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個隨時向你道歉的島嶼

【約定成俗】

阮蕾

 

在台灣說「不好意思」足以讓你了解各種禮節。

紐約布魯克林城市大學漢語教授張嘉如(Chia-ju Chang)說:「台灣人將『不好意思』掛在嘴邊。 因為台灣人說話很有禮貌,所以當我們打斷別人或尋求幫助時,都會說『不好意思』。我們甚至可以用『不好意思』來開啟對話。

台灣人說「不好意思」語速很快,聽起來四個字的發音幾乎是連在一起的。國立台灣大學中文系教師楊歐與說過,與德語的「對不起」(Entschuldigung)或英語的「抱歉」(excuse me)概念相比,「不好意思」挺難翻譯的。西方的「對不起」概念無法表達所有的社會美德,而「不好意思」包含的是更廣泛的社會禮節。「不好意思」也可以是一種情緒、一種感覺、一項行為凖則,或者是台灣文化的整體思想基礎。

_104459875_mediaitem104459249
台灣的「道歉文化」跟幾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以及儒家的道德教化有關

在台北搭捷運,當乘客們小心翼翼地從別人身旁抽身而過,可以聽到此起彼落的「不好意思」;走進教室,能聽見學生提問時,以「不好意思」開頭,帶著一絲歉疚和感激之情;打開一封電子郵件,即使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不好意思」也經常出現在第一句,代表「打擾您了」等含義;而如果收到親戚的禮物,正確的回答不是「謝謝」,而是「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

對於不知情的人來說,台灣似乎是全世界最癡迷於道歉的國家,但其實「不好意思」文化代表了台灣人的謙虛和害羞。張嘉如教授說:「台灣人將『不好意思』掛在嘴邊。 因為台灣人言辭上很有禮貌。我們甚至可以用『不好意思』來開始和別人的對話。」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榮休社會語言學教授李勤岸(Khin-huann Li)說,正如你今天所看到和聽到的,台灣的道歉文化跟幾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以及儒家的道德教化有很大關係。雖然不知道「不好意思」的確切起源,但李教授和其他語言學家認為,它主要是數千年儒家和諧思想的產物。儒家和諧思想的中心是維持群體關係而不是個人關係。他們認為,不惜一切代價保持社會凝聚力仍然是台灣社會道德的基石;在台灣,家族和社會的利益必須放在個人利益之上。

_104459251_mediaitem104459250
「不好意思」文化揭示了台灣謙虛和害羞的一面

此外,台灣的「不好意思」文化,也部分深受日本的sumimasen(譯作「對不起」)道歉文化的影響,兩者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

李教授說:「總而言之,說『不好意思』的習慣經常可阻止矛盾的進一步升級。」

他解釋說:「傳統的台灣文化更加細膩,更為他人著想,努力與他人保持禮貌的關係。」

不好意思」文化揭示了台灣謙虛和害羞的一面

「不好意思」廣泛使用,一方面營造了順從和重禮儀的文化氛圍,另一方面也體現了台灣人無與倫比的禮節。對來台灣旅遊的人來說,這就解釋了為什麼用中文說對不起很容易將你帶入語義複雜的後續交談。李教授說:「如果有疑問,比較安全的做法是說一句『不好意思』;不過很有可能對方也會跟你說『不好意思』。這是台灣本土不言而喻的規則。」

李教授還認為,這種文化的文化是台灣獨有的,並不存在於其它華語地區;雖然在台灣的街道上能聽到此起彼伏的「不好意思」,但在中國大陸或者馬來西亞,由於不像台灣那樣推崇禮貌修辭,就不常聽到類似的「不好意思」。

_104459881_mediaitem104459245
在台灣說「不好意思」足以讓你了解各種禮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