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孩政策衍生棄養問題

【全無生計】

BRIAN LIU

中國女星鄭爽在美國代孕棄養風波,連官媒與共青團都加把嘴,斥責代孕和棄養挑戰道德底線。國家重視人權固然是好事,但環顧現實,中國棄養問題本身就相當嚴重,執行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更是禍首,釀成結構性的道德崩壞,是任何一個當紅女星都望塵莫及。

在中共建政初期,毛澤東曾經主張人多好辦事、人口龐大是優勢,更豪言「在共產黨領導下,只要有了人,甚麼人間奇蹟也可以造出來。」但口號歸口號,現實中的中國生育政策從來都反覆不定。

20210123400775
中國人氣女星鄭爽爆出找代孕卻棄養的狀況,各種錄音檔流出,她的形象瞬間跌落谷底。

毛澤東上台後多次提到要控制生育,到 1970 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衛生部推行「晚、稀、少」人口政策,提倡晚婚、每個家庭生兩個孩子、兩次生育相隔三年時間。基層計劃生育人員是政策執行的關鍵,他們會監察婦女月經週期,當發現有人未經批准懷孕,便會強制其墮胎。

專研中國家庭的哈佛大學社會學榮譽教授 Martin King Whyte 指出,在 1971 至 79 年間,墮胎手術由 391 萬宗大增至 786 萬宗,絕育手術由 174 萬宗增至 529 萬宗,農村地區以子宮環節育的人數大增。假如違例超生,該兒童將天生被剝奪上學與其他福利。

1970 年中國婦女平均生育 6 名子女,在 10 年間減至平均生 2.7 至 2.8 名。數據更顯示,從 1970 年開始到現今整體生育率下降,當中 70% 發生於 1970 年代,側面反映之後強推的一孩政策成效,實際不如宣傳般顯著,甚至有矯枉過正之嫌,若對照社會成本和人權問題更是得不償失。

20150327102014198e9

配合 1979 年改革開放推行的一孩政策,限制城市人只可生一名子女,第二胎便要接受審批和繳交罰款,以免未來經濟資源被過多人口分薄。如今眾多中國家庭身上,仍然可見政策留下的瘡疤。1983 年墮胎、絕育與安裝子宮環的外科手術,便創下 5,300 萬宗的紀錄新高,為 1979 年總數的 2 倍,其中大多數都是政府強制下進行。伴隨而來的,是父母為免受罰而棄養子女,其中又以棄養女嬰情況最嚴重。

已故美國漢普郡學院亞洲研究教授 Kay Ann Johnson,本身收養了一名中國孤兒多年,數年前出版專著 China’s Hidden Children 揭露一孩政策推行 35 年間,總共 12 萬名兒童受外國家庭收養,其中 8.5 萬人生活在美國。作者在中國親身訪談多年發現,雖則中國傳統重男輕女,但願意撫養女兒成人的不在少數,很多棄養都是高壓政策下迫不得已的痛苦決定。有父母會把嬰兒秘密送到農村、放在他人住宅門前或公共場所,期望有心人願意領養。

中國的棄嬰通通都是女孩,都給外國人收養了。

書中受訪家長蔣麗鳳(Jiang Lifeng,音譯)本身育有一名兒子,卻偷偷懷孕希望多生一名女兒,在政府強制檢查期間,她利用朋友的尿液樣本蒙混過關,避免了強制絕育或流產。最終在女兒初生 9 個月時,7 名男子突擊入屋,在她的睡房中帶走其女兒。蔣麗鳳與丈夫尾隨這幫男人的客貨車,最後到達計劃生育辦公室,嘗試討回他們的女兒卻不得要領,官員僅告知他們女嬰將被送往孤兒院,蔣麗鳳直斥政府所行之事「形同綁架」。

時過境遷,一孩政策過猶不及,以致今日中國政府所憂心的,反而是生育率過低。2016 年起中國全面廢除一孩政策,回到歷史起點,鼓勵每個家庭生兩個,但鼓勵生育從來比管制難,2019 年出生率不升反跌至只有 1.048%,創 70 年新低,為長遠國力增長帶來隱憂。

GettyImages-526990086-600x404
攝於 1981 年一列開往北戴河的列車,車上有軍人正手抱一名男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