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大災難

【野人鄰居】

撰文:蔣芸

一次突如其來的疫情;搞得疫區方圓幾百里境內境外都不得安寧,死亡數字至今成謎,傳說滿天飛,有真有假,有隱瞞冇誇張,連瘟疫究竟因何而起都弄不清楚,比起十七年前的SARS更轟烈更難搞也更死得人多,災難爆發不久還傳出最高領導一習一李居然不同調;本來早該嚴肅認真據實報導的事,直到一月二十日還是由中國內行抗SARS英雄鍾南山赴武漢考查之後僅一天已知大事不妙,才由地下浮上表面;有人希望別往上拉高、有人希望靜靜的低調處理,只是紙包不住火,人命關天夜雨難瞞才演變成至今一發不能收的局面。

其間有太多的損害是不可估計的,這個最先進又是最落後的城市爆發出疫情,三角地帶周圍的鄭州、重慶、上海、昆山,必定最先波及,再延伸下去竟與曾經傳出麻瘋愛滋的城市並駕齊驅,勢成為生熟人勿近的高危地帶。

為什麼說最先進又最落後?眾所周知,是最先進的科技中心軍事重鎮,但當地大多數百姓仍不改蠻荒地區的劣根性,由來已久的野味成行成市,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毒性重的,連駱駝、孔雀、竹鼠、狐狸都能生吞活剝,現宰現吃下肚而面不改容;野蠻民族終於自食惡果,害人害己,是為天道好還之一例,如此慘情深究起來仍是始自人禍。

連帶下來發生的一連串骨牌效應猶其餘事,就內需產業而言去年大收十四億五仟萬的影業票房,今年連兩百萬都收不到,旅遊熱點如長城故宮、迪士尼等最火的地區在封關鎖國之下已淪為死城,這鼠年重量級的第一擊比起無名海嘯地震等災難不知厲害多少倍。

Mourners gather to pay their final respects as Dr Joanna Tse Yuen-man's coffin is carried to her grave in Gallant Garden, Wo Hop Shek. Dr Tse died on 13 May after volunteering to work with SARS patients.  22 May 2003
香港2003年非典疫情造成八名醫護人員死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