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威信受到上任來最大的打擊

【中南海浮沉】

撰文:林和立

北京高層把對抗武漢肺炎定性為「關乎中共政權穩定、關乎國家維穩大局」,並牽涉到全黨全國全軍總動員的世紀戰役。可否打贏新型冠狀病毒對習近平能否繼續當中共「終身核心」有決定性的影響,能否盡快戰勝疫情亦是習總2012年執政以來最棘手的困局。

很明顯,習總雖然還掌握軍隊、武警、警察等專政力量,但他的威信與個人影響力受到嚴峻打擊。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大贊中共處理疫情,說甚麼北京「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云云。但國際輿論大肆批評習總應付武漢肺炎的左支右絀。首先,習總沒有吸收2003年SARS的教訓,武漢頭一批病例在去年12月初爆發,但地方與中央同時隱瞞真相。習總等到1月20日才定下打贏新型肺炎的軍令狀,而且到今天全國漏報、虛報和誤報數字與受災程度依然沒有停頓。

 

讓李克強及地方政府背鍋

習近平在去年10月四中全會中承諾要「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束手無策。他不但沒有推行第五個、即國家治理與行政的現代化,還沿用中共的老套:把疫情的主要責任推給地方,官方控制的輿論與互聯網或明或暗地慫恿民眾攻擊武漢與湖北各層地方政權;地方諸侯成為群眾發洩不滿的對象。另一方面習總重拾老毛「群眾鬥群眾」的陽謀,沒有防止還未受感染的地區歧視、抵制甚至打擊湖北與其他嚴重疫區的人民的不人道「土法」。習總亦乘機打壓「新黑五類」如地下基督教團體的活動。

p2198972a510626796-ss

但「終身核心」對防疫究竟做了甚麼大貢獻?在與世界衞生組織高層見面時,習自詡是打武漢肺炎硬仗的最高負責人,並「對加強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習在1月25日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但組長是他的政敵總理李克強。習總的如意算盤是疫情假如有起色的話他領功,情況惡化的話李克強要負責!的確,習總在利用打肺炎來強化自己至高無上的地位。他在2月3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敦促全國上下要服從黨中央,即習核心的「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統一調度」。他又重提「四個意識」與「兩個維護」,簡單來說是要全國增強「與核心看齊」意識,並維護核心的權威。

在1月29日的高層會議上,習總更強調只有他一人可操控全國武裝力量。他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向解放軍與武警發指示,即「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要求全軍「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其實軍隊的醫療科研能力在2015年底到2016年初三軍大整頓時已大幅下滑,習總主要要求軍隊與武警「防止民變」與穩住政權,在春節前已調動大批武警到武漢執行封城,他亦撥了龐大警力保住北京的安穩。

有數得計,習近平吹噓他的政績包括高於6%的平穩經濟增長,加快台灣統一與穩住香港特區人民的「愛國心」。外政方面,習總不惜大撒金錢搞一帶一路式的硬與軟實力投放,締造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命運共同體」。但武漢病毒與其全球傳播對大陸經濟會構成極大的不良影響,今年經濟增長不要說保六,連保五甚至保四亦成問題。1月台灣選舉與香港的反送中爭民主運動已反映台灣人與港人對北京的不滿,這次世紀瘟疫令台、港人對中共的人治與維穩等極權舉措更加反感!至於在國際層面,武漢冠狀病毒已影響了十多個國家與地區人民的安康與財產,中共的全球軟實力備受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打擊。當然,經濟疲弱、部份先進國家停止和中國的大公司與頂尖學者合作亦會影響大陸的硬實力。表面神勇的習近平在黨政軍與人民心中的威信已下跌到谷底!

quxsdvl76hlnznus0oulfntx043u3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