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麗的動物」張仲文

【週末。文林】

沈西城

中外影壇各有一名「最美麗的動物」。荷里活是阿娃嘉娜,香港乃張仲文。無巧不成話,我都有一面之緣。先說阿娃嘉娜吧!1950年代末,媚風刮起,造訪香江。因喜吃廣東點心,光顧北角都城酒樓。老總黃瑞麟親自接待,拍照留念。此照存老家,今遍尋不得。那天我正巧隨母親上酒樓探黃伯母,看到黃伯伯跟一位風華絕代的洋女人,同枱啜茗。黃伯母說她是荷里活大明星阿娃嘉娜。10歲的我,初懂美色,童眼再也不離這女人身上。香港的「最美麗的動物」,首先是聽得蔣光超叔叔說起,時在1960年初,地點是尖沙咀樂宮樓。我隨翁靈文伯伯喝午茶,枱子上有一籠叉燒包,好講笑的光超叔就說「看到叉燒包,就想起戴安娜!(張仲文洋名)」。

1000

1957年,張仲文應香港「亞洲」影業公司老闆張國興之邀拍了一部《三姊妹》,戲中演唱一曲《叉燒包》(曲:Mambo Italiano,詞:艾雯,原唱:Rosemary Clooney)──「叉燒包,誰愛吃剛出籠的叉燒包,還有那蓮蓉包,豬油包呀,魚翅包呀,豆沙包呀,應有盡有!」歌因人傳,人隨歌名,叉燒包成了張仲文的代號,只是光超叔好謔,別有所指,那我們就意會,不必言傳。說着時,光超叔忽地「噓」了一聲,不住擠眉弄眼。循他目光向左一看,一名媚麗欲絕麗人,翩然臨身前。尚未來得及回神,已聽得光超說:「背後說人,人就現,叉燒包來啦!」來者非別,正是「最美麗的動物」張仲文。張仲文吃吃笑:「光超大哥,許久不見,可想我?」聲帶磁性。光超叔賊頭狗腦,瞇緊雙眼:「有呀!我是想入非非!」《想入非非》是他們兩人合作的電影,「藝華」老闆嚴幼祥親執導筒,羅維演多心老公,張仲文一人分飾孖生姊妹,妹妹是光超戲中的老婆,對手戲不少,拍攝期間光超叔溫柔享盡,南面王不易,自不待言。

DianaChang_1

張仲文的電影,我有印象者,首推邵氏《潘金蓮》,周詩祿導演,取材自《金瓶梅》和《水滸傳》。兩書寫潘金蓮,巧妙各自不同。前者妙筆生輝,將金蓮描摹寫成天地罕有尤物;後者反其道行之,視金蓮為十惡不赦的淫婦。《潘金蓮》攝於1964年,我方十六,稚氣未消,於男女事初有體會,看張仲文演潘金蓮,一顰一笑,嫵媚有餘,騷勁不足,若言演出,不如後期的汪萍騷在骨子。演武松,昂藏七尺的張沖,是我老大哥,1970年代一起買片,一起喝咖啡,跟他聊起張仲文,意見相同:「黛安娜太洋氣,穿上古裝顯不出古時美人的範兒!」毋妨看看西門慶兄眼中的潘金蓮──「一捻捻楊柳腰兒,軟濃濃白面臍肚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雲鬟疊翠,粉面生春。」豈圓潤豐腴的張仲文所可比!張大哥閱女無數,一語道破。可張仲文拍時裝片,演噴火尤物,確是一絕。姜南導演的《噴火女郎》,正合戲路,舉手投足,無一不顯風情。男人進戲院,看的就是張仲文。光超叔誇張仲文的身材天下無雙:36,22,36,那時咚咚撐,不得了!如今啥個稀奇,隨便抓個東北妹子都擁有。可要配22吋腰,那就難矣哉!想來想去,怕只有星洲蛇腰歌后華怡保尚可相埒。「太棒了,太棒了!」光超叔伸出雙手,空中劃葫蘆,此情此景猶在眼前,而光超叔已去世多年矣!

朋友們常提到張仲文跟李小龍的一段往事,說李小龍曾當過張仲文的保鑣,更為她跟黑幫喋血。傳聞甚囂塵上,卻從未得到當事人證實。不錯,張仲文跟李小龍,六十年代初曾在洛杉磯為電影《花田錯》隨片登台,兩人同場表演喳喳舞,大受觀眾歡迎。其時李小龍年僅24,名聲不顯,張仲文二十六,影壇紅星,地位懸殊,友誼難展。1960年代末,張仲文淡出影圈,嫁與德國人Stanley Scott,從此息影,跟香港觀眾不通聞問。張仲文有個兒子李菲臘,1970年代是香港模特界的風雲人物,今不知何在。

160327344239308_P594599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