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前總理朱鎔基 論「民族罪人」

1998年,香港面對金融風暴的侵襲,幾經艱辛才將金融大鱷擊退,於2002年底終於穩住陣腳,卻要面對「金融戰爭」之後的「百廢待舉」之際,又給由大陸傳入的「非典型沙士」細菌襲擊,令香港陷於苦況。是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於11月到訪,他說此行是給香港人打氣。

朱鎔基總理到訪,在香港禮賓府的20分鐘的演講,評論世界各先進國家的經濟概況,同時鼓勵港人迎難而上、重振雄風時,他充份肯定香港年輕人的質素說「我希望寄託於香港的600萬人民,特別是寄託於我們年輕的一代,寄託於香港的大學生,希望在他們身上」。在演說中,他很肯定香港的獨特優勢、十分信任香港可以自己管治好自己。他認為,香港的事,香港可以靠自己解決,因為香港有「比較完善的法律制度、比較高效率的公務員,還有優秀企業管理人才,同時與世界有廣泛聯繫」。

朱總理接下來說,「我總是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單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的手裡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最後,總理在完全不看稿下,唸出一段香港之歌《獅子山下》的歌詞,他稱「我愛香港」,並與香港人共勉。

完整版 (上):

朱鎔基在香港禮賓府發表感人肺腑的講話

 

完整版 (下):

朱鎔基在香港禮賓府發表感人肺腑的講話 (2) 2002-11-19

 

羅文主唱 :

香港之歌《獅子山下》

 

關於前總理朱鎔基的二三事

 

朱鎔基帶100副棺材出任總理

1998年,年近七旬的朱鎔基正式擔任中共總理,3月19日,在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朱鎔基面對中外記者慷慨表示:「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而朱鎔基在中央一次反腐敗會議上亦表示,腐敗問題不解決,中國無法長治久安。反腐敗就是要先打老虎後打狼,對老虎絕不姑息手軟;我這裡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無非是一個同歸於盡,卻換來國家長治穩定發展和老百姓對我們事業的信心。

十幾年的牢獄生涯 到 中國的總理

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朱鎔基在毛澤東主政年代,被打成右派而關在牢房接受勞改。十多年來的磨折並沒有把他意志消耗,反而令他更清醒的思考中國在未來要的路子。

1970年代末,鄧小平復出,許多關在牢房而很有學識和遠見的幹部,也可再見天日。例如胡耀邦,趙紫陽等,他們重掌政權之後,迅速把眾多像他們兩人的遭遇一樣的幹部從牢房中解放,並將有能力且有承擔的幹部提拔,急忙的將彌留在破產邊緣的國家經濟挽救出來,而朱鎔基是其中一位經濟專才被安排到上海出任市長。

1989年,胡耀邦逝世後引發北京民主運動,當權者以武力鎮壓,令國家經濟再陷入危機,當時任總理的李鵬根本不是總理料子,令國家經濟陷再度入桎梏,同時也讓老人政治抬頭,國家一切的決定都由第一代老人如鄧小平,陳雲等來定案。

當鄧小平要到福建武夷山度假,途經上海時,由時任市長朱鎔基接待,並聆聽市長對經濟發展的規畫。一夜之後,鄧小平顯得意猶未盡,多逗留一夜,細心聆聽市長對國家經濟的謀略。

聽過朱鎔基對國家經濟的解剖之後,鄧小平如獲至寶,立即告訴陳雲說「總理人選就在上海。」

由於當時的總理是李鵬,於是安排朱鎔基的職位是「常務副總理」。銜頭很明顯是要李鵬靠邊站,由朱鎔基作出一切決策。而這個銜頭持續至兩年之後國務院換屆,朱鎔基才成為國務院總理。

非凡的一把手 嚇壞老外

1993年,當時中國面對通脹率高逾百分之二十。朱總於是運用英國古典經濟學家梅納德的「宏觀調控」的理論,全面收緊借貸與貨幣量,以國家綜合運用各種手段對國民經濟進行的一種調節與控制,以保證社會再生產協調發展的必創造條件。當時朱鎔基運用這套理論來應付危機倒把英國人嚇呆,他們不看好,因為這套理論雖然是英國人所創,卻從來沒用過,因為之前他們衡量過,會令結果硬著陸而加深危機。最後,這套理論在朱鎔基運用得宜變得軟著陸,令經濟過了一道難關,再度起飛。難怪鄧小平說他是個很有獨立思考兼敢作決定的人,是個非凡的一把手。

朱鎔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