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匯豐銀行 ── 百年興衰的啟示 (上)

【盛衰相乘】

FINMONSTER

近年,在港龍頭英資企業向中国屈服,生意失色,一直是矚目的頭條新聞,國泰航空內部吹起文革式管理風,其後因受中国政府壓力而難以重組業務,需要港府注資拯救,乃至匯豐銀行在中国政府壓力下需要委婉表態支持國安法,都是例子。在這個大時代之中,很多人經常喜歡說「一個時代的終結」。當下在港英資老店的命運,既是香港命途的小縮影,也同樣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

資本是建國根基,銀行也就成了重要的建國工具。於近代,香港所以能夠發光發亮,基本上是因為中国積弱,受到西方壓力,故此急於取得來自西方的資本﹑技術乃至人才以發展國家,香港因而得到左右逢源的發展空間。若無此一背景,匯豐銀行便將難以在官網之中書寫這一段歷史:「20 世紀 30 年代,許多市場出現衰退和動盪。 雖然如此,滙豐當時邀請巴馬丹拿建築公司設計香港的新總部:『請為我們興建全世界最優秀的銀行。』這座前衛的建築於 1935 年啟用。」若無此一背景,國泰航空也未必會在1946年推出首個從澳洲往中国的航空貨運服務,自此建立國泰的江湖地位。

當然,中国積弱,急需外學以振國家聲威只是故事的其中一部份。當時中国與外力關係並不如愛國史觀所述般水火不容,其實也是在港英資老店乃至香港成功故事的重要背景。

有別於愛國史觀的想像,匯豐銀行並非純然受制於倫敦的銀行,這間老牌銀行由始至終都以香港為基地,離不開香港。

FN-AJ757_FN_HSB_P_20200216150817

1865年3月,匯豐在香港開業。同年4月,匯豐於上海開設分行。在歷史之中,匯豐是首間以香港總部,按蘇格蘭銀行原則營運的外資銀行。至10年後的1875年,匯豐分行已遍佈亞歐﹑北美,中国﹑印度﹑菲律賓﹑越南的出口業務都得力於匯豐融資。

日本學者濱下武志曾以匯豐的亞洲業務擴展為案例,研究香港的經濟網絡,進而指出香港其實擁有八大經濟腹地與海洋性格,並為此在1997年出版著作《香港大視野──亞洲網絡中心》。這種大視野,與只重「大灣區」﹑背離海洋的內向大陸視野自然不能同日而語。

至20世紀初,匯豐業務範圍擴大,即連國家也成為匯豐客戶,國家現代化發展計劃也需依賴匯豐貸款以展開。值得補充的是,當時英日相互競逐在華影響力。英帝國的策略,是擺出願意助中国發展一臂之力的姿態,以匯豐銀行貸款協助中国推動國家現代化轉型。從1884年起,匯豐便已成為中国政府的重要金融代理機構。倫敦此一借用匯豐力量的策略,曾令英國本土生產商大感不滿,他們認為,這對拓展英國貨品海外市場毫無助益。

最近過身的前香港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在其著作Profits, Politics and Panics: Hong Kong’s Banks and the Making of a Miracle Economy, 1935-1985指出,香港於英治時代能言金融自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匯豐屬於香港銀行多於英國銀行。顯而易見,在1997年後,這種故事難以延續下去。

20200408FEFIN0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