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血驚魂 (暨 衷心感謝醫護人員)

【我的漫筆】侯思傑

 

早上去診所給護士姑娘抽血化驗之後才吃早餐,跟著去中環ifc的百老匯戲院,看優惠長者早場電影《正義迴廊》。

早已習慣聽從「A仔聯盟」的吩咐「唔該你熄咗個電話啦」,入到戲院座下後便將電話調到完全靜音。然沒記性,散場後離開戲院,到快餐店吃午飯,再行一輪街街,回到家已經是下午五點之後了。當拿出電話時,發現有八個沒接的電話,同屬是“private number”,而且顯出打來的時間很頻密,於是立刻按聽留言話音。

A仔聯盟:b.wing x 百老匯院線全新觀影提示- 「電影院禮儀」:

原來是診所護士姑娘打來。回電診所,姑娘緊張的說:「終於搵到你!你即刻嚟診所摞張轉介信,醫生要你立即去北大醫院急症室,帶埋你要用嘅日用品,或者要入院留醫都唔定。」

天!今天驗血驗出啥來!?難道是血癌?那豈不是會「辛苦死」?

來到診所取轉介信時,姑娘說「化驗結果係『納』好低……」

「納」係乜?

「係血液嘅一種,因為納太低會好麻煩,所以醫生先咁緊張,我哋搵咗你幾個鐘頭,……冇講咁多嘞,你即刻去北大急症室見醫生啦!」

「納」究竟是啥而要令醫護人員如此緊張呢?於是上網查看。Wow,不看還好,一看即標冷汗,納低原來可以係好大件事,嚴重起來可影響肝臟,甚至令腎衰竭。

hyponatremia-overview-4586684_final-fc297d28a05a401c967ff6cc8a64d79d
低鈉血症

來到北大醫院。十分鐘後被安排到分流站,經護士檢查過後便轉到醫生房。這是一位年青漂亮的女醫生:「今早抽你血去化驗,結果係血含納好低,你有冇經常覺得頭痛同胸口痛?」

我說沒有。她叫我拉高件衫和褲腳,看肚子和腳根是否有腫脹。醫生看過後確定沒事,接著問,今早在抽血前吃個什麼,我如實告訴她說,抽過血後才吃早餐及去看電影。她聽了之後便問我去那裡看電影和看什麼電影。我如實告訴她後,她有點驚訝的說「《正義迴廊》呢齣戲好恐怖噃……」,從而打開了一分鐘與病情無關的話題。「唔算恐怖,但睇完之後令我好似走入「迴廊」裡頭踱來踱去,都唔知肥仔唐文奇係咪真係無辜。不過導演手法好,我好中意陪審團同律師走入「凶屋」同食檔外面爭辯案情嗰幾場戲,好有舞台feel。」

醫生雖然露出美麗微笑,似乎不在意我對影片的心得,她只想證實我所說的今天活動是否真實。她再戴上聽診器聽我的脈搏,之後說:「睇你又冇乜症狀,再同你驗多一次血,睇結果係點先啦。」

好主意。但,抽血要兩個鐘頭才有結果,姑娘叮囑在大堂等候,若餓就在醫院餐廳吃,不要離開醫院範圍。

坐等兩小時不打緊,因為最近改變了閱讀方式,隨身帶備那個比電話還輕巧的電子閱讀器Kobo e-reader,內藏近300本書,正在閱讀的是歷史學家唐德剛先生著《晚清七十年》── 關於毓賢這個恐怖「屠戶」怎樣利用那班「冇腦」來「扶清」。

317687342_867015324304050_198220339861154031_n - Copy

可是,閱讀了一陣子卻難入腦,畢竟醫院大堂的環境很影響閱讀的趣味,尤其幼小孩童的哭喊會令人心疼;青壯年的因意外或工傷要包紮著全身,急速推進來,很令人不安;在一家大細憂心的陪同急救人員將患病的年長人士推進急救室,諸如此類的不愉快場面不停的出現,只好關上閱讀器,直到廣播叫我的名字。

最新驗血報告,納指數回升,醫生說暫時無須入院,但要注意均衡飲食。的確,這兩年飲食因害怕「三高」,而極力要「三低」,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吧!

無論如何,非常感謝我們的醫護人員,在任何情況下,他們仍然都能保持著專業的高貴情操服務我們。謝謝你們 ── 我們的醫護人員!

movie_166511718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