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敏《長藤掛銅鈴》

【週末。文林】

沈西城

梁萍要顧媚姊提及,我方知道,逸敏則係素識。五十年代劉達良叔叔自上海來,寄居我家小房間,身邊有兩個剝落皮篋子,內藏不少黑膠唱片,稍檢數,有周璇、吳鶯音、李香蘭、白虹……其中有一張是逸敏的《鴛鴦夢》,不羨鴛鴦只羨仙,少年的我早已追戀,纏着劉叔叔往留聲機上放,聽了,入神──「東風陣陣送輕煙,楊柳條條垂簾前;枝頭黃鶯歌不歇,天涯良人路幾千。」詞曲均出自姚敏之手,曲柔詞深,琅琅易上口。姚敏沒讀過什麼書,國學根底不弱,這首七律,淒怨扣人心,逸敏唱來婉膩蘊藉,嗓近姚莉。劉叔叔拍拍我肩,誇我有聽力:「小鬼頭,逸敏四十年代中,在上海已有名氣,有名小姚莉,這也不怪,她跟梁萍一放學,就往大同音樂社跑。這家音樂社負責人就是姚敏、姚莉兩兄妹。近朱者赤,逸敏哼上了姚莉唱腔,神似稍有變化。」

五十年後,在香港有緣結識姚莉,告小弟「逸敏是我表妹!」真的嗎?時代曲專家艾力說「逸敏母親是姚莉誼母,這樣說來,可說是表妹!」有了這個情分,逸敏常跟在姚莉身邊,阿姐阿姐叫得價響,演唱機會也就多起來。上海時代逸敏好歌難得百回聽,除《鴛鴦夢》以外,還有名作《同是天涯淪落人》和《看着我》,爵士音樂,跳舞良伴。四十年代末期,南下香港,以歌唱為業,最著名的歌曲莫如喳喳節奏的《長藤掛銅鈴》,我年紀小,閱歷不多,誤以為是梅艷芳原唱,鳳三叔哈哈大笑「小開,還講懂時代曲,《長藤掛銅鈴》勿是阿梅唱喀,是小阿妹逸敏名曲呀!」受教,逸敏還翻唱了《毛毛雨》,紅遍香港,那是中國第一首時代曲,父女合作,黎錦暉作曲,黎明暉主唱,她是中國第一位時代曲歌后,周璇,白虹稍低半輩,姚莉、張露、吳鶯音是晚輩,至於梁萍、逸敏更屬晚晚輩矣!

逸敏到了香港,積極參與電影工作,唱而優則演,接連拍了《歌迷小姐》和《葡萄仙子》,當係客串,可也教人印象深刻。朋友艾力是逸敏小友,我好奇逸敏擁有「小姚莉」雅號,艾力釋道「除了跟着姚莉,還常為姚莉伴唱,音色相近,日長時久,歌迷便叫她做『小姚莉』。」說也奇怪,好的歌星大都會仿襲前輩技藝,姚莉師承周璇,周璇稱「金嗓子」,姚莉便是銀嗓子;香港的徐小鳳,出道時,聲沉帶沙,酷似白光,有號「小白光」,梅艷芳歌路近徐小鳳,曾有「小徐小鳳」之譽。還有劉安琪,唱徐小鳳歌,幾可亂真,是名副其實的「小徐小鳳」,八十年代初鬻歌於灣畔酒廊,常往捧場,點唱《無奈》,閉上眼,靜心聽,輒以為徐小鳳臨場。

347909533_m
(後排左起): 姚莉.鄧白英.龔秋霞。(前排左起):逸敏.張露.陳娟娟

真正教逸敏在香港揚名立萬的是電影《龍翔鳳舞》,幕後代唱,歌聲響遍港九街頭。一九五九年,我十一歲,在北角皇都戲院觀看《龍翔鳳舞》,我喜歌舞,傾慕喜劇聖手陳厚。那時香港電影圈,有兩大戲劇聖手,右派邵氏陳厚;左派長城傅奇,陳厚配林黛,傅奇搭夏夢,天衣無縫,大凡有四人演出,戲院門前排長龍,賣個滿堂紅。《龍翔鳳舞》彼得陳厚的配搭已由林黛易為李媚、張仲文,可無丁點兒遜色。張仲文綽號「最美麗的動物」,堪可跟荷里活豐腴多姿的阿娃嘉娜媲美。那年代,大哺乳動物罕有,張小姐一出,天下男郎趨之若鶩。

《龍翔鳳舞》陶秦編導,歌舞連場,觀眾眼花繚亂,手掌拍腫。有組曲歌頌春夏秋冬者,專業舞蹈配合逸敏、楊光天籟歌聲,百聽不厭。友人鄧小宇八十年代有文評曰──「《龍翔鳳舞》不只是一部明星電影,它每一個細節都閃着電影的神采,從那些花了不少心血構思的歌舞場面,到張仲文那條在肩膊滑落手臂上的衣服吊帶,都富有極豐富的趣味性。」小宇呀,小宇!你可知道,我正是為了這個鏡頭,翻看不知多少遍!二姊夏丹說逸敏「身頎而修長,貌秀有雅氣,只是不多與後輩言說。」這正是舊日上海名歌星的風範,也便是上海人所謂的「派頭一落」。姚莉、梁萍相繼去矣,九十歌后,寥寥僅二人,遠在加國的逸敏,可有為《失去的青春》而惋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逸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