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大運 II. ── 聽音樂的轉變

【我的漫筆】

侯思傑

大概30年前的某一天,經過九龍深水埗的一家專賣本地唱片的鋪頭,走進去逛下。當看見牆上掛著三張粵劇唱片的封套,其中兩張是任劍輝和芳艷芬主演的戲劇《洛神》及《梁祝恨史》,很有感觸。在鋪內踱著時,還不斷回頭看牆上的這兩張唱片。來到櫃面,便對職員說我要買這兩張唱片。回到家,立即放進唱盤聽。

想起當年,每次母親要我放粵曲或粵劇唱片給她聽時,我內心總是會有點晦氣,只是無奈地聽從照做。母親最愛聽的就是《梁祝》和《洛神》這兩張唱片。把唱片放到唱櫃之後,嗤之以鼻的走回二樓。但粵曲的聲浪仍然傳上來,耳朵接收多了,日子有功,漸漸自己也懂哼唱。

當我拿著《洛神》的唱片所附的歌詞,邊聽邊哼唱後,整個人好像給某種情懷填滿了,卻呼出的是嘆色。再看唱片架,我沒有購買黑膠唱片已經有一段長時間,而CD唱片卻佔了牆壁上一個不大的空間,絕大部分的CD都是西洋古典音樂。已經忘記多久沒聽流行音樂,還記得在台灣工作那年的1990年,每月回港度假幾天,在中環置地廣場的香港唱片公司,買了一盒套裝10張的Beatles Collection,之後沒再買過黑膠唱片。《梁祝》和《洛神》是個例外。

我開始聽古典音樂,是因為讀了一篇關於海頓的文章。海頓(Joseph Haydn)是18世紀古典主義音樂的傑出人物,被譽為「交響曲之父」和「弦樂四重奏之父」。在email開始盛行的年代,我收到了朋友傳來一篇關於海頓創作《G大調第64號交響曲-驚愕》過程。文章說海頓很不滿當時專程來音樂廳聽交響樂的觀眾,他們都是活躍社交圈的名門貴族,衣飾講究 而且很有教養,每次入場之後都端坐席位上流露高尚品味,聆聽音樂會。可是,當音樂會去到半場之後,這些貴族都打起盹來,跟著呼呼瞌睡。

海頓為了教訓這些聆聽者,他創作《驚愕》(Suppise)這首樂曲。首先的第一樂章是音響像落葉般的微弱,接著的旋律是較為輕快舒暢,讓聆聽者身心逐漸鬆弛。來到第二樂章,聲調轉向更輕盈優美,不知不覺中給聆聽者打起盹來,瞌睡了。這個時候,在沒有預警下,突如其來一聲可怕的巨響,轟然雷動的把瞌睡的人驚醒,以為發生火災,爭著離開,音樂廳出現一片混亂。

奧地利古典主義音樂名家[海頓]──[驚愕交響曲]──[G大調第94號交響曲/Die Sinfonie Nr. 94 G-Dur] /  這部交響曲是海頓最為著名的交響曲之一,與海頓的其他幾部交響曲被認為是古典交響樂的豐碑,樂曲中充滿了生機盎然的民間歌舞氣息和明快歡樂的情緒

我很懷疑這篇文的真實性,由於當是互聯網剛起步,資料不多,於是先去《明報》的資料室查閱,再去圖書館搜索,並沒發現海頓這個「惡作劇」的相關報導文章。不過,也同時去了當時設在中環太子行的「KPS影音公司」,買了不同指揮家所指揮海頓這個創作的CD,聽了之後也沒聽到像那篇文章所說的「轟然巨響」。我想,反而是寫這篇文章的作者才是惡作劇。但,無論怎樣,卻讓我在那個時候開始,愛上交響樂,也同時漸漸疏遠了伴隨自己成長的流行音樂。

後記:

堪輿學家所說的「十年一大運」,跟孔子「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兩者所說的都是基於同一古學命脈。當人生經歷每過10年之後,學識和閱歷怎樣說都會有進步。當走進下一個10年的時候,所呈現的境界又更上一層了。

海頓創作《G大調第64號交響曲-驚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