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沙士肆虐:何以中国隱瞞疫情?

家醜不外傳】

撰文:HUGO SZE

 

就在除夕,中国武漢傳出 27 宗肺炎疫情。此外,武漢市公安局在元旦日指:有 8 人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散佈、轉發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已被公安機關傳喚處理。所謂「謠言」如何,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尚未可知。但若回顧 2003 年沙士事件,要待官方公佈「真實」情況也許太遲。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延中教授,曾在 2004 年於美國國家學院出版社(National Academies Press)期刊上刊文分析,中国地方及中央政府面對沙士擴散初期及爆發階段,何以選擇扭曲、隱瞞疫情。

2003 年雖是沙士標誌性一年,但追溯之下,首宗沙士病例早在 2002 年 11 月中的廣東佛山出現,其後同省的河源、中山市亦發現此病。新型病毒沙士作為「奇怪的疾病」,則最早於 12 月中為中国衛生人員所注意。2003 年 1 月 2 日,有健康專家小組曾前往河源,有鑑於此,黃教授相信,當地的防疫站事前已向省衛生局通報這種疾病。隨後的 1 月 27 日,由省部級組成的衛生專家小組將報告呈交北京衛生部,由於報告標上「最高機密」,只有省部級高級衛生官員方可閱讀。

30virus-racism3-master1050
武漢病毒爆發後,越南不歡迎中国人

然而,該「最高機密」在其後三天,均沒有任何獲授權的衛生官員閱讀。即使省當局向全省醫院分發公告,由於正值農曆年假,只有極少衛生工作者收到。同時,公眾仍對沙士一無所知。根據當時的「国家秘密法實施條例」及「傳染病防治法」,由衛生部或衛生部授權的機構宣佈前,有關公共衛生處理的信息應視為國家機密。因此,直至衛生部選擇提供任何資訊前,病人、任何報道該疾病的醫生或新聞工作者,皆有可能因洩露国家機密觸犯法例。有關沙士的資訊出現真空,持續至 2 月。

群眾未能得知真實情況,反而加劇焦慮、恐懼及引起廣泛猜測。2 月 8 日,廣州市內的人開始以手機短信分享有關「致命流感」的報道;當晚,諸如禽流感、炭疽之類的用詞開始在當地網站出現。及至同月 10日,當地媒體方刊登通告,承認疾病的存在,並列出一些預防措施。11 日,廣東省衛生官員舉行記者會,終於承認全省共有 305 宗非典型肺炎病例,同時表示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基於官方的說法,公眾恐慌暫時緩解,對疾病失去警惕。

rsz_gettyimages-1967869-600x372
2003 年 5 月初,廣州政府沙宣傳沙士症狀的公告。但在疫情發生初期,群眾未能從官方渠道得知相關信息。

當時,有報道開始質疑政府對疫情的處理方式,省宣傳局於同月 23 日中止對該病的報道,資訊真空再現。直至 4 月初,中国同意與世衛組織合作,官方才重新發佈沙士資訊。

疫情不會因為資訊被掩蓋而消失。資訊不流通,反而影響民眾作有效防範措施。既然如此,何以當時政府仍選擇封鎖消息?黃表示,省政府在決定是否為事件作宣傳時,不單考慮疫情對公共衛生的影響,同時憂慮有關信息可能對當地經濟發展做成影響,某程度上與中国国家議程的重大轉變相關。當時經濟增長被視為解決国家問題的關鍵,社會穩定亦是發展的大前提。

加上疫情爆發的關鍵時期之一 —— 3 月全国人大會議 —— 標誌著新政府成立。若在此時公開承認疫情,不僅造成社會經濟不穩的風險,亦有損黨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黃引述率先披露疫情,及後遭軍事拘留的蔣彥永教授指,其早於 3 月初便向北京軍醫院的醫務人員講述沙士的危害,但反獲告知不要公開內容,以免干擾人大會議。類似資訊流通障礙,亦使中国與世衛的合作出現阻礙。雖然衛生部門邀請世衛專家前往中国,但直至專家抵達後八日的 4 月 2 日,才獲准進入廣東省;4 月 9 日,專家始能進入北京軍醫院檢查。

韓國抗議者呼籲禁止中国來訪者
韓國人抗議者呼籲禁止中国來訪者

政策僵化不止令地方之間難以交換信息,黃進一步指,在威權政治結構中,零散又錯綜複雜的官僚機構體系,意味著除非掌握最終決定權的上級政府出手干預,方能克服政策僵化的局面。這種情況鼓勵下級政府將其政策負擔轉移至上級,以免承擔責任。然而,大量議程項目吸引上級政府注意力,又使公共衛生議程被排擠至邊緣。黃認為,與經濟問題相比,公共衛生問題通常需待傳染病大規模爆發等,方能得到上級政府注意及處理。因此,沙士在全国範圍流行前,並沒有引起高層決策者注意。

同時,政府不積極採取行動,以及從一開始便缺乏疫情應對機制,同時導致沙士危機。從文件的機密程度來看,廣東省的衛生部門無法與中国其他地方衛生部門討論疫情。是以,大多數地方的醫院及醫護人員皆未能為防疫做好準備。黃舉例指,3 月 2 日,中国北部出現首宗沙士個案,負責治療的北京軍醫院醫生,便對此病知之甚少。同樣,內蒙古呼和浩特醫院於 3 月 20 日左右治療當地首名沙士患者,卻直至 4 月初,才正式確診為沙士。報告的機密程度,也令香港衛生當局無法盡快得悉有關信息,被剝奪接下來防疫及治療的所需資訊。黃指此後不久,沙士便在香港流行,而香港作為主要國際轉運中心,同時在資訊延誤的情況下,將沙士「轉運」出國際。

(FILES) Security guards wearing masks wa
2003 年 5 月中,北京對抗沙士的宣傳廣告牌。
yeamei-25_j5K47_1200x0
病毒來源:中國人的殺生本性,破壞生態平衡,終於咎由自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