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中找回愛情故事

【情人節詠】

整理:海倫

「我 ── 就像戀進朦朧隱晦之物,暗地裡潛伏在你的陰影和靈魂之間,游走 ── 愛你。」(智利詩人巴勃羅 · 聶魯達Pablo Neruda)

 

I. 私語

在最後一次冰河期結束時,有人從伯利恆附近的一個山洞中撿起了一塊鵝卵石。這塊鵝卵石必定曾順著水流翻滾而下,沿途經歷了與其他石頭的碰撞摩擦,這一過程被地質學家十分詩意地稱為「男女的私語」。

那是在大約一萬年前,由一雙人類的手將這塊歷經沖刷的美麗圓卵石,雕磨成的一對「緊緊擁抱著的戀人」 ── 就成為大英博物館中最動人的藏品 ── 是已知最早的人類表現性愛的雕像。

最早為人所知的愛慾刻畫 ── 這具石器時代戀人相擁的小雕像

初看之下,這塊已有一萬一千年歲月的「男女的私語」石雕,只是將男歡女愛的激情化身為冰冷石頭,竟讓人不禁為之感動。這塊遠古雕塑為貝都因人在巴勒斯坦伯利恆附近的朱迪亞沙漠,安薩哈利山洞發現,1933年被確認為史前時代的藝術品。

石雕像高11公分 (4.3英寸)的身心形是一對原始的史前情侶,兩人的肉體融為一體,如同是在禮讚中令人達致忘我境界的愛之本性。當這兩具胴體纏綿相擁已結晶成某種基本的物質,一塊無法還原的礦石之時,你甚至無法分辨出兩人是男還是女。只要稍稍傾前一點細看,你很快就會察覺到這具描寫愛情的藝術作品,很有張力的描述,這對情人已經進入一個神秘的情感衝突而達到臻至完美的那一刻。

石雕像造型變換的設計,無疑賦予該作品強大的意義,為其往後一萬一千年的人類愛情與肉慾交集所表達的模式,定下了基調。

 

II.《吻》的陶醉

100R_086-0
古斯塔夫·克里姆 (Gustav Klimt)作品《吻》(The Kiss, 1907-8)的華麗擁吻

愛侶熱情的擁吻,讓藝術創作充滿了激情

看《吻》畫,恐怕觀眾首先就會被那些燦爛奪目的金色裝飾弄得眩暈了,但很快,大家都將視線集中在畫面的主體 ── 情侶的《吻》。一對相擁的戀人,置身於開滿鮮花的草地上。當你仔細看,發覺他們置身的地方並不安全,已經位於草地的邊崖。但是,燦爛的金色將他們籠罩在一片祥和的光芒裡,他兩如同處於與世隔絕的聖地,只顧陶醉在愛情的甜蜜。

畫中的男子,頭上帶著象徵常青的橄欖枝,他身上的圖案由陽剛氣的黑、白方格構成,女子嬌柔地呈上她的臉和整個身心,流動的線條和絢麗的圓形斑紋正好與她的美貌、浪漫相稱。

望著這對情侶,也能讓人陶醉其中。出神入化的色彩與圖案消除了一切邪念,將我們從習慣或道德的重壓中解放出來,只喚起心底流淌的情感和超越個體的生命意識。

藝術的歷史總是充滿了激情。倫勃朗17世紀傳達含蓄溫柔之愛的作品《猶太新娘》(1665-9)和奧古斯特 • 羅丹激情相擁的雕塑作品《吻》(The Kiss,1901-4) ,儘管因其捕捉到的強烈情感而備受推崇,但今天引起的爭議遠比作品問世時更為激烈。

猶太新娘
倫勃朗17世紀傳達含蓄溫柔之愛的作品《猶太新娘》(1665-9)

在定義一齣戲劇和一件藝術品的意義的過程中,我們主觀視角發揮的作用。在西方藝術中最受推崇的畫作之一《猶太新娘》(The Jewish Bride)上再次顯示。倫勃朗這幅作品以淒美含蓄之筆觸將一對夫妻凍結在一個旖旎繾綣的時刻中。該畫問世已兩百年,廣為人知的畫名似乎與此畫關聯不大,還導致人們對作品要傳達的真實含義頗有些困惑。

很有可能,倫勃朗這幅畫的題材來自聖經《創世紀》,畫的是舊約中的一對夫婦以撒和利百加,這對夫婦當時在迦南國王亞比米勒的王國尋求庇護。以撒認為覬覦其妻子美色的非利斯人會殺害他,於是他以利百加的兄長自居。倫勃朗的作品捕捉到了這樣的時刻:這對夫婦情到濃時難自禁,因而不經意間暴露了他們的夫妻關係。

1000
奧古斯特 • 羅丹激情相擁的雕塑作品《吻》(The Kiss,1901-4)

 

 

III. 情不自禁

意想不到、視而不語的場景也激發了法國畫家安托萬 · 華托(Antoine Watteau)喜劇畫《驚喜》(La Surprise, 1718年)中的嬉戲激情。在這幅作品中,他慢慢地將視野焦點從左邊一對盡情嬉戲調情的男女(兩人的身體部分在畫面之外,轉移到坐在他們旁邊更中心位置的彈吉他的琴手中間。
孤獨的琴手是法國洛可可風格繪畫中的一個固定角色 (註),他是一個愛惡作劇的人物,在這幅畫中他好像是在調整琴弦,希望能發出完美刺耳音符,以打破這對戀人之間的愛情魔咒,並給自己追求女孩的機會。

這個淘氣的音樂家五指撥弄出的琴聲如此刺耳,甚至他腳邊的小狗的整個身體也翹起來,既抗議情侶的公開嬉戲調情,也抗議刺耳的背景音樂。這幅幽默作品的主題不是大談愛的幸福,而是顯示這個幸福對局外人來說有多麼的騷擾。

(註) 洛可可風格 起源於18世紀的法國,最初是為了反對宮廷的繁文縟節藝術而興起的。洛可可Rococo這個字是從法文Rocaille和coquilles合併而來。

CTTzR
《驚喜》(La Surprise, 1718年)

 

IV. 隱喻殉情

《愛在風雪中漫步》( Lovers Walking in the Snow,又名《烏鴉和白鷺》)

「浪漫而憂傷… 甚至暗示可能會步向殉情之路。」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形容鈴木春信(日語:鈴木 春信/すずき はるのぶ Suzuki Harunobu,1724年-1770年),是日本江戶時代中期的浮世繪畫家。

不難看出,一層惡意的玩笑注入18世紀日本浮世繪畫家鈴木春信創作於18世紀60年代的版畫《愛在風雪中漫步》中的浪漫氛圍。這幅版畫是浮世繪風格的代表之作,記錄了日益富裕的日本商人階層的嗜好,畫中一對擺著姿態的情侶漫無目的地在雪中閒逛。版畫展示這對情侶優雅黑白長袍裹身,沉浸在自我之中,初看之下,是在渲染愛情的私密和曖昧。

再仔細一看,對周遭世界渾然不覺的這對男女,頭頂寒冬冰雪削成的鋸齒狀的樹枝,如同暗示他們的命運被操控在冰雪的鋸齒中。

Lovers Walking in the Snow
《愛在風雪中漫步》

 

V. 愛的爭議

鈴木春信的木刻版畫《愛在風雪中漫步》隱藏那些不祥的「冰柱」惡兆,在一個世紀後,亦出現在西蒙 · 所羅門(Simeon Solomon)的拉斐爾前派作品《莎孚與埃琳娜在米蒂裏尼的花園》(Sappho and Erinna in a Garden at Mytilene, 1864年)。

在這幅水彩畫中,兩位古希臘女詩人在希臘萊斯博斯島的一個花園中擁抱,周遭是她們詩歌才華的象徵:蘸水筆、墨水、紙張和向右傾斜的豎琴。然而,兩位同性愛的女人,在那雙愛情鳥的前面愛撫,吸引了我們的目光,當我們轉目看到,一隻不祥的黑鳥在愛情鳥旁邊呱呱聒噪,驚破了夢幻般的浪漫,那正正是在提醒我們,畫家西蒙‧所羅門身處的時代對同性戀感情毫不寬容。

Sappho and Erinna in a Garden at Mytilene 1864 by Simeon Solomon 1840-1905
西蒙 ‧ 所羅門於1864年的作品《莎孚與埃琳娜在米蒂裏尼的花園》,描繪兩位古希臘女詩人相互擁抱。

 

VI. 刀鋒下的愛

即使是看似最異想天開的愛情描寫,也總是隱藏著一種能刺痛甜蜜之傷感的尖銳鋒芒。

1915年馬克 · 夏加爾(Marc Chagall)的作品《生日》(Birthday),這幅畫是對家庭幸福的美好見證,畫中想像了夏加爾和即將成為他妻子的貝拉,在臥室裏快樂地漂浮著。但兩人彎曲著身子接吻時,貝拉無法盡情投入,不能對世界閉上眼睛,警醒我們,這個幸福的空間裏有一種揮之不去的不安。

畢竟,這幅畫誕生於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前一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使這對夫婦在俄國陷入了困境,夏加爾無法把愛人貝拉帶回他已功成名就的巴黎。世界正處於危險的邊緣,而畫中,他們身邊的餐具櫃上有一把刀,伸手可及,給人一種威脅和神秘的感覺。兩人中會有一人拿刀插向另一人嗎?或者是會砍向我們?疑雲由此而起。愛情是可愛的,但要小心背後有刀。

Marc Chagall Birthday
1915年馬克 · 夏加爾(Marc Chagall)的作品《生日》(Birthday)

 

VII. 靈慾傳承 ── 印度性廟

人類肉體慾望和心靈追求間的衝突這一主題,在印度教神廟一對對相互纏綿之男女(mithunas)的雕塑中得以傳承。其中一件是印度東北部奧里薩邦(Orissa) 一座13世紀神廟的雕塑,長期以來一直視為象徵著人類生理與精神需求的交織。

這件雕塑描繪一男一女在要接吻之時魂落於對方濃情蜜意的凝視中。然而,對作品超出常規的解讀,來自於神廟參拜者的觀看角度。按照參拜習俗,朝拜者會逆時針繞廟而行,因此會在不同的位置觀看浮雕,繞廟一周的觀看結果也讓這對愛侶的浪漫相擁變得栩栩如生。

SONY DSC
印度性廟象征人類心靈與神聖的統一

【情人節詠】「邂逅千年愛史 ── 印度性廟」將於2月16日刊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