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我們欠年輕人一個理想社會

【香港人誌】

《信報月刊》記者:黃愛琴

原載於2020年1月3日《信報月刊》

《我城》 –   西西著

(原載於2020年1月3日《信報月刊》)

八十高齡的本地作家西西,近年身體抱恙,深居簡出,但仍然非常關心香港社會。在接受《信報月刊》書面訪問時,她表示對這半年發生的事感到很痛心,以「危城」來形容目前香港境況。對於年輕人,她感到虧欠:「是我們欠他們,欠他們一個理想的社會。」 ── 記者黃愛琴

西西成名作是小說《我城》,寫於1974、75 年間,取材自七十年代的香港社會事件及市民生活。

有人形容,此書為第一部有意識地要為一座城市立傳的實驗。而她寫於1986年的小說《浮城誌異》,同樣有香港意識。書中以一座懸浮在空中、不上不落的城市,隱喻夾在中英兩國之間的香港,表達港人面對回歸的複雜心情。四十多後的今日,「我城」二字已成為社運抗爭口號,與「香港人」身份認同劃上等號。正如詩人廖偉棠所講:「現在,我城早已不止是一本小說的名字,而是一種信念。」

5ff6fb7a9a3442fbf4f9564ed8127fce

他鄉信美非吾土

問:你有不少書寫香港城市的作品,例如《我城》、《浮城誌異》,你在創作期間,是否已經有一種「香港人」的意識?

答:我只是寫我的生活,寫我生活的地方。我十二歲來港,一直熱愛這個地方,六七十年代我可以大量地看電影,自由自在地看中外的書。我到過其他地方旅行,不算少了,到後來還是覺得香港才可以「生活」。有一句老話,他鄉信美非吾土。當年也是因為出外旅行,才認識到我是「香港人」,我拿的只是香港身份證明書(CI)。你知道CI是什麼嗎?Hong Kong Certificate of Identity。

我想,作家總有一個他生活的文化背景,他的「原鄉」;沒有,就創造一個。他這種創造,也還是有根源的。你也可以說魯迅有一種紹興意識、沈從文有一種湘西意識,老舍有一種北京意識,白先勇、王禎和、七等生……但又不止於這種意識。說一個作家「貼地」,不一定是褒語,如果他不是同時「離地」。

826ab56a930cddb4d2a89ea3462149ec
1989年患上乳癌的西西,康復後右手因後遺症逐漸失靈,改用左手寫作。她為鍛煉手拾起針線縫熊布偶,自此醉心,也以此為物理治療,後來寫下《縫熊志》。

問:你的作品一向富有想像力,你覺得在未來,香港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城市?你對年輕人有何寄語?

答:我不知道,半年前,誰會想像到香港會變成這樣?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離奇,更魔幻,因為它不用說服你,事情可以不明不白。也許我會在創作裏表達一些,反映一些吧,但我不想簡化。不過,我想說的是,年輕人並不欠我們什麼,相反,是我們欠他們,欠他們一個理想的社會。

左圖:西西於1992年抱着小貓合照,展露歡顏,當時還未白頭。(何福仁fb)/ 右圖:1957年進入香港葛量洪教育學院,畢業後任教於官立小學,任期最長的是農圃道官立小學。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曾積極參與爭取教師權益的運動。

《我城》 –   西西著

我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