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遇馬師曾》


【星期天文林】

左丁山

著名專欄作家、軍事評論員馬鼎盛送左丁山一本新書「千年一遇馬師曾」,厚達592頁,由內地記者/詩人/作家彭俐執筆。書內所有資料、情節、圖片自然是馬鼎盛兄提供的。馬鼎盛生於1949年,母親是馬師曾第三任妻子紅線女,出生後的滿月酒曾拍攝成紀錄片在香港各戲院放映,香港電影館保存紀錄。

馬兄幾年前曾向左丁山透露心事,欲將父親一生傳奇故事寫成一本馬師曾(1900年-1964年)傳記,已四方找尋適合人選執筆。後來他幾番思量,找到了彭俐與他合作,於是一部難得的20世紀粵劇紅伶傳記得以在2020年4月出版。書有代序,為紅線女所作:「回憶馬師曾創作點滴」。紅線女(1924-2013)此文寫於生前,已與馬師曾離婚多年,但兩人姻緣雖絕,舞台緣始終難捨難離,由她描述馬師曾的舞台藝術,誰與爭鋒。

左丁山對馬師曾認識不多,年幼時曾聽先父閒時唱一兩段粵曲,問他有無跟師傅學習,他說十來歲時曾跟一位劇團中人學唱粵曲,唱馬師曾腔,曾有衝動加入戲班,給祖母喝止,把他送入新開辦(1926年)的英皇書院讀書,學習英文,但一生仍然懂得唱幾句馬腔。那是左丁山第一次知道馬師曾的名字,後來香港上演粵劇電影《關漢卿》與《搜書院》,哄動一時,家人也帶左丁山到戲院看了兩三遍,故對馬師曾留下印象。

看了馬鼎盛策劃、彭俐著的「千年一遇馬師曾」,才知道老馬是正牌老愛國,非林鄭、張建宗、葉劉淑儀一類的新愛國,周恩來親自傳達邀請馬師曾回大陸。老馬在1951年捐款十萬元買戰鬥機,1955與紅線女協議離婚,才雙雙回廣州定居,不過以他的敢言的率直作風,在反右運動中幾乎被打成右派,幸得陶鑄力保,得以倖免。

而陶鑄在文革給紅衛兵鬥得很慘。馬師曾在1964年患喉癌不治,逝於北京協和醫院,也因此避過文革一劫。彭俐文筆暢順,如行雲流水,夾敍夾議,把馬師曾一生的事蹟和性情寫得活靈活現,讀之如讀小說,可一氣呵成讀畢。還有值得仔細咀嚼的是馬鼎盛「同場加演」,在各章加插自己的「註釋」,對不同事情有畫龍點睛之妙。此書不單止是一位粵劇紅伶的傳記,也是20世紀頭五十年的廣東戲劇文化史,值得一讀。

a26a馬鼎盛和《千年一遇馬師曾》。
兒子馬鼎盛和書中人父親《千年一遇馬師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