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來龍,到此結穴

【大時代已經來臨】

撰文:陶傑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遜總統圖書館暨博物館發表講話,為美國未來幾十年對中國政策定下藍圖。

蓬佩奧此一講話,不僅是他個人事業生涯的最佳時刻(the finest hour),更是美國扭轉戰後外交方向和堅守憲法底線的重大宣言。1971 年,尼克遜決定派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秘訪中國,從此改變了世界結構。50 年後,在同樣的高度,蓬佩奧代表的不只是美國總統,更是美國政府與人民,對半世紀中國政策錯誤的深刻檢討,以及對未來捍衛西方文明的莊嚴承諾。

對於尼克遜,蓬佩奧雖然肯定其當日力主與中國交往、遏制蘇聯的勇氣;同時也突顯今日需要以尼克遜當日的勇氣,為美國帶來同樣歷史性的改變。

因此,尼克遜的對話政策,到底是功是過?這一點並不重要。當日他和他一代政治家,對於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只限於對蘇聯的經驗認識。半世紀以來,毛澤東之後的中國須在形貌上有重大改變;鄧小平之後的中國,在意識形態方面本質如一。沒有說出來的潛台詞:是美國的誤判,浪費了國家的時間,引起重大的損失;這是尼克遜之後歷任美國總統沒有提防、也未能預見的嚴酷現實。

Eric Bénier-Bürckel -41

蓬佩奧嚴正指出:在杜林普總統任內,作出的方向性改變,帶來的深遠影響,將會不下於半世紀前的尼克遜;比起尼克遜,今日的美國政府大力糾正錯誤,將美國和西方文明世界納回正軌。

因此,蓬佩奧強調,此一講話代表整個美國政府。總統杜林普當初競選,強調的對華貿易逆差問題,只是一時的經濟民生數字;但以後不一樣了,美國對中國的審視,早已超出了膚淺的貿易逆差,而是進入了五百年來歷史本質的深沉視野:

 

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說了意識形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說了間諜活動;司法部長巴爾講了經濟問題。我今日要說的,是中國對我國的經濟、自由、未來全世界民主事業的威脅。
Ambassador O’Brien spoke about ideology. FBI Director Wray talked about espionage. Attorney General Barr spoke about economics. And now my goal today is to put it all together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detail what the China threat means for our economy, for our liberty, and indeed for the future of free democracies around the world.

 

此一宣言,分量極重,隨時為蓬佩奧競選下屆總統鋪路,宣示自己將會繼承此一大事業,為捍衛西方自由文明而戰。

演講上接彭斯宣言,未來還會有同等份量的第三篇。三者將會合成為 21 世紀版「蓋茲堡宣言」,向共產主義發動最後進攻。

千里來龍,到此結穴,一個大時代即將來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此一重大的世界歷史大變局中,無意中成為一個渺小而可笑的角色。

shutterstock_254204632-928x52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