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 井通天 / 扑爾敏

心靈的祭壇:
珍惜很快逝去的生活

朴尔敏2

關於井水,我聽說過最奇妙的觀點是:七夕的井水是通過銀河的。這個觀點,除了我的外婆,再沒有第二個跟我說過。每次我賴著向父母求證,他們總是不置可否:「誰知道,也許吧。」

七月七的水能通到銀河嗎? 我自然不會傻到跳到井裡看,但內心卻寧願是真的。這句不經意的話,一下子把天上的物,人和我家的院子聯繫了起來,我頓時謹慎警覺,連走路都在想:會不會突然從井口冒出一個仙宮中的仙人來?

井1

夏日的天空遼闊無比。早些年,銀河還很清晰,白亮亮的,從天空中還跨而過。牛郎w七仙女的故事書上寫的和外婆說的卻有些不一樣。她說,河這頭最亮的星星食牽牛星,扁擔挑的是兩個孩子;河那頭最亮的星星是燈草星,扁擔兩頭挑的是燈草。那是天宮的燈芯草,動了凡心,犯了天規,化成一對雙胞胎姊妹,愛上同一個凡間男人,生了兩個孩子。皇母娘娘斥責燈草星失職,罰她挑著兩株燈芯草,站在銀河一側,讓他們能看見自己的愛人和孩子,卻永遠不能相聚。

照這個說法,鷓橋相會的故事是沒有的了事。在這個七夕晚上,我照書上說的躲在茄子架下,果然沒有聽到他們相聚說話,於是黯然神傷啼啼泣泣,矇矓睡去。

 

不過,既然七月的水通到了銀河,那一定是有仙氣的了。這一天,外婆總是很積極的打水,封存在罐子裡,說是用來泡酒,調藥,可治百病,泡酒是有過,煎藥卻不記得。

外婆自己生病的時候,已經沒人記得這罐水了。

井2

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