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蘇堤春曉西湖景 ( I )

選文:鬱婷藶

圓明園迎來最大規模考古發掘,截至目前,圓明園出土文物達5萬餘件。對大多數遊客而言,最吸引人的還是圓明園內的景觀。雖然園內歷經滄桑,但人們仍能想像昔日的繁華。
有趣的是,圓明園中的不少景觀與杭州西湖有著密切的關聯。

蘇堤春曉1

這要從康熙皇帝説起。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三十六歲的康熙皇帝開始第二次南巡,並第一次抵達杭州。這座以湖山盛景而聞名的城市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之後康熙皇帝四次南巡到杭州,並在西湖北面的孤山腳下興建了行宮,這便是今日杭州市的中山公園的位置。除此之外,康熙皇帝在杭州留下來的另一重要的印記,便是他考證並題寫的「西湖十景」碑。

他的孫子乾隆皇帝步祖父的後塵,在每一塊「西湖十景」碑題字的後面都配上一首詩,並留下了墨寶。不單如此,對江南景致萬分迷戀的乾隆皇帝,還命畫師將這些景致一一繪圖呈進。之後,乾隆皇帝還要求設計師將「西湖十景」移植到京城的皇家園林中去,這樣他就可以足不出戶地享受江南的美景。

這其中的集中代表就是圓明園中的「西湖十景」。當然這十景無論是規模還是意境自然不能和杭州相比,但也都不乏自己的特色。我們不妨一起揭開歷史的塵封,看看圓明園的「西湖十景」與原版有哪些異同。

蘇堤春曉6

蘇堤春曉

蘇堤春曉的「蘇」指的是北宋政治家、文學家蘇軾。他曾經兩度在杭州為官,第一次從熙寧四年至七年(1071年-1074年),當時是因為他反對王安石的變法而被貶到此處,任杭州通判,第二次則是在元祐四年至六年(1089年-1091年),任杭州知府。在任期間蘇軾對杭州的著名景觀西湖進行了大規模的疏浚。當時的西湖湖面雜草叢生,而且因為荒蕪了很長時間,雜草腐爛後形成淤泥漂移于湖面之上,並不斷侵蝕著更大面積的水域,西湖面臨著被完全「吞噬」的危險。不過這對於當地老百姓來説卻是個超級便利的條件,他們乾脆利用這些營養豐富的淤泥,在上面種植農作物,這就是所謂的「葑田」。

眼看著好端端的西湖美景快變成萬頃「水田」,杭州城也將因此面臨田地灌溉和居民用水的嚴重威脅,在這個關鍵時刻,蘇東坡「出手」了。他首先下令疏浚西湖周邊的河道,再清理西湖湖面上的雜草,並責令撤廢西湖中老百姓私圍的葑田。蘇軾將清理出的淤泥堆築成一道長堤,在長堤上架設了六座橋梁。經過這一番治理,西湖逐漸恢復了昔日的水域。後來杭州的百姓為了紀念蘇東坡對西湖所做的貢獻,便將這道河堤稱為「蘇堤」。這裡最美的景色出現在春天,清代成書的《西湖志》中對於春日的蘇堤有過相關的記載:「春時,辰光初啟,宿霧未散,雜花生樹,飛英蘸波,紛披掩映,如列錦鋪繡,都人士攬其勝者,鹹謂四時皆宜,而春曉為最雲」,人們便將這裡列為「蘇堤春曉」而傳于後世。

蘇堤春曉5

清代,醉心於西湖風光的乾隆皇帝,在圓明園中也「複製」了「蘇堤春曉」這一景觀。這處景致位於圓明園天然圖畫景區(當年圓明園四十景之一)東側,曲院風荷景區中九孔橋的西北。當年此處有一座三間卷棚頂的敞軒,上懸「蘇堤春曉」匾額。敞軒南北則是一條長度達200余米的河堤,河堤東側即曲院風荷景區的大型荷花池,西側是一條溪流,一池一溪從意境上大致模擬了西湖的樣貌,而且,當時,圓明園的「蘇堤」上也是遍植各種植被,到了花樹繁茂之際,頗有幾分西湖的意境。如今,圓明園的「蘇堤春曉」僅余河堤,其餘建築均毀於英法聯軍之役。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乾隆皇帝對於西湖「蘇堤春曉」最為精確的模倣,是在乾隆皇帝親自規劃設計的清漪園(即今頤和園)內,他以萬壽山對照西湖孤山,昆明湖則對照西湖,昆明湖的西堤則完全是蘇堤的翻版,乾隆皇帝甚至將西湖蘇堤的「六橋」搬了過來。如今走在頤和園西堤之上,欣賞著周邊的湖光山色,恍惚間有在杭州西湖的錯覺。幸運的是頤和園的西堤保存完好,只不過界湖橋被英法聯軍焚燬後未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