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人民的共孽

【義和拳上身】

馮睎乾

「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忽然翻出去年一筆舊帳,振臂高呼,三地藝人即紛紛響應,上演一齣義和拳好戲,爭先恐後向新疆棉示愛。毫無疑問,中共已滅絕了一個叫「藝人」的種族,而其中犧牲得最悲壯的,應該是上了神枱的陳奕迅。

認識陳奕迅的朋友很傷心,愛聽陳奕迅的朋友則很憤怒。一時之間,網絡被「靈魂若變賣了,上鏈也沒心跳」歌詞洗版;我雖然不是陳粉,看了也覺悲哀。有人說靈魂重量是21克,如果藝人靈魂可以變賣,有些也許比最貴的鑽石更貴。

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評論此事,說得客氣,只強調這些藝人無知:「有些人不知輕重,或為自己的利益不知人權重要。」平情而論,藝人確是無知居多,但在今天資訊流通的世界,要無知到對新疆發生何事一無所聞,實在需要非一般的努力和自欺才做得到。

二戰後無數德國人自稱「不知道」集中營,「不知道」納粹黨的罪行。2011年德國出版了一本70年前的日記,終於撕破這些「無知」德國人的面具。日記作者凱爾納(Friedrich Kellner)是一名德國司法督察,老早看清希特拉與納粹黨的邪惡。二戰期間他冒死將納粹罪行寫在日記,並表明志向:「當時我鬥不過納粹,決定將來才與他們戰鬥。為防不義再興,我想給後世一件武器:我的親身見證可紀錄蠻行,並告訴你如何終結它。」

ZPZAJMCCCNBUJP4OIJAD7Y7SXY

凱爾納把日記題為《我的反抗》(Mein Widerstand),明顯呼應希特拉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2011年,這本日記才首次在德國出版,書名改為「Vernebelt, verdunkelt sind alle Hirne – Tagebücher 1939–1945」,意思即「所有腦袋都雲遮霧掩,昏昏沉沉——日記1939-1945」。

從日記可見,哪怕是德國普通老百姓,都有途徑知道納粹黨的種族滅絕罪行。例如1941年10月28日的日記說:「一名來度假的德國士兵說,他曾目擊波蘭佔領區的可怕暴行。他看到赤條條的猶太男女,在一條長長的深溝前排隊,然後黨衛軍一聲令下,烏克蘭人就向他們後腦開槍,他們便掉進溝中,繼而被泥土掩埋。溝中仍常常傳出尖叫聲!!(Aus den Gräben drangen oft noch Schreie!!)」凱爾納文筆簡潔,但留意尾句他卻連用兩個感歎號,我在80年後的今天看到,依然膽戰心驚。

除了凱爾納日記,我也看過其他目擊者見證,例如諾因加默集中營的倖存者Wladimir Ostapenko就說,諾因加默的農民每天都到24小時冒煙的火葬場拿灰做肥料——「骨灰肥料」是德國版人血饅頭,且不是隱喻——又說「來自火葬場的每朵雲都是人命」(Jede Wolke aus dem Krematorium ein Menschenleben),殘酷到盡頭似乎就是詩。

德國平民不知道集中營?其實每一朵雲都是新聞。1939年9月17日,凱爾納寫道:「誰有罪?無腦的民眾!」(Wer trägt die Schuld? Das Volk ohne Hirn!)他說,「容許自己被洗腦、踐踏、折磨、吸吮」,人家打個眼色就亦步亦趨,馬上高呼「Heil Hitler」的群眾,根本算不上是人,他們只是「一群牲口」(Herde),被送到屠宰場的時候,還未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和不幸。

凱爾納是以說:當時99%的德國人民,都要直接或間接為納粹罪行負責,即所謂「同行者,同問吊」(Mitgegangen – mitgehangen)。但願所有尚未變賣靈魂的人,今天都看看這本日記(2018年出版了英譯本),充實自己的腦袋。沒有靈魂的人,必然也是無腦。

imag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