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代人

撰文:李怡

過去幾天,香港抗爭運動在國際政治舞台發出強音,佔領道德高地,中國和港共政權招架無方,中國官媒軟弱無力的混罵,在國際上毫無影響。

陳淑莊與何韻詩是香港中生代。陳淑莊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指香港正陷於人道危機邊緣,至今沒有任何迹象顯示警方會收斂克制,有女示威者曾遭受無理及侮辱的全裸搜身,更多的性侵個案仍未曝光。何韻詩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說,警察濫捕和暴力,穿黑衣的年輕人就會被搜查甚至拘捕,「在今天的香港,年輕就是罪,香港已經正式成為警察城市」。

陳淑莊赴聯合國就香港人權發言
陳淑莊赴聯合國就香港人權發言

黃之鋒和大專學界的張崑陽代表年輕一代在美國國會發聲。黃之鋒說他曾經是香港年輕人運動的代言人,「然而,在目前的無大台運動中,我的犧牲很少。……被捕的1,400人中最年輕的只有12歲。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的痛苦是我的痛苦」。張崑陽就表示,香港學生和市民已經預備好為香港而死,「而有些人已經這樣做」。

值得注意的,還有老一輩的陳方安生接受BBC訪問,訪問者用親建制的觀點對陳太步步進逼,而陳太則予以委婉而明確的回答。訪者一開始問陳太是否支持示威者的暴力,陳太的回答說十分支持,儘管她反對暴力,但警方打壓示威手法越來越殘暴,而示威者的深層次理念,是捍衞《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賦予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她又認為政府要想暴力停止的辦法很簡單,就是聆聽市民的聲音。

有資深傳媒人說,他還想不出海峽兩岸能夠找出這樣水準的官員。這就是香港反對派的水準,同時也解答了香港人為甚麼能夠得到這麼大的國際支援。

mqdefault
香港政府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接受BBC訪問。訪問者用親建制的觀點對陳太步步進逼,而陳太則予以委婉而明確的回答。

在國際社會發聲的老中青三代香港人,不僅表現他們的英語能力,更表現在他們對國際社會的了解以及與外界溝通的能力,他們說的話能夠被外國人理解,和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同。這跟巨嬰國政府官員與外界的溝通能力真是有霄壤之別。中國近年有許多留學生海歸,自然也有外語說得極好的,但他們大都得不到政治信任而只能做些技術性的職務,即使有機會當上高官,在巨嬰體制下的政治掣肘也使他們在觀念上與外界格格不入。在外國人眼中,中國人尤其政治人物,是無法明白他們真正想法的異類。

香港三代人的表現,證明香港人的價值觀念與西方近,與中國遠,確實「不是中國」。中國人當中,大概也找不到能夠在國際政治舞台侃侃而談的三代人,更沒有政治人物可以對外國記者的詰問應付自如。

以香港這樣的地小人少、勢單力薄的反對力量,對抗龐然大物的專橫怪獸,和延伸到香港的暴政,有人認為是一場立體戰爭,要靠海陸空三面的力量:海是以和理非為主力的遊行示威「人海」,陸是勇武派的衝擊和自衞暴力,空是在國際社會和國際媒體的發聲,三者缺一不可。要做到三者合璧,最重要也是這次最可貴的核彈來也不割席。

實際上,香港的抗爭運動是一場心靈帶領的運動,沒有大台就是沒有領袖和組織,在反奴役爭自由的一致目標之下,對不同派或同派中的不同意見,甚至顯而易見的缺失,都以求大同存小異的包容態度處之。這樣才能合海陸空之力抗拒強權。

即使這樣,還需要有必死的決心。因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唯有死,才無所畏懼。

香港示威:陳方安生稱中國大陸可借鑒香港模式擁抱普世價值- BBC News 中文

 

感動!黃之鋒、何韻詩、張崑陽美國國會發言!稱年輕人準備好以死抗爭。反送中運動,港人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