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患意識 ── 讓越南成為國際防疫的典範

防萌杜漸】

撰寫:海倫

在防疫方面,國際學者給越南的嘉許:

哈佛大學越南河內健康促進合作組織的托德·波拉克(Todd Pollack)博士說:
「當您要處理這類未知的潛在危險病原體時,最好的反應就是「過度」 (over reacting)。」
越南意識到自己的醫療系統很快就會因病毒的輕度傳播而變得不堪重負,於是反而選擇了大規模的預防措施。
越南政府在1月初之前,沒有任何確診病例之前,就開始採取「嚴厲行動」,為這一神秘的新肺炎做準備,當時,該肺炎在武漢已經造成2人死亡。
1月23日確認第一例病毒病例時(一名男子從武漢出發到胡志明市探望其兒子),越南的應急計劃正在採取行動。

VIETNAM-HEALTH-VIRUS

牛津大學臨床研究組(OUCRU)主任Guy Thwaites教授說:
「她非常非常迅速地採取了當時看來非常極端的方式,但後來被證明是非常明智的。」
越南頒布了其他國家繼續採取措施的措施,包括旅行限制,密切監視並最終關閉與中國的邊境,以及增加對邊境和其他脆弱地區的健康檢查。
學校在一月底因農曆新年假期關閉,並一直關閉到5月中旬。 正在進行大量的勞動密集型聯繫人跟踪操作。
Thwaites教授說:「越南過去曾處理過許多疫情,」從2003年的非典(Sars)到2010年的禽流感,以及大規模的麻疹和登革熱疫情。

download (2)

越南經驗

越南儘管與疫情爆發國中國毗鄰,也沒有多餘預算抗疫,歸功於政府及時總動員防疫,人民配合嚴格的防疫措施。

歐美先進富裕國家的新冠疫情嚴重,確診和死亡人數在全球名列前茅,反觀鄰近疫情爆發源頭中國的越南,在政府財政與公衛系統貧乏下,感染數出奇地低而且零死亡,歸功於越南政府及早展開防疫總動員,並鐵腕採取嚴格隔離政策。

早在1月底農曆新年期間,越南政府就宣示要向新冠病毒「宣戰」,當時疫情還侷限中國。越南總理阮春福於執政越共會議上聲稱:「打擊疫情形同抗敵」,這還在新冠病毒傳進越南之前。

越南沒有能力展開韓國式的防疫,韓國自疫情爆發後大規模普篩,迄今檢疫數量至少35萬。然而,越南醫療體系承載量很有限,胡志明市市長阮成峰坦承,就連這座越南最大城醫院的加護病房床位都只有900張,一旦疫情大爆發,絕對壓垮胡志明市的醫療體系。

為有效抗疫,越南祭出嚴格的隔離政策,鉅細靡遺地追蹤所有接觸過病毒的人。例如2月12日,越南下令首都河內附近的1萬人的小鎮隔離三周,此時越南的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僅十例。

而且不像西方國家僅追蹤感染者及他們的直接接觸者,越南當局連感染者的第二、三級甚至第四級接觸者都不放過,施以嚴格的行動與接觸限制。

越南很早就規定,從高風險區入境的旅客皆須接受14天隔離。自2月初起,越南各級學校和大學就停課。

動員軍方、公共監視系統

越南防堵疫情擴散,靠的不是醫療與科技,而是軍方力量及國家安全機構布建的公共監視系統。在各村莊和鄰里的街道路口,皆可見安全人員站崗,軍方也部署人力物資投入抗疫。

越南還有一招就是呼喊戰爭口號,號召全民對抗武漢肺炎病毒,總理阮春福說:「每家企業、每位公民、每個住宅區,都必須成為防疫的堡壘。」這些激昂口號成功打動越南人民,他們對自己能忍受艱辛困苦,在此危機中團結一致感到自豪。

國營媒體大舉宣導防疫

國營媒體也大舉展開防疫宣導攻勢,衛生部甚至贊助一支由越南人氣歌手發表的洗手歌,上傳到YouTube後引發網友瘋傳。

然而在當局雷厲風行抗疫下,越南武漢肺炎確診者遭到社區排斥與社群媒體的「霸凌」例子時有所聞。一名遊歐的越南女性返回河內後確診,由於她從境外返國之時,正巧16名感染者康復,她被貼上帶病毒回國的標籤,遭社群媒體群起攻之。一旦得病就會受到排斥,越南民眾在如此巨大的社會壓力下,多半會乖乖屈服政府的防疫規定。從社群媒體充斥的氛圍及輿論走向可見,絕大多數越南人都認同官方的防疫手段。

khau-trang-hoa
口罩成了越南的時尚設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