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打擊俄羅斯生育率

【普竟失望了】

撰文:鄧海林

俄羅斯總統普京相信人多才是國強之本,多年來一直努力提高國內生育率。可惜一場病毒大流行,為人民帶來健康風險之餘,更打擊當地經濟,危機四伏之下,人們擱置生育計劃,令普京功虧一簣

5 年前,聖彼得堡夫婦 Olga Luchitskaya 及 Yaroslav Balagansky 結婚時,也想過要生兒育女,惜首次懷孕以流產告終。現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他們要重新考慮家庭計劃,Luchitskaya 說:「不幸的是,我們現在的財務狀況並不穩定。」

Luchitskaya 任職兒童英語及法語私人導師,收入並不高,而本為藝術家的 Balagansky,去年 11 月則辭去了印刷業務工作。之後武漢肺炎出現,家長開始減少孩子語言課程的支出,Luchitskaya 收入大減,而 Balagansky 在展覽上賣畫作的寄望,最終亦因疫情告吹。兩人財政狀況緊絀,生育計劃再度推遲。

同一時間,俄羅斯的出生率再度下降。雖然政府多年來鼓勵國民生育,然而,收入下降及公共服務質素變差,都窒礙俄羅斯人成為父母,加上武肺及油價下跌的雙重打擊,國內經濟衰退,令該國人口增長前景繼續惡化。「華爾街日報」引述官方數字,截至 2019 年,俄羅斯出生人口連續第 4 年下降,比 2016 年少逾 40 萬,每名婦女平均生育率為 1.5 胎,低於普京希望在 2024 年達到的 1.7 胎。

RC26XG9RSSB9-600x400
受疫情困擾,俄羅斯的出生率比以往更低。 路透社圖片

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度的出生人數減少近 20,000 人。社會分析及預測研究所(Institute of Social Analysis and Forecasting)高級研究員 Alla Makarentseva 說:「我們仍不知道病毒大流行會帶來甚麼影響。經濟恢復得有多快、更重要的是如何恢復勞動力市場等因素,對人們是否想有孩子有極大影響。」

Makarentseva 預計,將於今年稍後時間出現的第二波疫情,會改變女士對生孩子的看法。她說:「因為感染風險,以及難以獲得醫療救助等明顯原因,本來計劃生育的女士,在第二波大流行期間,不會希望懷孕。」

出生率銳減,對該國而言會是沉重打擊。蘇聯解體後,由中央計劃經濟轉向自由市場的艱難過渡期,曾令當地出生率急劇下降。後來在普京主政下,出生率才開始恢復。他將不斷減少的人口,形容為「當代俄羅斯最嚴重的問題」,推出抵押貸款補助及家庭津貼等措施,以鼓勵人們成為父母。

俄國人去年實際收入連續第 5 年下降,許多人負擔不起生育或養育多於 1 個孩子,再加上今年封鎖令及企業倒閉,情況將更為嚴重。當地還需要克服結構性問題:1990 年代動盪期間,出生人口減少,而那一代的嬰兒正正就是現在推遲生育的人。

病毒大流行前一個月,普京承諾採取更多鼓勵措施,包括稅務減免、增加福利支出,以及兒童開始接受教育首 4 年均享有免費午餐。他更擴展計劃,向生第二胎或以上的父母,一次過支付約 8,900 美元,亦為生下第一胎的父母提供 6,700 美元津貼。但在疫情之下,俄羅斯人似乎不為所動。

RC2A0H99YBCM
出生率下跌成俄羅斯一大憂慮。路透社圖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