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要」和「耍」兩字,看造字者的蠱惑

【歷史靈光】

侯思傑

將自己的一些藏書Scanned好,透過OCR辨識處理變成文字,再編成PDF版貯存,然後將書送出去給愛書的人。這樣做既是現在退休生活的一部份,也是為將來減輕「遺物整理師」的辛勞。

然而OCR不是100% 準確辨識,其中一本書有幾個「玩耍」的「耍」字,卻被誤辨為「要不要」的「要」字。把字改正之後,竟對這兩個字產生了好奇感。

「要」和「耍」好像連體的紅蘿白,而兩字的意思全不相同,連體紅蘿白還有著相同的味道和相同的營養價值,兩字卻怎樣也扯不上關係,就只憑中間那短短一劃來確認兩者的讀音和意思。

兩字都有「女」字,還以為從屬女部首,跟其他以「女」字作部首的字如妻、妾、婆、娶、婪,嫠……一樣,那就錯了。「要」的部首是「襾」,「耍」的部首是「而」,造字者卻要把「女」字加進去,讓人錯覺是屬女部首。

為什麼要將「女」字加進去呢?究竟造字者當初的意圖是什麼呢?

1970年代中,楊群導演的一齣風月片《官人我要》,一看片名已知「我要」的可不是金銀珠寶,要的是情慾。再早之前的20年,即1950年代,葛蘭唱的一首國語歌曲《我要你的愛》,一開首就唱出連串的「要」:「我,我要,我要你,我要你的愛,你為什麼不走過來」。歌詞在當時的保守年代來說,算是很大膽了。不過,30年之後更有大膽的,由葉德嫻以廣東話重唱,令「要」字變得更富熱血沸騰:「我,我要,我要你,我要你愛,怎麼只搔褲袋,而不放膽親我香腮……」。

「要」的部首是「襾」,「襾」解作「覆蓋」,覆蓋什麼?覆蓋著「女」字。(註)

「耍」是「玩樂」解,它的部首是「而」。根據台灣國語辭典給「而」的解釋:1. 在名詞上解作「兩頰上的毛」。2. 代名詞則解作「你」:例《左傳.定公十四年》:「夫差!而忘越王之殺而父乎?」。3. 作動詞用便是「至」或「到」的意思,例如:「自壯而老」、「自上而下」等。

這樣一查,「要」和「耍」便順理成章的可成有機的連體字了。當「要」「耍」樂時,便以「襾」來「覆蓋」女,看著女的「兩頰上的毛」接著伸出「而」的四肢壓下,「自上而下」「耍」過痛快。

其實,不止四肢,看清楚「而」字,最上的那一劃,以左邊突出的一撇來連接下方的身體四肢,反映古人造字時是很花心思,而且很蠱惑呢!

很想知道女權主義者會怎樣看待「要」和「耍」兩字。

註:簡體中文《漢字部首表》中,原「襾」部改為變形的「覀」部。

葛蘭《我要你的愛》:

葉德嫻《我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