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思聯想:大紀元。新加坡。宋美齡。船民

向來很討厭竄改歷史的人,這方面的表表者或佼佼集團應是以中國莫屬。

2015-7-19-9
「法輪功」在香港遊行

《大紀元》

當年,我在明報系工作,因《明報》報道了一則關於自殺的新聞,當中提及法輪功,詳情我忘記了。沒想到這則報道的後果竟是遭到「法輪功」的學員,將明報大廈重重包圍,要《明報》道歉。雖然他們沒有作出任何過激的行為,卻阻礙了正常的出入,令同事感到煩擾。

長江兄傳來的那篇以筆名「老樂」寫的「懷念陳麗春」是貼在《大紀元》的網頁。

那一年我在媒體工作時,若收到一篇像老樂以發洩個人情緒來寫的時事文章,若出現類似老樂所寫的「曾對美國一通訊社記者明確講過」,我會要求他正確說明是那個通訊社和記者的名字。若他不願說或含糊其詞的,我會立即退稿。畢竟,這是責任問題。為甚麼這一次我又會將原文分兩次舖上網呢?因為我找不到老樂這位作家;若我舖上網就必須有腹稿,否則會貽笑大方,而朋友鄧海倫能助我一臂。

我很喜歡Helen譯寫《紐約時報》記者David Halberstam那段文字。她既是翻譯,也是抒發,便成了一段再創作的文字,尤其開首的一句「那個景象再度浮現,不,一次夠了!」( I was to see that sight again, but once was enough)。

 

新加坡

maxresdefault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806/20112910

50年前,新加坡的政治氣候跟50年後的今天,有甚麼顯著的進步?

答案是沒有!

最近的例子,不說兩年前少年余澎杉(Amos Yee)製作網路短片狠批李光耀,只說最近幾個星期前,她的總理李顯龍自家的家族事,因父親李光耀的故居引起家人爭執。若換了普通平民或其他文明法治社會便訴諸法律,問題是發生在新加坡又牽涉到總理,問題就變得既不複雜而又很簡單

總理的妹妹李瑋玲和弟弟李顯揚說,因批評兄長總理,他們開始擔心自身的安危,擔心國家機器將被用作對付他們兩人及李顯揚妻子。弟弟李顯揚更感到自己要被逼離開新加坡。

不過,總理說不會檢控他們。到底是一家人嘛!

然而,總理的侄仔李繩武卻被司法部檢控。或許血緣隔多了一層吧。

見微知著。 50年前的新加坡有沒有人敢講真說話?老樂說的「讀了新加坡資深越戰記者陳加昌晚年所著《越戰機密檔》和網上的相關文章及檔案材料,還是覺得《越戰機密檔》寫得客觀、公正、翔(詳)實、有良心。」是不是幼稚了?而這段贊美的話,也曾舖在校網的「回響」欄,是一位校友寫來。

 

宋美齡

k30QiTjVpggewed6YlrJ7Q
當年滯留香港的船民

歷史不能竄改,更不能將黑漂白。當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第一次去美國,要求得到美國的援助,很成功的得著,大量美鈔流進中國。當第二次再親身去美國要求援助更多美鈔時,遭到很冷淡的對待,再沒有新鈔流入。

為甚麼?

1990年代,香港政府將一批越南船民遣返河內,越南政府要求香港付2,000萬港元作為船民回國重生的生計。香港立法局立即批准。當第二次遣返,越政府同樣要有2,000萬才開綠燈。香港立法局照批准付款,大家一心希望改善船民的生活,不用他們再為生活流離失所。後來,港方發現被遣返國的越南船民,回去後仍然一無所有。

一切,不言而明!

(侯思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