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來人不來》話梁萍

【星期天。文林】

沈西城

卡拉OK廂房響起歌聲──「晚風起,夕陽低,柳搖曳,徘徊在花蔭柳堤,有誰兩相依……」歌唱者是我跟阿祖。阿祖聲音宏亮高亢,蓋過我的中音,無已,只好作和音。年前,顧媚姐自加國賦歸,相聚咖啡館,談歌,打《不了情》到《玫瑰玫瑰我愛你》、《明月千里寄相思》,聊個不停。

忽地想起《兩相依》,讚說「《兩相依》真好聽,崔萍也唱得好!」換來顧媚的訕笑「你再說一遍!」我朗朗其言「崔萍唱得不賴呀!」

顧媚吁口氣「西城弟,你搞錯了,《兩相依》不是崔萍原唱的,她只是翻唱!」

嗄?

v2-f4c541d7f083de657688a09e4cc14110_720w - Copy (2)
1950年代的梁萍

歌壇老前輩明明告訴我《兩相依》出自崔萍的嚦嚦鶯聲嘛?不服氣「不是崔萍唱,那麼誰是原唱?」

顧媚好整以暇「梁萍,你聽過嗎?」抓腮思索,苦無頭緒。顧媚不想我窘,開謎團「梁萍!」好像聽起過,顧媚忍不住笑起來「什麼好像聽起過,聽過便聽過,沒聽過也不稀奇,香港好多人都不知道梁萍。」

哪梁萍是什麽來歷?

想起顧媚姐一句話──「要講中國國語時代曲歷史,問我好了?」仗着膽子,考考顧媚姐。「那姊不妨說一下梁萍吧,以啟西城弟之茅塞!」

顧媚瞟我一眼「她是四十年代上海歌星,出道比姚莉、周璇晚,跟吳鶯音同期,是她們的後輩,卻是我們的前輩 。四五年正式出道,《兩相依》以外,她的《少年的我》和《春來人不來》都是當年名曲。」

顧媚一口氣道端詳。嗣後唱卡拉OK,除了《兩相依》,還加上《少年的我》和《春來人不來》。以歌論歌,我鍾情後者──「盼春來,望春來,盼望到春來人不來;樑上燕子歸庭前花已開……」詞真切,一個字曰「怨」,懷春女人望郎歸,郎無影蹤,獨自空望,真真怨呀!《春來人不來》,山川作曲、金流配詞,二者何許人也?

曾有人向梁萍探問,梁萍翹首說往事「這首曲是山川作的,山川就是劉如曾,填詞也是他。」(註:金流此名,劉如曾、黎錦光皆曾用過。) 說到《春來人不來》,還有一段故事可說,劉如曾將兩首曲給梁萍看,讓她先挑,那便是《明月千里寄相思》和《春來人不來》,梁萍一哼,立時挑《春來人不來》,《明月千里寄相思》最後落到吳鶯音手上,聽說吳大姐也不太喜歡,想推,劉如曾險些兒跪了下來。

須知作曲家的作品沒好歌星唱,是賣不起錢的。「吳小姐,請儂無論如何幫幫忙,唱一唱,好伐?」吳鶯音心腸軟,勉強地唱了,不意賣個滿堂紅。《春來人不來》還不錯,卻不如《明月千里寄相思》紅火。佛偈云「一飲一啄,莫非前定;蘭因絮果,別有來因。」此之謂也。

我最愛聽的《兩相依》,作曲乃日本人中野忠晴,作詞便是有詞聖之稱的陳蝶衣,探戈節奏,最宜舞王張亨利Floor Show。五十年代在香港錄音,並非舊日滬上老歌。老朋友艾力是資深歌迷,告我梁萍瘦小,僅中人之姿,四五年後,駐唱上海國際大飯店,《昭君怨》(《王昭君》)亦為梁萍原唱。喔唷,不得了,了不得!小珠大珠落玉盤,婉囀清脆,入耳不化。梁萍名曲還有一首叫《丁個兒鈴鼓鐺》,跟師傅姚敏合唱,嚴絲合縫,絲絲入扣,昔年響遍上海灘。

梁萍開心的抱著初生的女兒

梁萍中山人,上海長大,出身世家,父輩曾隨孫中山先生革命,後家道中落,醉心歌唱,課餘常到大同音樂社聽歌,隨侍姚敏左右,曾受聲樂訓練,音量宏而脆,跟李香蘭有異曲同工之妙。四十年代末期南下抵港,後嫁與南洋橡膠巨子為妻,七十年代移居美國,近日仙逝,享年九十四。

陳定山在《春申舊聞》中有記梁萍云──「黎錦暉是龜年,而江南花落,幾無葬身之地。乃還湘潭,潦倒窮途,以教書匠為生活,有梁氏女公子,讀其以往坊曲,獨起憐才之念,千里訪尋,竟結縭為夫婦……此姝梁萍也。」

艾力徵詢梁萍手帕交「小姚莉」逸敏,斬釘截鐵,說並無其事。這就奇矣,定公固滬上聞人,豈會亂寫哉?夜思有頃,索得二則,或可辯疑。一是梁萍不欲再提過往事;次便是黎錦暉年邁吹噓耳。年代久遠,人物皆故,清白難求。

1280px-City_of_San_Francisco,_New_Year_eve_2013
2013年攝於美國三藩市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