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水斷糧都不能斷微信

【星期天。文林】

Moyashi

美國政府正準備禁「微信」,華人社區為之震驚。微信不單是一個通訊程式,更是一個整合了衣食住行的巨大平台。在美華人雖然生存在北美大陸上,但透過微信,生活從來沒有離開過中國。沒有了微信,對他們來說,是比斷水斷糧更嚴重的生活改變。

在網絡遊戲剛被發明的年代,除了衍生中午飯時間流連網吧,卻被訓導主任抓捕的中小學生,還有因為網絡遊戲的道具被偷而自殺的案件。社會當時對網絡遊戲衍生的自殺案件,反應是一面倒地批評,批評的對象包括本人和遊戲本身:遊戲是假的,只是一堆虛擬的數據,讓小孩沉迷到要自殺,是遊戲的錯,也是教育出了問題,才會教出分不清虛擬與現實的孩子。更極端的意見是,既然沒了個遊戲道具已經活不下去,那早死一點也沒所謂吧。

十數年後回首,很多人都發現自己沒有網絡便活不下去,數碼網絡已經支配了生活每一個細節。當年質問為甚麼要因為一個虛寶而死的人,只看到螢光幕上的色彩,但沒有想過當事人的死因是背後付出的時間、精力,可能還有背後一堆經驗故事。當你的生活不是由季節地理決定,而是由電子平台所帶動,一個數字的改變足以令你崩潰。

把你生活的所有環節都整合到同一個平台上,的確是無比方便,但換句話說,沒有了這個平台,你再活不下去,這才是最危險的事情。他們都知道微信背後是誰,都知道自己在這個平台上的一舉一動、發出的每條訊息都被監視,但仍然沒法不用。因為實在太方便,更因為過去十年的人生,都在這個平台上建立。失去了這個平台,比失去用 100 小時打回來的虛寶更嚴重。對於中國大陸出身的華人圈子而言,微信是 Too big to fail。如果微信真的被完全禁絕,會不會有人因此而自殺?我相信不是不可能的。

微信這種內向封閉又龐大全包的壟斷平台,無論於商業抑或是社會角度看,都是不健康的,在自由市場裡更不可能出現。只要平台出現危機,全個社群都要一起陪葬。將自己組織的平台與整個群體的命運綑綁,用情感勒索的方式令人相信平台代表了整體,這說起來很是耳熟,原來經營通訊程式的方法與治國是同一個道理。Too big to fail,當然是有意為之。

當你搞不清黨與國,也搞不清民族與國民,就再搞不清甚麼是個人尊嚴。當你搞不清自由與監控,也搞不清程式使用者與文化身份,那麼你再也走不出生活圈子的局限,Too big to fail,也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9b7a93cfd604366dd6a88533e9f98eef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