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三十年,東西德價值觀依然分歧

【判

小山金明

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但事實上,德國未曾徹底完成社會轉型,東西兩地的價值觀迥異。由學者和評論研究員組成的非牟利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最近發表文章,分析德國的歷史創傷,三十年來未曾彌合的原因,舊有的意識形態分歧,更因為經濟前景、人口福利政策、政治選舉等問題而加劇。

作者 Gareth Dale 指出,在最近的統計調查中,依然可見「東德人」和「西德人」的顯著分歧,譬如移民大多都在西部;而東部的貧窮人口和退休人口等,支持左翼黨 Die Linke 的比例都比西部高,歸根究底都是歷史遺留的問題,成因大致可以歸納如下:

  1. 經濟分歧

東西德統一之後,東德原本的工業國地位,幾乎在一夜之間消失,成為歐洲工業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東德自成為蘇聯的附庸之後,其工業和基礎建設一直為蘇聯所掠奪;而由美國支持的西德受惠於龐大的自由市場,得以吸引技術工人移民和資金,經濟迅速增長。

1960年後,全球經濟合作愈趨緊密,而蘇聯的國有企業和計劃經濟模式明顯落後,到 1980 年代,蘇聯及其控制領域的貿易體系終於崩潰。

w27ISG4BMH2_cNUgg292
1989年,柏林圍牆崩塌前的激動。

統一之後,東德引進西德馬克為法定通貨,貨品以西德馬克計價。東德企業一夕之間,進入全球化的競爭市場。當時的執政黨領袖科爾(Helmut Kohl)以 1:1 的匯率,回收東德馬克,高估了東德馬克真實幣值約 3 至 4 倍,東德的企業因此喪失競爭力。東德企業不僅因為貨幣聯盟而失去對東歐與蘇聯的外銷市場,也因此失去本身境內的內需市場。

1990 年第四季起,德國東部公司出口急遽下降,1991 年出口量比 1990 年少 25.2%。在針對東德經濟私有化的過程中,85% 的企業由西德人收購,只有 5% 的企業由東德人收購,期間更造成大量的貪污。至今,德國的經濟發展依然向西部嚴重傾斜,資深人士管理以及高增值的產業,都位於西部。東部人口一直流失,經濟停滯,成批的房屋被棄置,需要拆卸。

  1. 差距無法彌合

德國政府試圖從兩種途徑拉近東西兩地的差距:其一是將東部建成新自由主義實驗區,投資者可以在東部用更低的成本雇用工人,工會被削弱,規避集體談判。但結果適得其反,東德在國有企業的傳統下,工人一向依賴政府,如此一來,工人的士氣更加低落。

f_3121698_1
德國統一近20年了,柏林自由大學最近做了一份調查統計,結果是大多數的前東德人認為共產時代的日子要比現在的生活好太多了。

另一個途徑是政府撥款,在民族團結的名義之下,由西德為東德提供資助,到 2000 年初,東部人均收入以及人均 GDP 大幅增加,達到西部平均數字的 80%,但此後東部的收入再也沒有增長,十多年來兩地的差距又再擴大。東部雖然得到資助,但是無助於經濟發展:因為西德的資金,投入東德的基礎建設和福利,最後又以租金等收益方式再回到西德,東德始終無法留住資金。

  1. 二等身份

經濟不景,加上共產主義遺留的「階級」問題,不平等的觀念根深蒂固,令東部的歧視問題十分嚴重。尤其在 2008 年金融海嘯爆發,東部地區日益缺乏安全感。收入高低造成政治立場的分歧鮮明: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失業率低的茲維考(Zwickau),以及高收入的巴伐利亞和巴登符騰堡(Baden-Württemberg),都獲得大比數的支持,而在較貧窮的魯爾(Ruhr)則不太受歡迎。支持 AfD 的選民多是較高收入及自僱人士,不少人對經濟衰退以及外來人口威脅感到憂慮。

來自東德的人,對於「吞併」更有體會。1990 年他們都放棄原有的國民身份,加入西德,高喊「民族統一」(We are one people)的口號,但當時並沒有舉行公投,也沒有詢問東德人的意見或議會代表討論。

西德人在東部大多擔任高層職位,如高級公務員,教授,企業管理。而東德人的身份實質上類似移民,他們大多離開老家,在西德打工,雖然他們的社會地位突然上升,但文化資產(譬如學歷證書,知識技能等)都大幅貶值。

479ee5c7e64ff82d
人們常喜歡回憶美好,不喜歡回憶痛苦。不過,以前東德的生活是否真的那麼不美好,看來也令人深思。
  1. 移民的錯

東部人口日積月累的不滿,以及遭受歧視,導致反精英和反政府的情緒升溫,繼承東德遺產的左翼黨 Die Linke 從中得益。話雖如此,但是隨著工會組織的瓦解,身份認同的削弱,在德國東部,非德裔的移民便成為社會問題的替罪羊。

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的時候,種族主義和性別主義在西德十分普遍,經濟移民和難民尤其遭到歧視。但是自從 1960 年代女性開始進入職場直至整個 80 年代,德國大量吸收移民,他們也逐漸融入主流社會,平等無差別的觀念深入人心。而最早融入德國的東歐和俄羅斯移民,很多都變成 AfD 的支持者。

東德的歷史軌跡恰恰相反:在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主宰之下,東德官方一直向國民灌輸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觀念,戰爭剛結束女性就和男性一樣就業,但是不歡迎移民。極少數進入東德的移民,甚至遭到政策隔離,無權定居。1989 年東德經濟崩潰之後,移民的處境毫無改善,商會被取締,東德本土男性佔據了主要的勞工市場,留給外來移民的空間很少。

西部的德國人,因為民主制度的薰陶,長期對主流媒體和政治精英抱懷疑態度,德國統一三十年來的種種後果,包括經濟危機,都是由國民承擔。東部的德國人至今依然未能擺脫「秘密警察監控」的陰影,尤其是親友的背叛,以及政府的謊言,令他們心靈受創,很難恢復對政府或者人際關係的信任感,普遍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政見。

只有對政府的不信任,為德國東西兩地的國民廣泛認同,和十年前相比,德國西部的人收入減少,東西兩地的收入差距有所收窄,德國最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貧富懸殊是當前最大的問題,因此未來的執政黨,該從何著手來改變德國的分裂,答案呼之欲出。

p2554602a25428654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