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上海妓館

【週末。文林】

沈西城

上海朋友傳來一張舊日妓館局票,印有迴文詩一首,煞是有趣,詩云「月浸花茵柳幄,夜永卻須尋樂。綺席卻邀誰,良夜與君同酌。休卻休卻,好踐畫廊歡約。風弄庭花玉漏長,踐卿良會到鸚廊。鬢花燈下看來好,箋草筵間寫處忙。心下事,最難忘,算來難寫是情腸。花前快倚章台柳,蘭麝移情勝酒香。」文士風流,成詩一首,召妓亦成花間韵事。相比今日歡場,傖夫滿場,粗言穢語,斯文盡失,實不可同日而語。看到局票,聯想浮翩,昔日妓館,何其優雅,直可比蘇、杭天堂。上海有妓,始自同、光年間,蓁蕪未闢,荒涼蕪一片,夷場無妓,惟黃浦江上紅船,可見妓女身影,多為粵人。不久捨舟上岸,先棲十六鋪,後延至洋涇濱東新橋一帶,妓女如雲,因來自蜑戶,俗稱鹹水妹。

上海騰飛,嫖客要求漸高,書寓興起,多在虹橋一帶,銀燈燦爛,笙歌處處,軟榻輕簾,繫人心處。妓多為蘇州人士,燕語鶯鶯,嬌嬌滴滴,檀板善唱,櫻唇微嗡,妙音繞室。花事興,後來者眾,雜入揚州煙花,蘇揚勢若冰炭,你爭我奪,擾攘不已。蘇姝荏弱,不敵,避其鋒,遷至魚行橋、南唐家弄,以示涇渭分明。同光之際,書寓聚於南市,長三興於北里,么二則集於四馬路萃秀里。

早說過上海妓館,書寓最尊,先生(妓女)有如日本藝伎,演歌侑酒,不許侍枕。 清末民初,上海十里洋場開花,遂有舞廳之設。劉達良叔叔告小弟,上海舞廳糅合了巴黎舞院和書寓而成,書寓傳統,舞院時潮,中間落墨,成就舞廳。二二年有一品香,翌年有華爾登,三十年代上海有所謂四大舞廳:百樂門、大都會、仙樂斯,新仙林,鬢影衣香,扇影花氣,卜宵卜晝,拂曉不歸,大上海一片繁華。八十多年,俱逝矣!如今在香港,要找一間近似百樂門、仙樂斯的舞廳,無疑癡人說夢,過去的便是過去,不復再得!

AUZ5D7NSQUGMIOX5TASX64UYWQ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