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或許最終能夠不老

【不老不衰】

TAN HA LAM

衰老成最大痛苦

Steele 過去 3 年一直為其有關老年病學的著作進行研究,探討未來人類生命可以一路延續的具體情況。他深感衰老是「我們時代最大的人道主義問題」,而且是「世上最大的痛苦原因」:「衰老無法避免,而且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我們都對其重要性視而不見。但人們是因何而死呢?癌症、心臟病、中風。這些疾病(大多)都在老人身上發生,並且主要是由於衰老而出現。」

「死亡(風險)及痛苦會隨時間增加。」Steele 如此定義衰老。人類死亡的風險每過 7、8 年,就會以倍數增加。大部分人可輕鬆度過生命前 5、60 年。然而,踏入 60 歲以後,情況就會急轉直下,容易的動作變得困難,開始失去聽覺及視力。人體已經在不知不覺下運作多年,長年積累疲勞、逐漸衰老,細胞容易出現具風險的突變、免疫系統持續衰退,身體亦已磨損。此年齡層更容易患上多種疾病,包括癌症、心血管疾病、高血壓及認知障礙等。

Steele 在著作 Ageless: The New Science of Getting Older Without Getting Old 中寫道:「抗衰老醫學的夢想,是找出隨著年齡增長而導致功能障礙的根本原因,然後減緩其發展或將之逆轉。」他強調治療目標不僅是要使人長壽,更要在長壽中保持健康:「人們將壽命延長到 8、90 歲,但他們要在老人院待上 50 年,這並沒意義。」

1689328315
人生最苦莫過於老病、死亡,幾乎無人能夠倖免。但未來似乎會出現曙光,生物學家 Andrew Steele 在「衛報」的訪問中明言,衰老是可治療的疾病,醫學突破可助人類延長壽命。

抗衰老研究成果

幸好,在過去 30 年間,生物老年醫學研究正在加速。美國梅奧醫院(Mayo Clinic)在 2015 年發表的研究發現,同時使用抗癌藥達沙替尼(Dasatinib)及有時被用作飲食抑製劑的檞皮素(Quercetin),能去除小鼠中的衰老細胞,逆轉一定程度的衰老跡象,包括改善心臟功能。另一項研究亦發現,藥物精胺酸(Spermidine)可延長小鼠壽命 10%,而使用雷帕黴素(Rapamycin)的研究中,發現藥物可延長小鼠、蠕蟲和果蠅的健康期,但同時會出現抑制免疫系統及脫髮等副作用。去年,德州的科學家將幼年小鼠的幹細胞,移植到老年小鼠中,令牠們平均壽命增加 3 個月。

在小鼠身上獲得成功後,旨在去除人類衰老細胞的首項試驗終於在 2018 年開始,其他相關研究亦正在進行。近年一項研究發現,荷爾蒙及藥物的組合,似乎有助促進頸部製造淋巴細胞的胸腺(Thymus)再生,胸腺是免疫器官,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會迅速退化。未來亦將有研究針對治療糖尿病的藥物二甲雙胍(Metformin),了解其能否延緩與年齡有關的慢性疾病發展。

Steele 寫道:「這些實證讓人著迷,並預示著治療衰老的未來。」他認為不久的將來,現今世代的生命可能會出現更大新突破,更具體指出:「我們也可能在未來 10 年內,擁有一種治療衰老的藥物。」Steele 認為即使醫學突破不能助人延壽 100 年,但相信仍有助延長一定長度的壽命,令人有時間去等待下一個突破及治療方法。Steele 期望:「接連不斷的救命醫學突破,推遲人們的葬禮到久遠的未來。」

929b7ecb-6773-ceae-f3ae-e1ad92d8783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