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留學生的恫嚇,澳洲如何自處?

【禍稔惡盈】

湯比利

近年,在世界各地的大學,都不難看到中國留學生的身影。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數字,過去十年,中國都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其中中國留學生就為澳洲教育業帶來可觀的收入。然而,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中國留學生與不同政見的學生時有衝突,更威脅舉報支持民主自由的學生。一名澳洲國立大學的華裔學者就在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探討政府應如何捍衛言論自由。

在 8 月份,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推特帳戶,轉發了澳洲人權觀察總監兼該校講師 Elaine Pearson 的一篇訪問,提到現在是阻止香港人權狀況惡化的關鍵時刻。事件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並發起針對官方帳戶的行動。新南威爾士大學後來補發一則貼文,表示該校學者的意見不反應大學立場,隨後把兩則貼文一拼刪除。

20200920100611220

事後,Pearson 表示感到驚愕,她認為這是對澳洲各大學府學術自由的一大考驗。她指出,人權觀察自 2015 年起,一直關注中國政府如何威脅澳洲學術自由,並表示擁戴中共的學生們根本不需要同意她的分析。她對那些學生的行動感到震驚,也對校方蒼白無力的回應感到失望。事件引起媒體關注,也鬧上聯邦政府層面,教育部長 Dan Tehan 促請大學保衛言論自由,因為言論自由是澳洲民主的基石。

澳洲國立大學學者 Yun Jiang 就以 Pearson 事件作為引子,提到中國民族主義者為在澳華人帶來兩大問題。由於中共的宣傳機器把「中國」的概念,擴展到國家、中共,甚至個別中國人,針對個人和個別政策的批評,都有機會被上升到國家及人民層面。不單 Pearson 等外國知識分子會受到攻擊,自由派的華人亦會被描繪成漢奸。

這種批鬥風氣蔓延到課室,嚴重影響學術討論。有華人學生表示不滿中國政府的政策,而被同學起底、個人資料被人在網上公開,更甚者是直接向中國大使館匯報,都會令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安全受威脅。2016 年起,中央網信辦更成立特別的網上平台,讓海外公民舉報政治罪行,據「悉尼晨鋒報」報道,由去年 10 月到今年 8 月,該平台收到的舉報數字,升幅達 40%。

641

Yun Jiang 認為,中國「小粉紅」的行徑,同時加深其他人對華人學生的刻板形象。有分析員在媒體標籤中國學生被洗腦,指責他們是對澳洲民主的威脅。墨爾本大學教授 Fran Martin 專門研究中國留學生,她認為,那些針對留學生的間諜指控,大多是被誇大了,很多學生對此感到疑惑。Yun Jiang 也認為,即是某些留學生擁護中國政府的政策,也不代表他們就會威嚇持不同意見的人。

她續指,要捍衛言論自由,保障不同政見學生的利益,就要從司法和教育兩方面著手。大學要區分有參與威嚇行為和純粹擁戴中共的學生。對於任何騷擾行徑,大學都應嚴格遵循現行法律和政策,果斷執法,不要姑息那些威嚇同學、把課堂討論通報予中國政府的學生,懲罰可包括開除學籍。而 2019 年成立的「反外國干預工作小組」也應扮演更主動的角色,懲治違規學生。

除此之外,講師也應該找方法鼓勵課堂討論,同時令學生免於被監控。Yun Jiang 認為,匿名討論可以是一個策略,以只有教師能識別發言學生身份的方式進行。另外,教師也要盡量避免把討論過程錄音,令同學能夠暢所欲言。Yun Jiang 認為,無論學生支持抑或反對中國政府,澳洲的大學都應該給予學生發言的空間,社會也不應該只責怪親共學生,而是要令向北京壓力低頭的學府問責。

2020-10-01T0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