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批中共為「政治殭屍」,蔡霞被開除黨籍

【以言治罪】

儲百亮

蔡霞教授: 「因為我不當官,沒法被『貪污受賄』;因為我不經商,沒法被『假冒偽劣』;因為我不是企業家,沒法被『偷稅漏稅』;因為我不是男兒身,沒法『被嫖娼』。他們拿甚麼來套我入刑罪?!這次實在沒了藉口,他們的以言治罪只能裸奔了!」

蔡霞在中共中央黨校教書時,曾為中國領導人可能會放鬆政治控制的跡象歡呼,這讓她成了一個接近中共核心的呼籲民主改革的突出聲音。

現在,蔡霞已經放棄了這種希望,中共也開始拿她是問。她已成為最新一名因挑戰中共現任領導人習近平的強硬政策,而受到懲罰的知識分子。

蔡霞曾在北京的中央黨校教了15年書,直到2012年退休。她在最近的講話和文章中嚴厲譴責了中共和習近平後,中央黨校本週一宣布開除她的黨籍。

18china-professor-1-jumbo

「這個黨成了政治殭屍,」她在上個月網上流傳的一份講話中說,中央黨校的行動顯然因此而起。「這個體制從根本上講要拋棄掉它。」

蔡霞從去年起一直生活在美國。在接受採訪時,她把黨校的內部決定讀給記者聽,決定說她「惡意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瘋狂污衊詆毀黨和國家領導人」。

「蔡霞態度惡劣,」黨校的決定說,「對自己的錯誤言論毫無悔意,拒不認錯。」

蔡霞進行了還擊,她指責習近平破壞了中國和平民主化的前景,不計後果地搞壞與美國和其他大國的關係。

習近平「要承擔很大的責任」,蔡霞在週二的長時間採訪中說道,在講述自己從黨內人士變成叛教者的轉化過程時,數度哽咽。「但是一個人作惡能夠長期做,全黨一聲都不吭,一定是黨的體制和機制出了很大的問題。」

67歲的蔡霞以及其他幾位中國的異見人士,最近對習近平的政策進行了譴責,包括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應對,以及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

習近平的批評者包括上個月被拘留數日的法學教授許章潤,北京的清華大學已將他開除,還有曾經關係很硬的房地產開發商任志強,他上個月被開除黨籍。任志強還被指控涉嫌腐敗,正在接受刑事調查,這之前,他曾嘲笑習近平對新冠病毒危機的處理。

蔡霞為許章潤和任志強打抱不平,站出來為他們辯護。

任志強和蔡霞身上都有「紅色家族」的標籤,因此他們對中共的激烈批評尤其受到輿論關注。 /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許章潤教授被誣告「嫖妓」。

「他們以毀人聲譽、羞辱人格、剝奪工作權利、斷人生計來迫害許章潤,公開恫嚇中國體制內外的所有學界人士,」蔡霞在上個月發表在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網站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在中國,這種直言不諱的批評聲音少之又少,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加強了審查制度、加大了政治壓力。但國內有數量不小的心懷不滿的自由主義者,在靜靜地等待可能動搖習近平權力的危機的到來,中央黨校校報《學習時報》前副編審鄧聿文說。黨校是培訓將被提陞官員的地方,課程包括政治學說、黨史和其他科目。

「現在黨內改革派像蔡霞一樣絕望的,根據我的觀察,有相當一批人,」鄧聿文從美國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目前住在那裡。「但是他們把責任主要歸咎於習近平,在等待習的某種錯誤從而復活黨內改革力量。」

這可能是一個漫長的等待。就連因地方官員隱瞞早期感染病例,導致新冠病毒疫情暴發,似乎也沒有嚴重損害習近平的地位。

許多中國人說,與其他苦苦掙扎的國家相比,中國相對較好地控制了疫情,他們為此感到高興。許多中國人也支持政府在香港實施涉及範圍廣泛的國安法。

merlin_173092875_25116539
習近平今年5月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開幕式

「無論蔡霞怎麼定義言論自由,我認為,作為黨校的退休教授,她應當維護黨對這個國家的領導,不應當站到黨領導國家這一憲制規定的對立面,或者實際站到黨的領導的對立面,」北京的媒體主編、經常為中共發聲的胡錫進週二在網上評論道。「美國現在將攻擊的矛頭對準中共,她作為一名黨員,不應該客觀上站到攻擊者的一邊。」

在接受採訪時,蔡霞多次指出,從長遠來看,習近平的政策讓中國在國際上孤立,讓國內進行有序的經濟和政治轉型的希望破滅,從而把中國推向政治危機。

她說,她支持川普政府在貿易和其他問題上對中國政府採取強硬立場,儘管她對川普政府的某些做法存在顧慮。她堅持認為,中國為遏制新冠病毒傳播所採取的嚴厲措施,已變成了一場讓監控進入社會各個角落的努力。

習近平在2018年廢除了憲法中對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實際上為自己繼續掌權鋪平了道路。蔡霞說,她在那之後曾對黨校的一名官員說,這種做法會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

「我就說因為你們逼著西方國家要跟我們攤牌,」她回憶道。

P3II5HYJKVDJZAGIQ5IKBEXLZ4

蔡霞在中國東部一個堅信共產主義價值觀的家庭長大。有那麼十年,她曾是中央黨校最知名的學者之一。

在江澤民的領導下,中國於2001年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蔡霞曾支持江澤民讓更多的商人和專業人士入黨的做法。在那段時間裡以及後來,她經常出現在中國的新聞媒體上,指出中共可以成為穩步的政治和經濟自由化的工具。

蔡霞說,私下裡,她對黨越來越失望,因為黨的領導人不願意進行與經濟改革相匹配的政治改革。江澤民之後胡錦濤死氣沉沉的威權主義方式讓她灰心,胡之後2012年上台的習近平所採取的嚴厲做法讓她更加擔心。

蔡霞說,讓她對中共逐漸失去的信心徹底破滅的不是一個大危機,而是政府對雷洋之死的處理。雷洋是一名中國環保主義者,在2016年被警方拘留期間死亡。警方指控雷洋嫖娼,蔡霞和其他支持者說那是誹謗,目的是減輕公眾對雷洋之死的憤怒。

「雷洋那個事件讓我徹底的絕望了,」她說道,並停頓了一下以忍住眼淚。「手法惡劣到極端,超出我們所能想像的那種惡劣。」

蔡霞在美國的新家面臨著可怕的不確定性。黨校取消了她的養老金和其他退休待遇。她說,如果她回中國,有可能會被拘留。但她說,她為現在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感到開心。

「從內心來講,其實我早就想退黨了,」她說。「現在他們把我開出去,我很高興,因為我覺得我終於有了自由了。」

Efre0RwUEAAcJYz
蔡霞教授: 「因為我不當官,沒法被『貪污受』;因為我不經商,沒法被『假冒偽劣』;因為我不是企業家,沒法被『偷稅漏稅』;因為我不是男兒身,沒法『被嫖娼』。他們拿甚麼來套我入刑罪?!這次實在沒了藉口,他們的以言治罪只能裸奔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