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教堂的不速之客,到為其辦史無前例的葬禮

【週末。文林】

TAN HA LAM

倫敦一間大教堂,近日舉行了一場另類的喪禮,悼念教堂收養 10 多年的花貓 Doorkins Magnificat。雖然惹來非議,但教堂的神職人員都深信 Doorkins 的存在,令教堂及信眾都變得更好。

12 年前,Doorkins 是一隻患皮膚病的小虎斑貓,在市場攤檔偷殘羹剩飯維生,最終認定南華克座堂(Southwark Cathedral)為家,成為受人喜愛的名貓。因著 Doorkins 在教堂的特殊地位,離逝後一個月,神職人員在大教堂的哥德式拱門下為牠舉行悼念儀式,之後讓牠長眠在教堂墓地,成為教堂史無前例的動物葬禮。

座堂主任牧師 Andrew Nunn 向信眾指,這是一次「不尋常的儀式」,「絕大部分時候,我們會為重要人物舉辦追悼會,以我所知,這裡不曾為貓舉辦」。但事件在 Twitter 上亦引起風波,般尼(Burnley)主教 Philip North 發推文說:「這是在開玩笑嗎?我真心希望是如此,若不是的話,在冠狀病毒限制下,這種做法是漠視(其他)喪親家庭及在南華克座堂為他們服務的人。」

不過,Nunn 指出,Doorkins 一生的意義,不僅是流浪貓找到新家那麼簡單。牠到處尋覓,最後在教堂找到庇蔭,「牠來到,並走了進來,受到我們所歡迎。人們就會明白,『如果小貓也獲歡迎,或者我也會受人接納』」。Doorkins 在 2008 年來到大教堂,當時牠餓著肚子尋找食物及討摸。此後,每天早上司事打開大教堂門時,必定為牠準備一大碗食物,又會摸摸牠。不久後,牠在這個「家」中所到之處,均會成為受歡迎的景點。

在教堂生活多年,牠仍能保持故我,會「蔑視」主教;在莊嚴的祈禱中沉醉於自我清潔;晚禱時又在教堂中殿徘徊;甚至女王到訪,牠也不過稍為睜開眼就重新入睡。Nunn 說:「牠絕對不是已馴養的貓。有時牠看似很友善,但(互動時)也只能按照牠自設的條件,要是牠感到不悅,可能會還撃。總之每一段關係都是由牠作主導。」

即使如此,Doorkins 仍是俘虜了牧師、信眾,貴賓及遊客的心。大教堂更推出一系列 Doorkins Magnificat 產品,像賀卡、水杯、磁貼等。而在 3 年前,Doorkins 更出現在兒童圖書中,那時,她已經擁有自己的 Twitter 帳戶,並擁有 6,000 多個關注者。

好景不常,2017 年 6 月倫敦橋發生恐怖襲擊,大教堂被封鎖數天,牠一如既往在晚上被外放後,幾天沒法回到教堂內。Nunn 說:「最終我們回到大教堂時,牠衝進去,以後就再也不走出教堂。」不久,其健康開始惡化,腎臟出現問題、喪失聽力,最終失明,由教堂總司事 Paul Timms 帶回家照顧,最後在總司事的懷抱中與世長辭。Timms 將牠的骨灰放在木棺中,再帶到牆旁邊一個小墳墓埋葬。

Nunn 承認,自己大抵不是愛貓之人,但他說 Doorkins 是「天賜之物」:「牠吸引了更多人來到這地方,貢獻比我所做的大許多。」

492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