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社會首位民選元首 成功推動台灣民主化

【巨星殞落】

 

李登輝逝世 享年 98 歲。

台灣首任民選總統李登輝因引發性肺炎逝世,享耆壽 98 歲。李登輝最後一次露面是今年一月,總統蔡英文到其家祝壽,當時李登輝坐在輪椅。不過到 2 月,李登輝喝牛奶時嗆到,引發吸入性肺炎,緊急送院後一直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休養多月。台北榮民總醫院今天表示,已住院近半年的李登輝於晚上 7 時 24 分過世。

據台灣傳媒報道,李登輝入院後,經檢査發現有吸入性肺炎及心臓衰竭,後續合併兩側肺部肋膜積水及急性賢損傷。到月中即 17 日傍晚,李登輝坐輪椅於病房活動時,出現突發心因性休克,需要接受 CPR 急救後使用呼吸器。報道指,李登輝已屆高齡,本身又有多重慢性疾病,抵抗力弱,住院過程中反覆感染,產生敗血性注休克及多重器官衰竭,最終在今晚 7 時 24 分與世長辭。

李登輝是台灣民主化的主要推手,支持者稱他為「台灣之父」。他結束了台灣長達 43 年的「動員戡亂時期」,成功透過六度修憲,令台灣民主化;而他本人也透過選舉,成為華人社會首次真正民選的國家元首。他對台灣以至華人世界影響巨大,即便卸任後,其一舉一動仍受關注。

0033

 

農業經濟專家到政治家

李登輝 1923 年生於台灣,其時台灣仍屬大日本帝國殖民地。其父親李金龍為警察,家景小康,因此李登輝獲得不俗教育,於中學時名列前茅。

基於本身對農民苦況的感觸,以及受馬克思主義、中國史觀的影響,他對農業與馬克思經濟學感興趣,因此在大學主修農業經濟,曾就讀於當時的京都帝國大學(今京都大學)、國立臺灣大學。

「大學時期,我遍讀馬克思及恩格斯的著作,對馬克思的主要著作《資本論》也曾深加鑽研,反複讀過好幾遍。」— 李登輝,《臺灣的主張》

1944 年,李登輝被編入日本高砲部隊;惟未赴戰地,日本便已戰敗。翌年,李登輝返回台灣繼續學業。1947 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便是台大二年級學生。對於二二八,李登輝這樣寫﹕

「或許有人會問,當時我在哪裡?事實上,當時我也是被鎮壓的對象之一。…… 生為台灣人,既對台灣的未來充滿使命感,也對於學習農業政策懷抱著滿腔熱誠,正值年輕的我,怎麼可能在當時的情況下,還不問世事,閉門苦讀? 」— 李登輝,《台灣的主張》

1949 年,李登輝學士畢業,留校任講師。其後他與家族世交的曾文惠相親結婚(其後育有共一子兩女)。

1952 年,李登輝獲獎學金赴美到愛荷華州立大學 (Iowa State University) 繼續農業經濟研究。1953 年獲碩士學位,以農業專家身分工作。1965 年,李登輝再獲獎學金前往康乃爾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 進修,至 1968 年獲得博士學位。其學術成就出眾,論文「Intersectional Capital Flows in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aiwan, 1895-1960」更獲美國農學會全美傑出論文獎。之後,李登輝返回台灣,任職於國立台灣大學。

1971 年,李登輝以農業專家身分與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認識。蔣經國十分賞識李登輝,力勸他加入國民黨,其後李登輝答允。翌年,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院長,49 歲的李登輝以政務委員入閣,成為中華民國最年輕閣員。

1978 年,蔣經國任命李登輝為台北市市長。1981 年,李登輝獲任命為台灣省主席。1984 年,在蔣經國提名下,李登輝當選中華民國第七任副總統。1988 年,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任總統職位。

109816020_3313430995409164_2150684517296176121_o_dDqFI_1200x0

促進民主化政黨輪替

由此,李登輝以總統身分展開一連串台灣民主化的工作。

1990 年,台灣爆發「野百合學運」(又稱三月學運)。人數最多時曾有近 6,000 名台灣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是為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以來發生的首次大規模學生抗議行動。學生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四大訴求。

李登輝接納學生意見,召集朝野各黨派,開始討論憲政改革問題,並在 1991 年,廢止在台施行長達 43 年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開展第一次修憲,使各中央民意機關得以換屆改選。同年年末,中華民國自 1947 年以來一直延任、從未改選的「萬年國會」,即第一屆中華民國國民大會,全體代表退職,。12 月 21 日,台灣進行首次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即台灣、澎湖、金門、與馬祖)辦理國民大會代表的全面改選。1994 年,台灣實行歷來第一次一級行政區首長同時普選。1996 年 3 月 23 日,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舉行首次總統直接選舉,李登輝與連戰以 54.0% 得票率勝出,成為華人社會上首次真正民選的國家元首。

由於李登輝沒有引發流血衝突和革命顛覆,成功憑修憲及國會改革過渡到全面普選,有人稱此過程為「寧靜革命」,而李登輝也獲美國《時代雜誌》冠以「民主先生」的美譽。

2000 年,台灣舉行第二次總統直選,由於國民黨內訌,宋楚瑜脫黨參選與連戰相爭,民進黨的陳水扁漁人得利,獲 39% 票數。李登輝卸任,亦變相實現了他「任內和平轉移政權」的理想,台灣亦首次實現了政黨輪替。

不過,國民黨敗選令黨內出現要求李登輝辭去黨主席的聲音,而李登輝後來亦將國民黨黨主席一職交予連戰。2001 年,國民黨中央考核紀律委員會指李登輝「公開抨擊本黨,結合其他社團與政黨打擊本黨,其言行嚴重違反黨紀」,撤銷李登輝黨籍。至今仍有不少國民黨人士對李登輝評價負面。他們認為,李登輝任由民進黨坐大,導致台灣社會政治分裂。有人甚至揶喻他是「一個半」黨主席﹕「一個」民進黨主席加「半個」國民黨主席。

116371490_3313430818742515_1741361519089773239_o_Mi9Fb_1200x0

組台灣團結聯盟 晚年仍關心台灣社會

稍為回到李登輝被撤黨籍一年前。當時由於台灣爆發「核四停工」、「兩周八十四小時工時案」等爭議,政局動亂嚴重。李登輝遂透過一些政界人士籌組新政黨,即台灣團結聯盟(台聯),以助執政的民進黨穩定政局。聯盟成員包括部分國民黨本土派及一些偏綠人士,後被歸類為「泛綠」政黨,不過李登輝並無成為該黨黨員。儘管如此,他仍獲該聯盟奉為精神領袖。

近年,儘管李登輝年紀老邁,但他不時接受媒體專訪,關心台灣發展。2018 年他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台灣現在主要面臨兩個問題,即「國家經濟的困境」和「政治改革的停頓」。他又研究再生能源、半導體、物聯網等議題,希望為台灣政治經濟尋找更好出路。

他還說,他曾推動台灣六次修憲,是他一生的驕傲;而若台灣要再修憲,他會優先提倡把 20 歲選舉權拉低至 18 歲,「因為在台灣承擔起未來的果然非年輕的力量莫屬」

「我對台灣的事很關心,特別是台灣經濟,台灣經濟沒站起來不行。」— 李登輝,2015 年接受《財訊雙週刊》訪問

photo

任內爭議:帶來黑金政治、靖國神社祭兄

儘管許多人認為李登輝對台灣民主貢獻良多,然而坊間對他亦有批評。

其中一點指李登輝執政後期,由於改變了國民黨的權力結構,導致地方黑道政治勢力出現,甚至有嚴重的黑金政治風氣。所謂黑金政治,即政治人物利用暴力或賄選等威脅利誘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勢力,取得民意代表或政府官員位置,然後又在從政過程中,以貪污等方式回饋他的「支持者」。

評論認為,李登輝上任後開放黨禁,一些黑道人士開始參選各級地方首長及民意代表,使黑金政治迅速在當時政壇成形。這些黑道人士參選,很多時是為了獲得在任期間非經決議免受拘捕的特權。為這特權,他們不惜利用強大財力,造成台灣政治嚴重混亂。黑金政治導致一些民眾對國民黨失去信心,也令國民黨在 2000 年的總統選舉失勢。社會普遍認為李登輝需對 1990 年代以來的官商勾結負上責任,而李登輝也因此被冠上「黑金教父」之名。

另一對李登輝的批評是他與日本的關係。

李登輝早年接受日本教育,深受日本文化影響。就連在學校讀魯迅的《阿 Q 正傳》及《狂人日記》,讀的也是日文翻譯本。他有一個日本名字﹕岩里政男。那是因為他在學時,日本在台灣深化「皇民化運動」,要求台灣居民改姓名。李登輝並不迴避這段歷史。他曾說,自己在 22 歲,即日本二戰投降前,仍是日本籍。他有一年長兩歲的哥哥李登欽。當時他們二人都抱著「日本人」的身分,希望為祖國(日本)而戰。他的志願是加入陸軍、兄長則欲加入海軍。其後,李登輝存活下來,其兄則戰死。

「我們兄弟倆曾作為日本人去作戰,在馬尼拉陣亡的兄長被供奉祭祀於靖國神社,這是歷史事實。」— 李登輝,2015 年接受日本《VOICE》訪問

李登輝在 2007 年赴日探訪期間,曾到靖國神社拜祭亡兄,此舉被許多討厭日本的台灣民眾視為無法接受。加上 2002 年李登輝曾公開表示,釣魚台列嶼是日本固有領土,所有權應屬沖繩縣;關於南京大屠殺,更曾在日本右翼雜誌《SAPIO》撰文稱,「中國這個國家將南京大屠殺之類的胡説傳播到世界」,又於雜誌《VOICE》上,「臺灣慰安婦的問題已經了結了,這是很清楚的,現在才又炒冷飯實在毫無意義」,令許多民眾認為他向日本「獻媚」太過。

110199059_3313430895409174_7465079668021754590_o_r26dl_1200x0

對「台獨」立場的轉向

此外,李登輝對台獨的立場亦甚受爭議。

他早年曾多次表明要以三民主義實現統一中國,如 1988 年他曾說:

「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只有一個中國,我們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李登輝,1988

在 1995 年,他又說﹕

「四十多年來我們之所以奮鬥不懈,就是要爲將來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立下可供遵循的典範。」— 李登輝,1995 年中華民國國慶講話

不過,1999 年,他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卻明確地提出著名的「兩國論」。他指出,194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權成立後,從未統治過中華民國所轄的台、澎、金、馬。而台灣在 1991 年的修憲亦是將憲法的地域效力限縮在台灣。因此,該憲法建構出來的國家機關只代表台灣人民,國家權力統治的正當性也只來自中華民國人民授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無關。因此,1991 年修憲以來,「已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亂團體,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個中國』的內部關係」,是故有些人視李登輝為「台獨教父」。

然而李登輝明確地否認自己是「台獨教父」。他在 2007 年接受台灣《壹週刊》專訪時就表示,自己從來沒主張過台獨。他說台獨是假議題,因為台灣早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欠的只是國家正常化,如正名、加入聯合國等。同年,他接受 TVBS 專訪時,更指追求台獨是退步而且危險的做法,因為這等於否定台灣本身已是國家,傷害台灣的主體性。

「高唱『獨立』而在國際社會引起摩擦是不必要的。我自己本身也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 李登輝,2015 年接受日本《VOICE》訪問

116706545_3313430688742528_4954638437621098189_o_JJcGA_1200x0

與共產黨關係

由於深受馬克思主義影響,李登輝曾於 1946 年加入共產黨,其後因黨內人事原因退黨、後又重新入黨,直至 1948 年方正式退黨。這段歷史令他後來加入國民黨後,仍被懷疑與共產黨有牽連,並因此受監視。事後,李登輝談論自己加入共產黨時,道出這句廣為人識的名言﹕

「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夢想;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叫不實際。」

好些人對李登輝的中國問題立場抱有疑問。美國學者卡根 (Richard C. Kagan) 曾於 2007 年發表「台灣政治家:李登輝與亞洲民主 (Taiwan’s Statesman: Lee Teng-hui and Democracy in Asia)」一書。卡根認為,李登輝從未認同一個中國的概念。李登輝對中國文化也沒多大好感,這從李登輝家中從未見過中國藝術品可以得知。

李登輝多次批評中共的武力統一言論。。他表示,大陸不願放棄動武,造成兩岸緊張,亦令區域安全受到威脅。特別是 2005 年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即是透過將兩岸關係定位為中國內政,以此確認侵略台灣的正當性。

「解放軍一直都是台灣的外敵。」— 李登輝,2018 年接受《紐約時報》訪問

他又曾警告,中國崛起後,在馬英九政府時代開始,積極實施對台灣優惠政策,然而這些政策其實暗藏政治企圖。一旦台灣開始依靠這些政策,其下場便是體制弱化,失去長期經濟競爭力,甚至淪為中國經濟殖民地。

至於中共向台灣推行「一國兩制」的手段,他明言一國兩制「對台灣並無絲毫的吸引力」。「主要原因是『一國兩制』互相矛盾,違反民主的基本原則,又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

 

116247620_3313430732075857_3134849361070656931_o_conej_1200x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