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絲雨細如愁⋯⋯船民

小竹手扎】

撰文:呂小竹

你一定知道越文𥚃對中國人一種最普遍的稱謂是 Nguoi-tau,直譯就是船民,看似有點鄙視的味道,所以有些朋友聼到被稱爲 Nguoi-tau 就混身不舒服。坦白說,我的越文並不那麼精通,為此曾特別請教過兩位十分精通越文的朋友,答案都異口同聲說完全沒有不敬之意,怪我多心了。不過,我真的也為之釋懷。想想「船民」也的確道盡了中國人的苦難,近三百年來,滿清政府的腐敗和民國創建初期的混亂,造就了多少的船民啊?

乘船漂流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人生地不熟,受盡欺凌,屈辱,只為了生存和後代子孫的安全,最後埋骨異鄉,子孫後代則落地生根,成了異國公民,三代之後,便完全本土化了。

前幾年,名作家龍應台的大作《大江大海1949》及名教授齊邦媛的《巨流河》主題都是描述近代中國人受到戰爭離鄉別井的辛酸,卻不約而同的用了江,河,海這些與水有關的字眼。那麼和「船民」不就不謀而合了嗎?

中國人啊!自己不爭氣,還要怪別人,好意思嗎?

 

編按:

 

龍應台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外文系,曾留學德國和美國,馬英九執政期間出任文化部長、亦任教於香港大學。她的言行很受香港年青一代敬重,她的著作亦很受香港年青一代歡迎。她所著的《大江大海1949》是以文學角度描寫國共內戰,因而遭大陸列為禁書。

《巨流河》是齊邦媛嘔心瀝血的著作,書名《巨流河》確實是一條河名,她位於中國東北地區,是中國七大江河之一,被稱為遼寧百姓的「母親河」。著作描述發生在1925年中國的戰爭,一個家族怎樣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很不幸,我們大部份人在1975年都曾經歷過同樣的苦難,而唯一比較幸運的是,我們大部份人得到許多國家收容而不致於流離失所。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