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香江第一才女 – 林燕妮

【香港人誌】

「現代最好散文作家」

林燕妮獲得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推許為「現代最好散文女作家」上周五因肺癌於養和醫院離世,享年75歲。

林燕妮於2016年患上肺癌,曾接受化療及電療,近月身體越趨衰弱,最終不敵癌魔。林燕妮不但是本地文壇巨擘,也曾叱吒廣告界,與「鬼才」黃霑的一段情更是城中佳話。一代才女年輕時艷壓ball場,看盡浮華盛世,至近年甚少露面。她從來沒有理會是否已經抵達人生的終站,所以她寫道:

「為甚麼人要出生,難道只是為了迎接死亡?」

也因此在她臨終前,仍然堅持寫作,她離世的消息傳出的當天,她在《明報》的專欄文章沒有終斷。可想而知,她對生命的尊敬和那份頑強鬥志,很叫人肅然起敬!

林燕妮去年中接受雜誌訪問時說,她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事業,她擁有雙碩士學位,上世紀60年代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遺傳學系畢業後回流,首先加入無綫新聞部、再轉任宣傳部主管,在電視圈人脈極廣;至1974年她涉足文壇,將在《明報》連載的散文結集成《懶洋洋的下午》一書,自此作品不斷。林亦有作品涉及政治,1990年出版的小說《為我而生》是以1989年6月北京屠城為題材寫成。

2bf9146df614529389712d84e2882abf

與黃霑愛恨交纏14年

林燕妮也曾叱吒廣告界,70年代與「鬼才」黃霑組成黃與林廣告公司,創造不少經典廣告。除事業成就,林燕妮的感情生活也令人印象深刻,她曾與一代巨星李小龍的兄長李忠琛結婚,二人育有一子後離異,其後與黃霑合作廣告宣傳而認識,並發展出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

「同林燕妮一齊好刺激,每個細胞都喺高潮之中。」──黃霑生前曾經這樣形容跟林燕妮的關係,兩人愛恨糾纏14年,他們同樣熱愛文學,同樣有創作天份。林燕妮曾經透露,當年身為有婦之夫的黃霑狂追她,說跟太太華娃已沒感情分房睡,但其後華娃卻懷孕,林燕妮難忍被騙提出分手,黃霑死纏復合。

其後黃霑跟懷有身孕的華娃離婚,與林燕妮正式在一起,兩人有過一段很長的甜蜜時光,並於1976年共同創立「黃與林廣告公司」,叱咤廣告界成為傳奇。

其中女性健康丸「碧玉珠」經典廣告口號:「女人唔補好易老」,就是出自林燕妮的創作。

2bf8f421d746d2778dc84e5b5d058593
林燕妮與「鬼才」黃霑

林燕妮與黃霑在工作上很合拍,可惜相愛容易,相處卻很難,後期兩人的感情逐漸出現問題,黃霑被爆戀上同事Winnie(即第二任妻子),林燕妮是公司中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兩人終於1990年分手,黃霑搬離林燕妮的香閨,有指黃霑分手後曾經多次上門,甚至在林燕妮家中大肆破壞,並曾用錘子指着林燕妮跟前夫所生的兒子李凱豪的頭部,迫問林燕妮的行蹤,結果需要報警處理,林燕妮回家後發現新買的大衣被人丟入浴缸用熱水浸着,並疑有尿味,但最後林燕妮都沒有控告黃霑。

黃發表愛的宣言求復合

兩人正式分手後,1991年黃霑獲港台頒發金針獎,他在台上發表愛的宣言,指林是他一生中最愛,揚言要將獎座送給林燕妮,但林卻拒絕接受,黃霑於1995年娶Winnie做第二任老婆。1998年黃霑與林燕妮分手後再遇,當時林燕妮跟董慕節聚會,黃跟董打招呼,卻對林視而不見。兩人從此成為陌路人。

林燕妮曾經於一篇專欄作品中撰文《給黃霑的信》:「以前很怕在人前提起你,分手初期閒言閒語不絕於耳,又說你剃頭又哭,又說我跟你在金庸家結婚,累得我要在報上澄清……當年我背第三者身份仍與你一起,但誰不知你與華娃只是分居,離婚一事拖數年,可能最初跟你一起時的衝擊太大了,和你一起十多年,我是真的想要個名份,但每次都是無了期地等,想結婚的念頭也隨拍拖太久而失去,所以分手是必然的結局。」

林燕妮和黃霑恩怨糾纏,當年黃霑為她捨棄老婆華娃及一對子女,細女黃宇詩出世後更失去父愛。對於林燕妮的離世,黃霑女兒黃宇詩昨表示不作回應。

bkn-20180605143523938-0605_00862_001_01b

34466986_10157527490282729_5031581267032801280_n

才女林燕妮雖然一直身體有病,但仍依舊寫專欄,她曾經多次寫自己的夢,坦言久不久會發怪夢,夢見死亡,從夢境也反映自己對死亡的看法。

她表示活着是一生,睡着發個夢又似活多一生,活得好、夢得好更要感恩。她指一次夢中她看到醫生一起看着自己剛解剖的屍體,自己的腸、胃、肺都是小小的,醫生表示會將內臟清洗後放回原位,坦言這可能是某次手術後的後遺症。   ( Helen )

34686257_10215237847407084_5419119099613544448_n

2bf8738aba7fd6939d4f35b4c63f2b2e

才女殞落 – grieving and missing you!

1980年代,我在雜誌工作時,已經跟 Eunice 林燕妮有「交往」,但只限於電話中交談,因為我約她寫稿,十多年來從沒有見過面,直到1995年,我進入《明報周刊》工作,那個時候我們才見面。1999年,我寫了第一本小說《風暴前線》,Eunice 為我這本小說寫了一個「序言」。 ( 侯思傑)

https://sunwui.files.wordpress.com/2016/01/e782bae69982e4bba3e68a8ae88488e79a84e5b08fe8aaaa-e9a699e6b8afe6898de5a5b3e69e97e78795e5a6ae.pdf

林花謝了春紅
攝於1970年代,Eunice和她的兒子Os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