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故事 2

【奇妙物語】

瑪莉蓮.雅萊(Marilyn Yalom)

上流社會乳房和下層社會乳房之分

文藝復興時期,女人為了防止乳房變形,常雇用奶媽哺育孩子,打從中世紀末期起,法國與義大利上流人家便流行聘用奶媽,那時候都是讓奶媽住到家中。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多數人家則是將孩子送到鄉下奶媽家(大戶人家例外)扶養,為期十八個月到兩年。我們不知道這構不構成忽視孩子,因為我們不清楚他們多久探望孩子一次,還是從不探望。對當時的貧窮女人而言,做奶媽是天經地義的事業,多數女人至少同時哺育兩個孩子,一個自己的,一個旁人的。由於哺乳可以避孕,奶媽制度的風行可能控制了工業時期以前歐洲低下階層的人口數。

相反的,上流社會並不鼓勵母親授乳,因為孩子是財富的象徵,多多益善,兒子可以繼承頭銜、財富與產業,女兒則是豪門聯姻的工具。更重要的,那個時代的孩童夭折率極高,一個家庭死掉半數小孩,十分平常,富裕人家的主婦因而要多多懷孕生子,以確保家產傳承有人。

5cbdf87434292.image吉多·雷尼(Guido Reni)的“慈善”。

當時的習俗排斥哺乳期間行房,因此做丈夫的也傾向雇用奶媽。古時,人們認為母乳來自陰道的血液,從子宮流到乳房,變成乳汁,哺乳期間性交會污染乳汁,使乳汁凝結,甚至殺死成形中的胚胎。站在審美觀點,多數男人也不喜歡看到老婆的乳房像孩子的模樣。從古代女神到聖母馬利亞,哺乳都是一種神聖形象,卻不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上流女人所喜,她們屈服於當時的價值標準,嚮往年輕乳房所代表的情色美感,只好將小孩交給奶媽哺餵。

醫師、教士、傳道者、衛道人士則大力抨擊奶媽風潮,當時許多文獻主張哺乳是母親的天職,奶媽是危險的替代品,絕對無法取代生母。費爾(Thomas Phaer)的《兒童之書》(Boke of Children, 1545)是英國第一本探討兒童疾病的學術著作,他在書中說:「女人天生需要哺育孩子,她們也喜歡親自餵奶。」武斷的衛道人士甚至指責不願哺乳的母親有罪,尤其是德國與英格蘭地區,這兩地的新教改革者均有十分嚴苛的道德標準。

法國醫學家帕赫(Ambroise Paré1509-1590)則大力宣揚哺乳帶來的生理與心理快感,希望藉此鼓勵母親多多親自哺乳。帕赫扣合著文藝復興時期的情色氛圍,將哺乳形容為一種母子都能得到「性快感」的行為,他說:「乳房與子宮有著共鳴連結,乳房是很敏感的器官,上面滿布神經,一經碰觸,子宮就會產生興奮,得到激動的快感。」帕赫認為哺乳行為會讓母親得到這麼大的快感,是為了引誘為人母者「更心甘情願地哺乳,因為嬰兒以唇舌甜蜜撥動母親的乳頭,讓母親得到極大的快樂,尤其是奶水充足時。」

tiziano_amor_sacro_amor_profano_copertina_due_minuti_di_arte

帕赫的醫學語言和當時詩人的情色文筆相距不遠,內容則驚人地類似二十世紀的的佛洛伊德論述,後者也非常強調授乳行為的性感意義(尤其對嬰兒而言)。女人雖然知道哺乳可以帶來極大的快感,卻羞於承認,直到近年才有較多的討論。

文藝復興時期的上流女人處於夾縫中,一邊是要求她親自授乳的醫師,另一邊則是要求把孩子交給奶媽的丈夫。在一個乳房的神聖意義逐漸模糊、情色象徵日益抬頭的年代,許多女人的確不願意違逆丈夫(或者令情人失望),便拒絕把乳房奉獻給孩子。

文藝復興時期,女人的乳房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供男人欣賞、堅挺圓小的「上流社會乳房」;另一類是巨大泌乳、哺育小孩的「下層社會乳房」。一幅以亨利四世(1553-1610)情婦嘉柏莉(Gabrielle d’Estrées)為主角的畫,充分說明乳房的階級差異。文藝復興時期上流社會崇拜女體,在這波文化潮流裡,嘉柏莉是最後一個裸裎入畫的國王情婦,她和波提兒一樣,以驚人美貌與善於魅惑國王聞名,也同樣獲得龐大的財富與政治權力,但她與波提兒的相似處也僅止於此。波提兒比亨利二世年長二十歲,在世人眼中具有半神的地位;比亨利四世年輕二十歲的嘉柏莉卻被民眾憎惡,認為她不過是個高級妓女,putain(妓女)一字如附骨之蛆般跟著她,民間詩歌甚至還用此字取代她的名字。

DT5111

當然,兩者的「品行」高下是民眾喜好差異的原因。波提兒的前半生潔身自愛,後來才全心奉獻給亨利二世;亨利四世則是在嘉柏莉十七歲荳蔻年華時愛上了她,在這之前,嘉柏莉已經有過兩個情人了。一開始,嘉柏莉顯然不喜歡亨利四世,嫌他年紀太大(三十七歲),在親友的勸說下,才接受了亨利四世。這樁唯利是圖的私通關係讓嘉柏莉名利雙收,但當時正值新教徒與天主教徒的宗教戰火蔓延,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面對嘉柏莉的優渥境遇,更感到心中難平。此外,民眾也不喜歡嘉柏莉的政治野心,亨利四世娶妻瑪格麗特(Marguerite deValois),一無所出,導致分居;嘉柏莉雖為亨利四世生了三名子女,卻為兒子分別取名凱撒與亞歷山大,透露出她希望兒子繼承王位的政治野心。

正當亨利四世打算仿效英王亨利八世,將情婦扶正為后,嘉柏莉卻在二十六歲那年難產而死。一般人都認為這是天意,正好讓亨利四世擺脫這段不名譽的私通關係。嘉柏莉的死亡讓亨利四世深受打擊,有人目睹他在孩子面前垂淚,甚至身著黑衣上朝,按照規矩,法王是不得為妻子守孝的。不過,亨利四世的哀傷消逝得很快,數月後,他就愛上了年僅十五歲的安麗雅特(Henriette d’Entragues)。

亨利四世在嘉柏莉死後不久即另結新歡,讓藝評人為一幅名畫找出新的詮釋角度,這幅畫以嘉柏莉為主角,赤裸著上身,一旁捏住她乳頭的裸身女郎是她的妹妹(如下圖)。根據新的詮釋,右方的金髮裸女仍是嘉柏莉,左邊的棕髮女郎卻變成了安麗雅特。她捏住嘉柏莉的乳頭,象徵著國王床上伴侶的更迭,新情婦抓住了舊情婦的「情欲表徵」,彷彿乳頭就是權力徽章。不過,安麗雅特並未能如願得到畫中嘉柏莉左手上的戒指,1600年秋天,在嘉柏莉逝世十八個月後,亨利四世娶了瑪麗(Marie de Méicis),也宣告藝術家沉溺於乳房美感的時代結束了。

0bmpmbra8bhdd3b7xht6dg7gweta7j
嘉柏莉與她的妹妹。楓丹白露派,十七世紀末。此畫最教人吃驚之處是棕髮女郎捏住金髮女郎的乳頭。但是,捏乳女郎究竟是嘉柏莉的妹妹,還是後來接任她成為亨利四世情婦的安麗雅特?

按一下以存取 e4b9b3e688bfe789a9e8aa9e.pdf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