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新動力

【編輯室報告】

侯思傑

自2015年創立《網誌》以來,轉眼間已經5年。在最初創刊是以「聯誼」為目的,也以在小學時的點滴重現那份童心作「緬懷」,走到今天轉變成風格化的一個「網上雜誌」,實在始料不及,卻也是「必然」的路途。畢竟 ── 如書友說 ── 「怎會有那麼多緬懷事可以不停的說呢」?

翻看設在海外的其他堤岸華裔學校網誌,不難發現他們比我們有著更長的歷史,以20前年設立的幾乎是多數。當擊入去看,更新的日期竟是1年或2年以前的事。而更新的內容也只是「週年聚餐」之類的報導,版面編排顯得老態。明顯地看出編者那份無力感,而讀者群中亦出現青與黃未能相接的結果。

若原地踏步不思進取,我們也同樣要面對這個「規律」。再過三幾年,我們的「網誌」會變成一個怎樣的模樣?會變得一副老態龍鍾的樣子嗎?

事實上,若說「聯誼」是可貴,畢竟只是一年三兩次的聚餐,何況還限於某一地少數人舉辦,與其他地方無緣,倒不如開設WhatsApp更有效地分享著聚餐的樂趣,不用浪費互聯網原先設計blog (網誌) 的主旨。

促使我們《網誌》的改版也是基於上述的原因。「閱讀世界 交流信念 跨越時空 追蹤覓影 刷新生活」成了編輯導向。

很幸運,改版之後,讀者並無離棄我們,反而還有增長,而且讀者群是來自全球不同國家和地區,對我們來説無疑是一支強心針。

居住在德國的雲妮,她擷取電腦上的一個畫面傳來給我,那是一個德國女性內衣廣告出現在《網誌》的文章當中。(謝謝雲妮!)

32562147 - Copy
在德國看到的是德國的廣告。其他地方出現的必然是當地的廣告。

早在去年中,網絡供應商告訴我說,有意在《網誌》刊登廣告。當時我感到精神一振。廣告商的眼睛、耳朵和鼻子向來都很靈敏,當每天點擊率達到某個標準後,便會吸引他們到來觀察。而他們打算要「分羹」前,也須要知道這個《網誌》刊載的甚麼文章,若以「色情」作招徠,他們自然不會理睬。所以他們便查詢我的意向。我 ── 當然「𦧲飯應」。

在「𦧲飯應」之前,我也得思量自己是否應該在內容上作出更多大眾的思潮趨勢來配合,令廣告和文章互相映照下,讓讀者更能感受到在閱讀文章時,在旁邊出現的廣告商品也具有文化氣息,那就相得益章了。

或許說,既然有了廣告,就是有了收入,可賺大錢了。不然也!

在網絡上的廣告收入很微薄,根本不可能夠平衡每年支付給網絡供應商的費用,我只視廣告為鼓勵。當然,沒有讀者的支持,也不會引來廣告商的垂青,而回饋讀者的,就是刊登及時趨勢的好文章。同時我們不斷的增添新的內容,特別是「書庫」中的藏書,除《兒童樂園》之外,暫時有50本,都值得向大家推薦。其中以《毛澤東的醫生李志綏回憶錄》、林語堂先生著的《武則天正傳》《乳房物語》等書籍較多讀者下載閱讀。而新上載到「書庫」的是何藩:《念香港人的舊》一本紀錄了香港的變遷何藩是電影演員及導演,不過他喜歡被叫攝影師。1950-60年代,他拍攝了不少香港的環境和人物照片,都收編在他這本遺作裡值得向大家推薦。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