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活動全面停頓,偵探社反而生意興隆

【問題浮現】

撰文:ANN WONG

雖然日本未因武漢肺炎頒佈封國令,但當政府一聲令下呼籲民眾「自肅」,在強大的自我約束底下,大部分人避免外出,各行各業幾乎悉數停頓。但沒想到,必須「跑外勤」的私家偵探依舊生意興隆。為何全民 Stay Home 期間,需求反而有增無減?再者,當街頭人影稀疏,人人戴著口罩遮臉,偵探們要如何鎖定目標人物,進行跟蹤及偷拍?

日本偵探業界龍頭、原一偵探事務所的資深調查員菊地正志表示:「工作量跟過往沒大分別。接受諮詢的同事改為遙距工作,文件也可網上處理。即使受疫情影響,商業方面的調查委托減少,尋人委托倒有增加。」他解釋:「過去每當黃金週長假結束,尋找離家子女的委托都會變多,今年反而是較多成人失蹤。當為資金周轉不靈所苦,就會多了失蹤者。」

42d48e03574045c99a43571e1f651248

菊地指這種特殊情況,與緊急事態宣言有關。「飲食店等行業迫不得已停運,可以想像很多經營者會遭遇險境。」談及今後涉及人命的調查將會增加,他的表情凝重起來:「最近在公園為露宿者提供膳食的慈善廚房減少了,我們接獲的委托盡是找出那些為食所困、在公園流連的人。當失蹤者增加時,自殺者亦會增加,所以我們準備派出尋人團隊,展開全國性的調查。」

不過,同一事務所的岡田健太承認,街上少人遮掩,跟蹤要更小心。「形跡可疑的話會令對方留下印象,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對上視線,並盡量保持自然。譬如坐電車,你不會逐一留意身旁的乘客吧?就像普通那樣,對方看到自己也別理會。」但如今車廂及鬧市都很清靜,怎樣做都會引人注目。「唯有採用無線電,多名同事交替,分開左右前後來跟蹤,並多用機器和車輛埋伏。」

有時候,他們也會預備扮作水喉工程的車輛,或是薄餅速遞員的制服、紙盒及電單車,方便混入住宅區。岡田笑言:「匆匆一看,你會以為那是真正的薄餅速遞員。同時,在薄餅盒以及車輛寫有電話號碼的地方,我們都發揮了創意,藏了鏡頭用來拍攝證據。最近(緊急狀態宣言期間),使用外送餐飲服務的人有所增加,我們亦準備了 Uber Eats 的變裝。」

專業如岡田,即使人人戴著口罩,也能認出目標。「武肺約在 2 月於日本真正流行起來,當時本就多人因為流感和花粉症而戴口罩,所以也沒覺多難。」他解釋:「先看耳朵的輪廓,頭髮的分界、眼睛和眉毛的形狀以及步姿,也是判斷的準則。」痣和疤痕的位置、兩眼之間的距離,甚至是手機殼的顏色、香煙的牌子,全都是線索。「唯一麻煩的是,很難拍到目標人物的樣貌。」

在涉及外遇的個案,這是至為重要的一環。岡田舉例:「譬如委托調查的太太,無論如何都想得到丈夫出軌對象的大頭照。如今卻很難辦到。」而據菊地透露,在疫症期間,這種委托未見減少。「避免外出也好,不倫這件事仍無法避免。很多小城鎮的愛情酒店,甚至比平時更旺。不過,60 歲以上的長者較怕感染(武肺),傾向減少見面的次數,增加了調查難度。」

images作為外遇調查能手,Ritz 橫濱偵探社的山村佳子亦指:「對於心想遲早要分開的夫婦或情侶來說,留家共處的時間大增,更深化彼此之間的鴻溝,因此想加快離婚的個案正在急增。想是累積壓力後,便向不倫對象傾注愛情作為發洩。」而在呼籲遙距工作的時代,「虛構的上班日」成為外遇的掩飾。「突然說要出門工作、公幹會惹人懷疑。另有自僱人士因疫情而沒工作,卻裝作如常出門。」

 

菊地直言,很多人都是和同事搞外遇。「例如利用商務酒店供遙距工作用的日歸套餐,兩個人假裝於兩間房工作,其實是在同一間房幽會。我們會在二人進房一刻拍照作為證據。」山村更指,最近多了以即時通訊的『幽會』。「彼此雖難碰面,但怎樣也想看見對方,所以這些人會在書房或車內,用上 Zoom 等網上會議的 app,但也因此容易令人發現。」

以 Line 為例,有些人在家中遙距工作時,以此與外遇對象偷偷聯繫,但因從手機版改為用網頁版,而被配偶看到對話畫面。山村相信:「他們雖在這非常時期被揭發偷情,但想到『人生不知何時就會終結,不如以本能來活』,因而順從一己慾望行動…… 當社會形勢改變,平日潛伏的問題開始浮現,包括夫婦、人際之間的關係,而武肺疫情亦有這種特徵。」

eUgR-hqqzpku910749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