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恩小怨不能凌駕大是大非

【小竹手扎】

節錄自2015,8,12《中國時報》林金源 專欄

有位綠營 (編按:指台灣民進黨) 名嘴說:當年他父親自認是日本人,所以他主張不要紀念抗戰勝利,應照顧其父心情…..(上述是小恩小怨夾小器) 。

名經濟學家、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先生,畢生心力都在協助政府建設台灣,對抗老共,王晚年返鄉探視,歸來後用脱胎換骨讚賞大陸的進步。儘管早年老共剷去王家祖墳,王的胞弟又因勞改死于青海,但他說:誰使中國富強,我就支持誰。歷經時代悲劇的他,依舊清明,仍把國家民族丶置於個人和黨派之上。…這就是大是大非加大器值得敬佩。

再說名小說家陳映真也曾被所謂的「外來政權」下獄7年,他有充分理由恨這個外來政權連帶恨中國和老共,并鼓吹台獨,但這位受害的台灣人卻認定唯有中國的統一和進步才能免除兩岸人民的苦難。陳服刑期間,外國人試圖救他,但被他那位見識不凡的父親婉拒,說中國人的事情,還是由中國人自己來承擔。

……這就是鷹飛九天,故不願與燕雀同行啦,相距之遠,無法相比。

陳映真
陳映真

2 Comments

  1. 陳映真創辦的《人間》雜誌,是我喜愛閱讀的其中一本台灣報刊。「喜愛」他的刊物不一定是同意他個人的主張。

    陳映真在1960年代末被捕入獄的「罪名」,是因為他在國民黨統治那個所謂「勘亂時期」,組織讀書會,閱讀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以及魯迅和其他左翼的書籍。蔣公在大陸時,受盡左翼的攻訐及圍剿,給共產黨製造機會,拿下了整個大陸。蔣公退守台灣後,迫於採取鐵腕政策,只要對共產黨有半點同情都死得。直到1980年代,蔣經國解除報禁,政治制度開始步入正軌,漸漸地演進到今日的民主公民社會。當陳映真出獄後,他自稱是一位「愛國知識份子」。1989年,北京當局鎮壓學生,他代表台灣文化界前往北京,支持屠殺學生,獲得江澤民接見。1997年,他獲邀請參加香港回歸慶典,最後在大陸度過他的晚年。

    陳映真從來沒有鼓吹過台獨,他由始至終都很愛國的支持統一。至於小竹學姐的選文所提到的另外兩位人士,由於我不認識,不可談。只可談自己的感受。若我的祖墳被鏟、胞弟遭虐而死,我就算報不了仇,也會痛恨這幫人,絕不會見到那七彩繽紛的建築物而喪心病狂到得意忘形,擁抱鏟祖墳和虐殺胞弟的人,no way!何況璀璨的背後還是那個破落的模樣。虛榮!

    直到今天,我仍然牢牢記著,在新會學校念小學時,老師教導的「青年十二守則」:忠勇為愛國之本,孝順為齊家之本……所以,我永遠知道愛國的最重要元素:何為忠?何為勇?

    Liked by 1 person

  2. 「鷹」眾鳥之王,翱翔在白雲之間,那份瀟灑與氣度,不是我們常見的鴿子麻雀可比。當牠在天頂上遨翔時,整個世界似乎都在牠眼目的巡視之下,無所遁形。鷹有時候飛得比小鳥低,但小鳥卻飛不到老鷹高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