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年之後,破解蘇聯登山者神秘死亡事件

【謎中之謎】

HUGO SZE

62 年前的 1959 年,俄羅斯中西部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有 9 名登山者神秘死亡,此事以當時的領隊 Igor Dyatlov 命名,被稱為「佳特洛夫事件」。9 人死因多年來無法證實,人們曾提出多個解釋,由超自然的外星人降臨到陰謀論的核試驗都有。事隔多年,雜誌「自然」(Nature)旗下期刊「地球與環境通訊」(Communications Earth & Environment),就於上週四刊出瑞士學者的研究,以科學角度,解釋 9 人如何死於雪崩。

1959 年 1 月 23 日,由烏拉爾理工學院五年級生佳特洛夫帶領的 8 男 2 女登山探險隊出發,計劃越過烏拉山脈。1 月 28 日,團友尤金(Yuri Yudin)因傷離隊,留在當地村莊 Vizhai。2 月 1 日晚上,團隊在烏拉山脈的「死山」(Kholat Syakhl)山坡築起營地。媒體根據同年 2 月 20 日所成立搜索隊的搜索結果,整理出當晚事發情況:午夜過後某個時刻,可能有突發情況驅使未有穿好衣服的探險隊員,從帳篷內部切開帳篷走出,一直向山下走,到達超過 1 公里外的森林裡。

rsz_128佳特洛夫。
登山團隊成員於 1959 年 1 月 31 日所攝照片

其中,搜索人員在距離營地 1.5 公里外的松樹底一堆小篝火旁,發現兩名僅穿內衣的男子屍體。5 米高的松樹樹枝受損,他們懷疑其中一人生前嘗試爬樹。及後,3 具屍體在樹林與帳篷之間被發現,據報 3 人有可能打算返回營地。兩個月後,調查人員在距離松樹約 75 米的溝壑處,找到其餘 4 具半裸遺體,當中一名 20 歲女性的遺體舌頭消失了,她跟另一名死者皆肋骨骨折,其餘兩人顱骨骨折。2013 年,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所刊的尤金訃聞提及,4 人的身體和衣服測試中,顯示有少量輻射痕跡。

地方檢察當局在 1959 年 5 月的報告中排除了刑事成分,認為山溝 4 人中有 3 人可能因傷致死,其餘 6 人屬於凍死。報告僅指「這群旅人的死因,乃由人力不能克服的於自然力量使然」,但未有提出是甚麼「自然力量」導致 9 人死亡。直至 2019 年,俄羅斯警方重啟調查,並在去年得出結論:登山隊因為雪崩而死,大多數死者死於體溫過低。不過,雪崩如何在坡度不大的小山坡發生、為何在紮好帳篷後數小時方才觸發雪崩、為何部分人出現通常不屬於雪崩的創傷,這些疑點均未獲解答。

10784770-3x2-xlarge

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積雪與雪崩模擬實驗室負責人 Johan Gaume,以及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岩土工程系教授 Alexander Puzrin,便建立分析模型,重塑當日雪崩情況。二人的分析顯示,眾人選擇以較寬闊的積雪層為肩靠(shoulder),在其下方建立帳篷,保護自身免受強風吹襲。他們又在斜坡清挖積雪,將營地安置在平坦的地面(ground surface)上,肩靠位置則形成一面陡壁。然而,這樣挖去積雪,會斷開原本埋於底部的淺薄積雪層(weak layer),改變其一直與陡峭地形平行的狀態。同時,營地肩靠的位置,已在淺薄積雪層上方積有板狀積雪(slab),及頂部有硬風雪層(wind slab)。

失去平行的積雪層變得十分危險。研究指,選擇這種位置安置營地可能導致了事故,因為只需要小規模的地形變化,便會危及陡壁底部的積雪層,最終令上方大量積雪變得不穩,引發板狀雪崩(slab avalanche)。研究人員估計,眾人設營後 9.5 至 13.5 小時之間,終於在硬風雪層通量(flux)逐漸增加,構成額外負載下觸發雪崩。至於非雪崩常見傷勢的問題,二人在文章指出,板狀雪崩有可能導致嚴重而非致命的胸部、顱骨創傷。

二人的研究,在事故多年後提供了科學上合理的解釋。不過他們也強調,事件仍有些地方未能釐清,包括死者衣物上發現輻射痕跡、如何解釋眾人離開帳篷後的行為及狀態、遺體在不同位置的原因等等。謎團半解,其餘部分仍舊掩藏雪地之下。

sketch-of-the-slope1-600x400
瑞士學者的研究提出,團隊的紥營地點與方式,導致底部淺雪層(weak layer)與板狀積雪(slab)、頂部硬風雪層(wind slab)的平行斷開,最終釀成雪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