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樂,懷念他的陳麗春 (下)

陳麗春是越南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吳庭琰的兄弟吳庭瑈的妻子,她生於復活節,卒於復活節。

鍾長江文選

2017-08-03 (121)
陳麗春親身到來探望由她要栽培的娘子軍

當年丟掉中國後,美國上上下下響起一片 「檢討對華政策」的呼聲,結果呢?「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在哪裡?南越政府被美國搞掉,跟中國國民政府被美國搞掉竟然是一模一樣的版本。

至於1972年拋棄台灣就更是明目張膽背叛自由民主擁抱專制惡魔了。
吳庭琰兄弟倆臨死一刻都在押解他們的裝甲車內與政變軍人抗爭。儘管越南人對他們的功過見仁見智,但都不否人兄弟倆的臨難和被殺表現了真正的骨氣和尊嚴。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美國打開,南越便進入無休無止的軍人政變輪替時代,最密集時,在兩年內發生了四至五次軍人政變。再也沒有哪位總統有吳庭琰那樣的文化修養、政治眼光與一統大局的能力。吳庭琰在南越一片亂局中開創了轟轟烈烈、氣勢如虹的「吳庭琰時代」。他曾對人民講:「我前進時跟隨我,我若後退便殺了我;我若死了,就替我報仇。」

Pandora's box
潘朵拉的盒子(Pandora’s box)源自於希臘神話,是宙斯送給潘朵拉的一個神秘盒子,吩咐她千萬不可以打開,反而令潘朵拉更感好奇,於是偷偷的把盒子打開,從盒子裏走出的都是疾病、禍害等不幸事件。

這位唯一能鎮住邪惡的優秀領導人曾對美國一通訊社記者明確講過:「你們可以推翻我,你們是做得到的。但是你們這麼做,美國的孩子們有一天必會來到這裡,他們將會死在這裡。」

了不起的先知一語成讖,美軍自峴港登陸到停戰,共戰死56000人、傷殘330000人,代價不可謂不大。

胡志明和武元甲在河內得知吳庭琰政權被推翻後,感到美國愚不可及,同時也慶幸美國幫他們除掉了一個最強有力的對手,預言統一南方的時間將會大大提前。

在吳庭琰遇難10週年後的阮文紹時代,西貢全是這樣的街頭巷議:「如果吳庭琰還活著,美國不需要派50萬大兵來參戰,只需派少數軍事顧問即可;也不會有68年的春節大攻勢和72年北越正規軍越過分界線公然南下之事。」 這樣的追思緬懷真是拜時間所賜,時間終於證明瞭一切!而當年政變的急先鋒阮文紹和楊文明在1971年競選總統時則相互指責對方在政變中的所作所為。都想借吳庭琰遲遲歸來的英名打擊對方。

美國策劃南越軍人政變時,陳麗春正在南斯拉夫參加「世界國會聯合會」常年大會,會後前往美國。在洛杉磯,她得知政變及總統和丈夫被害的消息後,對圍住她的記者憤怒地說:「地獄的魔鬼都在對付我。政變消息如果確實,將是美國莫大的恥辱。我不會向美國尋求政治庇護,我也不會住在向我們背後猛刺一刀的美國。」 說完,她便飛往羅馬。

2017-08-03 (122)
陳麗春所顯現的容貌來看,很難確定她是否滿意娘子軍的表現,但至少應該感到開懷,畢竟是由她指示要建的另類生力軍。

「越戰失敗不是輸於戰爭,而是輸於媒體。」 這是西方對越戰失敗後的反思結論。然而陳麗春早就看到這一問題,陳麗春因為對政治的敏感並心直口快地道出要害而與西方記者徹底交惡。陳麗春是耿直人,不會遮遮掩掩、欲言又止,她說:「我們不會屈服於共產黨的威脅,也絕不會屈服於西方記者的幼稚與任性……他們的做法是直接幫助了越共。

一大群美國記者的到來對我們沒有幫助,它們不是來團結盟友而是在製造分裂,他們播下懷疑的種子,散出驚人的流言。」 如此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的話是媒體難以容忍並無比痛恨的。不僅如此,她還驅逐不受歡迎的美國記者,造成了相互關係的惡性循環。而事實上,媒體不負責任、想當然以及偏激的報導確實影響了美國的民意和政府決策。

駐越美軍一邊要和越共作戰,一邊還要對付這些專挖負面信息並加以主觀分析臆斷的記者。其中就有《紐約時報》、美聯社、合眾社的大牌名記者:戴維.哈伯斯;馬康.伍朗;奈爾.希漢。他們經常對南越歷屆政府和美國的越南政策唱反調,以揭露醜聞做深度報導而聞名。

2017-08-05 (132)
在練兵場上很有「巾幗不讓鬚眉鬚」之勢

在西貢和美越官方看來,他們的報導對戰爭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傷害,其負面報導長期被河內越共用來做宣傳資料。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三人都獲得了普利茲新聞獎。白宮新聞官貝利.沙林芝公開指責這三人曾誇下海口,要將吳庭琰政權拉下馬。而吳庭豔倒台,媒體絕對脫不了干係。

我看中國內戰、越戰以及現實世界問題之後,得出一個結論:道德 「正確」 與殘酷的實際博弈完全是兩回事,若不適當加以切割,斷難成事。

獨裁與貪腐往往是雙胞胎,可是,吳家的清正廉潔是有目共睹的,沒有人能就此潑污。南越軍人政變後,陳麗春在國外經濟陷入困境,她所有的錢只有5000美元,許多美國人對她施以援手,有人願提供40萬美元的房子供她居住,有雜誌願以10萬美元買她的故事,都被她謝絕。支持陳麗春的加利福尼亞共和黨保守派青年團體聲援她並發表聲明警告美國政府:「這個女人可能會使甘迺迪時代結束。」 不幸言中,20天後,甘迺迪遇刺身亡。陳麗春這位虔誠的天主教徒給同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的甘迺迪夫人傑奎琳發了一封意味深長的唁電。

2017-08-05 (134)
三位柔道教官要訓練過百娘子軍,必須要好有耐性。

陳麗春的流亡生活非常清苦,她含辛茹苦把孩子們撫養成人,且都有出息。與另一位 「第一寡婦」 傑奎琳不同的是,陳麗春拒絕了好幾位政治人物和英國著名汽車與引擎製造大亨的追求,堅持終身不二嫁。陳麗春那引人嫉妒的美麗是公認的,她完全有條件像傑奎琳一樣開發自己的第二春。

她晚年吃得少,睡硬地板,心靈安靜、不再為世俗瑣屑事縈懷。外界對她的負面傳言,她都保持沉默不予解釋。每年11月1日是吳庭琰和丈夫吳庭瑈的忌日,她必到教堂為他們做追思彌撒。《紐約時報》探問她的生活情形,她以書面答道:「外在生命猶如日常的寫作和閱讀,似乎從未精彩到值得一讀。而內在生命則是無法輕易啟齒的謎團,比秘密還要秘密。」

陳麗春生於1924年,卒於2011年,享年87歲。

2017-08-05 (136)

(後記:讀了新加坡資深越戰記者陳加昌晚年所著《越戰機密檔》和網上的相關文章及檔案材料,還是覺得《越戰機密檔》寫得客觀、公正、翔實、有良心。
陳加昌曾30次深入南越採訪,其中,兩次長時間單獨採訪陳麗春、還採訪了其他軍政要人及前線戰事。此文主要文字資料都引自該書。掩卷長嘆之時,深感往事不堪回首,心上愈加懷念南越的陳麗春和中國的戴笠。在動亂年代,一個優秀的、具有天賦的反共行動家抵得上一萬個作秀的政治家以及只要臉面和體面的社會活動家。徹底反共、絕不容共、拒絕聯合,是無需商榷、毋容顛覆的基本常識。也正是基於這一點,我有一句不吐不快的話:美國,要說愛你不容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