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女人。井 / 扑爾敏

倘若把井比作人,那一定是溫婉的女人。

陰陽哲學認為:井屬陰。如果細心觀察,會在井的周圍發現許多陰陽相諧的痕跡。

首先,許多水井附近都有古樹。樹為陽,井為陰。古樹和古井在人們心目中往往融為一體,祭井和祭古樹常常同時進行。

有的井旁邊不是栽樹,而是建亭,一方面可以保護水質,提供人小憩;另一方面,也是陰仿生學在井文化中的巧妙運用。

在文明程度較高的鬧市區,沒有井,沒有亭;但在離古井不遠的地方,常常會修一座塔。塔基大頂小,井底小口大,一凸一凹,一陰一陽,這難道是巧合嗎?

井

 

各地古墓中頻頻出土的玉琮, 一直是考古界關注的焦點。這種外方內圓,外表分節,一頭大一頭小的物體,究竟幹甚麼用的呢?除了《周禮》中「以蒼壁禮天,黃琮禮地」只言片語外,人們只能靠猜測和推斷摸黑前行,可是它自從受世人關注起,就開始蒙冤。先是年代被攪錯了一千多年,然後擺放位置被意會錯誤玉琮小頭朝下,大頭向上的正確擺放,是現代人糾正過來的。

祭地,外方內圓,小頭朝下,大頭朝上,這些充滿陰柔氣質的形容,不都是水井的特徵嗎?結合學術界的「地母女陰說」,我認為這才是琮的歸宿。

女人與井似乎有一種不解之緣。女人操井灶,女為陰與井屬陰雙雙契合,形成「女人與井」的傳統文化之結。在古代神話中,井神是個吹簫娘子,璇宮中的仙女皇娥和太白金星聚會飲宴時,她曾吹簫助興。

古文化裡提到井,常常把它歸為冷色調,這與女人的陰柔不謀而合,因此唐詩把美人和水井聯繫在一起的句子並不少見。陸龜蒙有一首《野景》 :

朱閣前頭露井多,碧梧桐下美人過。
寒泉未必能如此,內有銀瓶素綆何。

寒泉,梧桐,美女,這三種意像叠合在一起,與中國文人心裡的審美情結無比妥帖。

井3

朴尔敏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