優雅的女士來說是何登的恥辱!於是,佩洛茜以「恨」來回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