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百年 哀慟四月 ( IV)

愚昧的代價

1975年4月30日,一輛裝甲車衝破西貢總統府的大鐵閘,駛進總統府的前園,然後停下。幾名士氣激昂的革命戰士跳落車,為首的舉起革命旗幟,在同志的簇擁下衝進總統府。

001

總統阮文紹不在總統府,早在幾天前,他帶著三百多個皮與家人離開了國土;而那位非常愛國的副總統阮高其同樣離開了哺育他成長的國家。總統府內有的是楊文明將軍,是他把獨裁的吳廷艷政權掃落台。

當革命戰士來到,楊文明對他們說:「我在這裡等你們很久了,正準備將政權交給你們。」

革命戰士高傲地扯高聲量說:「你手上沒有東西,政權早在人民手上!」

002
難得能夠坐在總統的辦公室,就算只是一分鐘,也是值得。畢竟長年累月在叢林奔波,也確太累了。

「政權早在人民手上」,標誌著革命已經取得成功;也標誌著苦盡甘來,百年苦難已成過去,人民很快便可過幸福的生活。

可惜,無知是愚昧者獨有的本能,既奪取了政權,卻無能開展大計,毫無自信的躲在井底下自作蛙,並同時以殺絕「地主階級」來回應革命的成果,令國家一天比一天的更凋零、社會一天比一天更衰落、人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淒涼。

事實上,這是所有「農民革命」的必然命途,中國、古巴、北韓、前蘇聯及東歐諸國皆如是,越南又怎可以獨善其身?

012
革命對愚昧的人來說是「人身消滅」。只要把地主階級消滅之後,就標誌著共產主義的勝利,人民就會有好日子過。

 

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政。6億人民期待「新中國」帶來新希望。可是,每天都不事生產,卻要去「反右」、「打土豪,分田地」,以暴力搶奪地主的財產,令國家經濟一籌莫展、令國家出現大飢荒,民不聊生。但,上層不理民間疾苦,繼續展開「文化大革命」的血腥鬥爭。

1976,毛澤東去世。經過上層多方面的博奕之後,一直被毛澤東關在牛棚勞改的鄧小平,獲得眾大老支持復出「救亡」。

在牛棚多年,他終於悟出了一個道理,「錢並非萬能,但沒錢就萬萬不能」。於是向香港的企業招手,將工廠搬來中國,那裡既有廉價的土地,更有廉價的勞工。

香港廠商告訴他說,「你要我們搬來大陸,首先要得到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首肯。」

「甚麼?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啊!你是不是中國人?你到底愛不愛國?」

「稍安毋躁!你們共產黨人常說「工人無祖國」,其實我們商人也是無祖國,只要那裡有錢賺,我們就去那裡。不過,我們在香港生產的產品,要出口去外國是須要「來源證」。『香港製造』是沒問題,若『中國製造』,就得大美的同意。」

一向「反美」的中共呆了。怎好呢?環顧周圍如南韓、日本、台灣、新加坡……都係大美老友,他們個個都「身光頸靚」,而且一日四餐之外,還有餘廚。反觀自己的同胞,衣衫襤褸,食粥兩餐。若繼續與大美為敵,一定「無運行」。想到革命成功30年之後,竟落得如斯下場,只怪中國人有的是那條劣根性;且目不識丁,全無獨立思考的能力,只懂聽從一個狂魔的指揮,30年來將國家砸得徹底的稀巴爛。

眾老越想越心傷,不禁淚流滿襟,相擁痛哭。思前想後,最後唯有「衰衰地慣一舖」,於是決定由鄧小平出訪大美,拜會第39任總統卡特,「死死地氣」懇求總統協助中國擺脫貧窮、幫助中國發達。

20年後,即1990年,越南的革命戰士們終於醒過來,原來「貧窮」是自己找來,咎由自取,與人無尤。於是,唯有步中國後塵,放棄只有阿當和夏娃才能享用的「共產主義」天堂,決心向「市場經濟」靠攏。

斷層數十年 (西貢斷層只有15年) 之後,再次與文明世界接軌。

越南人民的百年苦難終於去到尾聲,人人不再愁眉苦臉,人人都眉開眼笑。

但,那是多少生命遭白白犧牲,塗炭多少生靈,才換來今天的好日子?

(侯思傑)

1979年, 鄧小平出訪美國
1979年, 鄧小平出訪美國, 請美國協助中國脫貧。

1949年的往後的30年,大陸的血腥運動無日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