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緣今世續

【七月傳奇】

蒔緣

秋月是個月薪微薄的小資女,剛找到工作後,在公司附近租了小套房,不但裝潢豪華,還附有一張骨董大床,租金卻異常便宜;住了個把月,秋月對各方面都很滿意,唯獨晚上睡覺時,總會隱隱約約聽到嘆息聲,原本感覺心裡毛毛的,但是因為屋況好,租金又便宜,實在捨不得換租,於是乎她決定忍著、忍著,應該就能適應吧!

每晚,順著這嘆息聲,秋月只要一側身,便可看見一位身著長袍馬褂的俊美男子,躺在內側枕頭上,雙眼溫柔地緊盯著她看,潛意識驅使她,羞赧地撥弄了一下頭髮,這才發現自己的穿著,竟變成古代的旗袍與盤髻!她又很順手的,拿起胸襟前的羅帕,捂了一下嘴,沒有絲毫驚嚇與害怕,只是狐疑……

當初會租到這個房子,是面試錄取後,面試經理主動介紹的。按理說,舒適的環境與設備,足可讓人一覺到天亮,養足精神以應付明天的上班;可是每天夜晚的隱約嘆息聲,總是準時將秋月喚醒,好似一個已經睡飽了的小孩,非得搖醒別人起床陪他不可!

秋月實在是弄不清楚現在是熟睡的夢中?還是真的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說是做夢,卻又能真切感受到那人、那景物、那時空都是熟稔的!說是自己真的存在在另一個實境中,可一覺醒來,她又對昨晚的境遇完全陌生,包括那人、那景物、那時空!

男子輕輕在她耳旁,用著極其微弱、似有若無的聲音說著:「我終究是找到妳了,驪歌。」他伸出厚實的左手掌,緊握住驪歌的纖纖玉手,將她慢慢從床上扶起,他的右手臂卻又柔情似水的環過她的腰,二人漫步走向窗外林園的亭台樓榭!

「你叫我驪歌?」

160007099199093_P8537247
二人漫步亭臺樓榭、悱惻纏綿

「是啊,妳是我的驪歌呀!那年你的父親嫌我家貧,執意要將我們拆散,我們相約在這個經常流連忘返的庭園殉情,我吃下了毒藥,便來到孟婆的醧望台,卻遲遲等不到妳,我堅持不喝孟婆湯、不上奈何橋,避開小鬼們的緝拿後,一直守在這個庭園,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等到妳了!」

那年?殉情?秋月每晚聽他提起一點一滴的往事,記憶也一點一滴地回流到了腦海,彷彿正在過前一世的光景。她開始珍惜,甚至迷戀這樣的相知相守,每天下班後,回到家急急忙忙地梳洗,便早早上床睡覺,因為她是多麼期待這隱隱約約的嘆息聲,能早些到來。

三個月過去了,秋月除了看起來有點黑眼眶、身形稍顯羸弱,就沒聽說有什麼異樣。房東太太很訝異,這是她買下這棟房子後,第一位能住滿一個月以上的房客,何況她已經住滿三個月。

每晚她總是與他暢遊花園、談天說笑、看放燈、觀星月,訴說不盡的纏綿,可是每天清晨,她總又在被淚水浸濕的枕頭上醒來,直到房東太太發現她天天換洗枕頭套,她靦腆地向房東太太說出每晚的境遇。

房東太太這才向秋月道歉,說之前的房客都住不到一個月就搬走,她們都說夜裡睡覺時,總會隱隱約約聽到嘆息聲,然後看到一個穿著古代服飾的男子,對著她們一直搖頭嘆息說:「不是你、不是你,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她們嚇得連忙退租搬家,如果你也想搬沒關係,我不會扣妳的押金或違約金的。

秋月說:「我不會搬家的,因為我就是他要找的前世情人,上輩子我們有著未了的情緣,本來我們相約殉情,後來我被人發現救回一命,他卻獨自一個人走了。他死後一直捨不得離開,守在這裡等著我!再過三個月,就是他投胎的最後期限了,就讓我們這樣走完今生緣份吧!」

三個月後,房東太太貼出整棟售出的售屋廣告,並註明:凶宅。

photo
售屋廣告:屋大、隔間方正、內裝美、價錢公道。 附註:凶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