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華裔的么麼小丑把戲

撰文:侯思傑

當香港給中共一步步蠶食她既有的價值之後,來到今年六月,更肆無忌憚地當著世人面前,不惜撕開它的猙獰面目,當眾張開血盆大口,企圖把它剝奪香港之後所剩下的一點兒價值也吞噬時,卻把向來知書達禮的二百多萬香港年青一代,迫上梁山的走上街頭與暴政抗爭!

眼見世人一面倒支持香港的年青人,中共施展它的慣用的技倆,製造假新聞來誣蔑香港年青人的正義行為,把他們說成是受「外國勢力」的影響去反對它那完全沒有認受性的統治來蒙蔽國內人民。然而,深受這個政權迫害的國內人民早已洞悉它的陰謀技倆,厭惡了它的謊言,大多數人民都不敢作聲,還是有少數人要冒險在「微博」撰文,支持香港年青人的鬥爭;更有人來到香港感受這場「反送中」運動,他們認為這場「反送中」運動有可能演變成為給中共「送終」。

擷取ppp

雖然大陸的人早就洞悉中共的謊言而把它唾棄,反而最擁護它的竟是1975年因西貢被越南共產黨解放之後,選擇離鄉別井,流徙他國中的一小撮越南華裔,他們都是當年在「新會」、「自由太平洋」、「鳴遠」等學校讀中華民國《三民》出版社出版的課本,連同沒離開堤岸的一小群華裔,因為自身廉價(cheap)的民族主義情緒作祟,深信共產中國會替他們趕走與生俱來的民族自卑心,於是急忙的擁護未富先驕、未強先亮劍的共產政權,讓他們在自尊中拾得點兒民族情結的安慰。

所以,他們不計較在1975年之後躲在文明國家的「唐人街」中「塘水滾塘魚」、或在寂靜的村落中過著卑微的生活、又或在香港默默而勞碌地工作,更或者仍留在堤岸數十載過著斷層文化的生活,鬱鬱不得志的唯有全心撫育下一代,寄望下一代學有所成來彰顯他們對家族的承諾。說到底,這班人早年在堤岸所受到的教育很有限,而來到彼邦不肯提升自己,因而難以在文明國家有所建樹。當來到老年時,化身為「離岸愛國者」以精忠報國的廉價之心,展示他們的民族情緒以尋回失落了的存在感,於是死心塌地的對大陸政權所製造的假新聞作無限的擁戴,不問緣由,將謠言和假新聞到處散發,惡毒地誣衊、詆毀香港年青一代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史詩式運動。

書院
特首林鄭月娥的母校學妹在學校開學日,跪地求學姐回頭是岸。然而,學姐已經是一個傀儡,能做得甚麼?

當他們在離岸組成愛國份子後,很興奮的攻擊香港年青人之際,美國兩大社交媒體Twitter及Facebook,同時關閉大量被指與中共發動信息戰有關的賬戶。其中,Twitter關閉近千賬戶,這些賬戶被指充當北京在香港當前局勢立場的傳聲筒,以虛假手段散布不實消息。此外,Twitter還禁止中共國營媒體在其平台賣廣告。

頓時,「離岸愛國者」失去了指揮部,沒有假消息可發放而變得無敵是最寂寞之際,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9月4日宣佈「撤回逃犯條例」,立即令這群「離岸愛國者」感到不指所措,變成木雞的呆著。過去三個月,為了「他的國」所給予的任務而不停鬧衰香港的青年人,甚至要置香港年青人於死地而後快,就是為了堅持「不撤回」,寧願說「壽終正寢」和“the bill is dead”。但,三個月之後,死死地氣的出來宣佈「撤回」,怎能不要「離岸愛國者」感到心碎呢?

要問「離岸愛國者」,究竟9月4日之前發生了甚麼事,他們這幫沒腦的不賢都頭必然地啞口無言!

擷取www

我在這裡衷心的敬告來自堤岸而躲在文明社會保護傘下的「離岸愛國者」,要用自己的獨立思考去了解世情,不要濫用廉價的愛國主義去為虎作倀。大家不妨回憶1960年代在越南時,有佛教徒以及和尚走上街頭抗議吳庭焰暴政,一大群自稱是「天主教徒」的人,拿著刀和斧頭去襲擊抗爭的佛教徒。若你稍有思考的,會相信施襲者是天主基督徒嗎?

所以,千萬要記住,大陸政權的所有「鬥爭」都是內部鬼打鬼的詭異。打從1949年開始的「三反五反」、19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1970年代的「四人幫」以及1980年代的「開放改革」,都充滿雲譎波詭,來到今天香港,同樣是詭譎無行,弔詭矜奇的。

所以,必須認識你的國:你的國,極醜惡!

chinese fake news

mingpao
離岸愛國者,你是否了解香港?若你不了解卻去咒罵她,你怎樣去衡量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又或者,你怎樣去了解「你的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