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體飛機回歸

【後武漢肺炎】

海倫

旅遊業分析師兼研究組織 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 創辦人 Henry Harteveldt 認為:「我們正處於『回到未來』的時刻。」在 50 年代後期,旅客驚嘆於道格拉斯 DC-8 和波音 707 的速度和舒適度。即使有時需要在中途站加油,但亦無阻這些具開拓性的客機開啟國際飛航時代。不久後,兩間公司便開始延長飛行距離,旅客能乘搭直航機飛越海洋,來往遙遠的城市。

在 1969 年,被譽為「空中女王」的珍寶客機波音 747 出現,永遠改變了飛行體驗。乘客感覺在一個有兩條走廊的大房間裡飛行,而不是只有一條走廊的金屬管。航空公司開始在長途航線使用寬體客機,包括 747,及同期的道格拉斯 DC-10 和洛歇 L-1011 三星式。

幾十年來,像波音 767 和 777 這樣的雙走廊飛機,以及空中巴士 A330、A350 和 A380 已經成為國際飛行的標準。單通道的波音 757 自 80 年代中期,開始為中距離的航程,包括大西洋航線提供服務。

maxresdefault

仍在使用這些飛機的航空公司,多希望更新機隊。因此,多間航空公司和飛機租賃公司 Air Lease 訂購了空中巴士公司最新的窄體飛機 A321XLR。XLR 代表超長距離,最遠可飛 8,700 公里,最高載客量為 244 人。空中巴士公司美洲業務董事長 Jeff Knittel 表示:「A321XLR 適用於各種航線,我認為這是航空公司必備的型號。XLR 給予航空公司更多選擇,代表了單通道飛機性能的擴展,而不是寬體飛機的替代品。」

雖然 XLR 適用於長途航線,但狹窄的機艙空間會否成為乘客的忍耐力測試?空中巴士曾讓機體更大的 A350ULR 超遠程客機,航行全球最長的航程。現時,該客機正為新加坡航空公司服務,由當地飛往紐約,飛行時間為 19 小時以上。Knittel 表示,已將相關經驗應用在 XLR 上:「我們將空中巴士的所有人才聚集在 XLR 上,從乘客的角度出發,真正提升飛機質素。飛機系統已針對長達 10 小時的航班進行改善,無論是洗手間的水箱、儲水系統還是垃圾筒。」

XLR 將裝設最新的 Airspace by Airbus 室內配套,包括重新設計的側牆,可透過電腦程式控制的 LED 照明系統,以及比現有設計大 40% 的行李櫃。但無論航空公司如何提升機艙內的乘客體驗,他們都無法提升飛機的速度 —— 由巴黎飛往波士頓的西行航線,A321XLR 的飛行時間比寬體飛機 A350 長 50 分鐘。

A321XLR

Harteveldt 說道:「我認為,乘客更關注出發時間、價格和機上設施。老實說,航班的飛行時間受很多因素影響。航空公司可能會利用這點對市場進行分層,A321XLR 慢一些,所以可提供更多低價座位。另一方面,飛行速度較快的飛機可能沒有那麼多低價座位。」

首批 XLR 將於 2023 年或 2024 年,在阿拉巴馬州的莫比爾(Mobile)和德國漢堡(Hamburg)投入服務。雖然 Harteveldt 預期寬體飛機將繼續服務主要航線,但他補充:「我確實預見將來某一天,窄體飛機數量會回升,也許大多數大西洋和其他長途航線都將由窄體飛機營運。」

Capture6958987
雙走廊式客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