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事生非」的醫者

【仁心仁風】

文:海川

由於香港政府不肯效法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封關措施,任由大陸中国人進入,散播病菌感染香港人。香港醫護人員於是決定罷工來抗議,並要求政府趕緊實行封關。然而,政府借咗聾耳陳對耳,而支持政府的人卻助紂為虐的站在道德的高地,責難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要他們勿忘助人的初心。也許是苦口婆心,卻似乎有點多此一舉。因為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與留守崗位的同樣保持初心,甚至捉得更緊。畢竟這次罷工既無私利,還要賭上前途。可以選擇的話,誰願跑出來「惹事生非」?

說到放棄行醫而跑去「惹事生非」的人,中國倒有兩個很有名的:一位叫周樹人 ── 魯迅;一位叫孫文 ── 中華民國國父。

魯迅先生棄醫從文,因為他發現醫治國民的身體,遠不及醫治國民那麻木不仁的扭曲心靈來得重要。他以文字揭示社會的黑暗面、暴露民族的劣根性,以中国今天的尺度,算是幹了不少「傷害人民感情」的事。

孫中山先生雖以第一名畢業於香港大學西醫書院,卻在行醫的掩護下發展革命事業。他不只勾結外國勢力,還學人搞軍火、做暴徒,用「極端手段」把執政政府推翻。

試想,如果者兩位偉大的「滋事分子」活於太平盛世,倒可能真的會安安分分,一輩子做個懸壺濟世的仁醫。但偏偏他們的世代碰上腐敗的政府和扭曲的社會,驅使他們拋開醫者的光環,走上「惹事生非」之路。

醫護的職責是救急扶危,有崇高的道德地位。但人的道德價值和行事的意義,又是否可以單用一個專業守則來局限?當然,兩位偉人放棄行醫而轉投文化與革命事業,和今天醫護罷工對病人的直接影響有很大的不同。但其背景與初心卻如出一轍 ── 當助人的初心遇上扭曲的制度,唯有尋求醫療以外的方式來保護人民。與其勸他們勿忘初心,還不如與他們一起挑戰那反智和扭曲的制度。

其實,發起罷工的工會指出,如果出現社區爆發會考慮擱置罷工,充分反映他們保護香港人的初心。他們願意賭上前途為我們的福祉罷工,又願意在需要時回來照顧我們。有這樣一群「惹事生非」的醫護人員,也許是香港人幾生修到的福氣。

_110766657_gettyimages-1198384290-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