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噩夢 ── 中亞、高加索中國化

【明修棧道】

HUGO SZE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對部分前加盟共和國的影響力猶在,更視中亞及外高加索地區為其勢力範圍(Sphere of influence)。然而,歐亞民族及宗教研事專家、前美國國務院蘇聯民族事務特別顧問 Paul Goble,日前在美國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撰文提到,莫斯科現時日益擔心北京會利用其軟實力,驅使中亞及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所在的外高加索地區出現「中國化」(Sinicization)。假如後者成功,或令有關國家成為中國勢力範圍的一部分。

Goble 認為,中國輸出軟實力,對推動中國化的作用,可能比其地區貿易政策或參與當地安全事務更為徹底及永久。他又指,北京在歐亞大陸中部的中國化進程更值得人們關注,因為北京或會將類似策略應用至俄國烏拉(Ural)以東地區,甚至是非洲、歐洲及美洲等距離中國甚遠的國家。

Chinese dictation contest at Vladivostok branch of Confucius Institute
俄羅斯遠東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的孔子學院。學者指俄國擔心中國在中亞及高加索推動「中國化」後,下一步便是在國內西伯利亞及遠東地區增加影響力。

俄國政府似乎相當重視上述問題。Goble 表示,總統普京已批出資助,讓莫斯科國立大學信息分析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 Vita Slivak 研究「中國影響力的槓桿:中亞及俄羅斯的『中國化』」,並將大部分研究分析直接呈交決策者。Slivak 認為,「中國化」一詞,已漸漸用以描述中國對其他國家的政治影響。中國化亦超出擴大貿易規模或安全事務合作等範疇,而是試圖在其他國家的民族文化中,培植以中華文化為中心的觀念。此外,中國化亦鼓勵這些國家的人,將中國視為世界中心,高於他們過去看待俄羅斯或西方的地位。

Slivak 又認為,北京已經表露出有意在其感興趣的地區,推動文化、教育、信息交流,以輸出軟實力,於俄羅斯及中亞地區這些鄰近國家尤其明顯。Goble 引述俄羅斯分析人士意見,稱中國早在 2013 年,已將中國化舉措納入「一帶一路」計劃之下,並在 60 多個國家及地區實踐。Slivak 則推斷,「一帶一路」倡議的含意,遠比許多人認知的範圍更大。她稱該計劃乃中國為成為全球第一大國而設計的全球項目;由此中國將在不同地區先取代俄羅斯,然後再取代美國和歐盟。

10-30_213559-17-600x3370
2019 年中亞及南高加索地區孔子學院聯席會議。

Goble 表示,過去十年來,俄羅斯對中國涉足中亞的經濟及軍事,憂喜參半。一方面,俄國鑑於自身力量減弱,會歡迎中國藉此對抗西方。而莫斯科始終相信,北京在新疆的壓制政策,將阻止中亞國家急速轉向北京懷抱。但他提醒,莫斯科過去一年愈來愈擔心以往的假設失準,中國將能以軟實力改變中亞和高加索地區的文化版圖,最終俄國自己的西伯利亞及遠東地區,都可能會受中國軟實力戰略影響。

他又認為,歐洲方面亦已開始瞭解中國化的危險所在。因此,歐洲國家陸續關閉部分孔子學院,將之視作中共宣傳喉舌。美國及歐盟除了向中國發動貿易戰或經濟報復,現時更提出台灣、新疆及西藏等問題,打擊中國希望自己成為他國仿傚榜樣的說服力。Goble 認為,Slivak 雖然沒有明示,但她帶出的信息已十分明顯:俄國應促使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關閉中國在當地設立的機構,且限制她們與中國的文化及教育交流;俄國境內亦應如是。

159609819537558_P82465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