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à Mau行:薄遼 ── 所見所聞所思 (六)

【人文之旅】

撰文:侯思傑

打從10月18日早上起床之後,一直到第2天晚上12時才上床睡,整整的42小時不眠不休,且大部份時間侷促在車廂座位一隅,在我這把年紀仍能應付得來,或許是在年青時,工作經常要72多小時不眠不休所鍛鍊得來的成績吧。

翌日,吃個早餐之後便起程前往薄遼省。大伯父曾在薄遼居住,當我在孩提時代曾經跟隨父親和母親去過薄遼探望大伯父和大伯娘,那已經是60多年前的事了,對那裡再沒印象,縱然重臨,也是一處陌生之地。因此,於前一晚還在金甌客棧時,便用google來搜尋薄遼的資料,讓我對這個省多了一點新知。

0

當車進入薄遼市時,市的地標是以一個大琴來象徵。大琴的形狀既像是「月琴」,也像是「天琴」,它有著兩者的特點,他們稱之為“den”。從地標的設計及其象徵,反映出薄遼人的個性,他們對音樂的熱愛近乎癡戀,還有對那份樂天知命的執著,相對於其他省份的人來說,更顯現悠然自得,更能吟詠性情。

記得當年,大伯娘來我們家居住時,她偶爾會哼唱越南「改良」戲曲,當時還年少,不知「改良」戲劇是薄遼人的至愛,卻毫不以為意,而今聽起來竟是另一番感受,就好像廣東的「南音」,年輕時聽到這類音樂,幾乎嗤之以鼻的輕蔑。現在卻要在夜闌人靜時,打開CD機,放進其中的《客途秋恨》,在適當的聲浪下聆賞。一切都是人生歷練積聚的氧份,令腦筋產生的新陳代謝,消除了心盲之後,重新拾回失落的或棄擲了的 ,以填補人生的缺憾。

001a

DSC_0687

薄遼省由於地處於低漥,同時具有平原、河流和運河交錯的特徵,當遇著下雨季節,「水浸街」的情況便會出現。「水浸街」對城市人來說最為討厭;但對薄遼人來說,世世代代如是已習以為常,就是帶來許多的不便和厭煩,卻從來不怨天,更不恨地,諳歷樂天知命的道理而順應天意的變化,隨遇而安。

當我們的車開始駛入薄遼省的境界後,前一晚出現的「水浸街」還未完全退卻。但,從郊區至城鎮,道路兩旁,沿途都可見到教堂和寺廟,幾乎十步一教堂,五步一寺廟;連家居也有人在屋外的花園或騎樓,安裝一尊觀音或佛像或十字架,以是對神的敬意。

古代,在人類的眼裡,自然界是十分險惡,動不動就狂風怒吼,暴雨傾盆,電閃雷鳴,令他們感到恐懼的轉向某類神靈求助。或許在古代,薄遼人的「水浸」處境較現在更險惡也說不定,後經對神靈的敬重和膜拜後,給水淹不至成災,誠心的禱告變得習以為常。時至今日成了常規,更是一種信仰,讓心靈得著一點安慰。

DSC_0610

在車內看著攝著,車來到了薄遼的觀音廟 ── 觀音佛台 ── 此行名為「拜佛團」,而薄遼是最後一站。

DSC_085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